|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三十五·处置
  二叔瞧着那样爽朗一个人,两个二婶先不说谁好谁坏,也出身学识通通都不差,怎么养出来的女孩儿都有些......奇怪?

  宋楚宁她并没见过,可是听宋大夫人这么一说,就已经能窥知其中诸多蹊跷了。|而宋楚宜,现在就真真切切站在她面前-----上身穿着松涛红的圆领袄子,下身是樱草黄的八幅裙,头上零星点缀着几颗珍珠,瞧着就是个教养极好的世家千金。若是从外表来瞧,谁会不喜欢这样的小姑娘?又有谁居然能料想得到她竟聪明机智到如此地步?

  “既是如此,本宫就更关心八妹的事该如何处理了。”她叹了口气看着宋老太太:“她做出了纵火这样大的事,按照祖母的性子,怎么也不该放她去长沙才是......”

  纵火杀人,这放在一个大人身上尚且叫人觉得丧心病狂,何况凶手还只是一个几岁的小姑娘,几岁的小女孩心智就深沉阴骘如此,直叫人毛骨悚然。

  何况她烧的还是宋琰,是她同父异母的亲生兄长,她竟然也下的去手-----宋家经过争产一事之后,一直对家风看的甚重,甚至因为这个还定下了不分家的规矩,从兄弟就如同亲兄弟是一模一样的,向来教导孩子们要友爱手足。宋楚宁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以宋老太爷跟宋老太太的脾气,没道理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她,除非......除非是这个小丫头自己使了什么诡计,听宋大夫人的语气,分明也是对宋楚宁不满至极了的,宋家既是对她这样不满,宋楚宁又能烧宋琰,至少说明了她对宋家怀着深刻的怨气,这样一个浑身上下都是毒刺的小丫头放在外面,就如同在家门口放了一只虎视眈眈的饿狼,叫人寝食难安。

  宋老太太瞧了一眼墙上的自鸣钟,语气较之先前又深沉许多:“说起来叫娘娘见笑,我同你祖父实是不打算放她走的,可是她偏偏就撺掇了你二叔走成功了。之后我们也不是没动过脑筋,可是跟你二叔去长沙的那几户人家被她收服的收服,打发的打发,竟无一能成事的,就算是崔家派去了人,也没能起什么用处......这个小丫头可真是不简单啊。”

  她越是不简单越是厉害,就越不能放任她在外面成为祸害。

  宋贵妃单手支颐沉思了一瞬,就抬头直视宋老太太,轻声道:“老太太,宫里几个公主都到了找玩伴的年纪,论理也是时候找两个伴读了......”

  在深宫浸淫这么多年,宋贵妃的第六感时常准的叫她自己都害怕。宋大夫人几句话就叫她几乎联想到了宋楚宁的可怕之处,她才六岁,就能把已经四十的宋毅握在手里掌控自如,还能耍宋家二老一道,这得要是多深沉的心机才能做到?

  她远在千里之外,京城这边又没她的一星半点的消息,鬼知道她什么时候会把脑筋动到别人身上。等到时候察觉了,恐怕灾难都已经造成了。

  宋贵妃不愿意冒这个险,不管是为了宋家还是为了她自己,都不行。

  既然连崔家都拿她没有法子,宋家二老又始终顾着面子跟宋毅不能放心施为,那就只能让她来出手了。

  几位已经出嫁的公主当时都是找了伴读女官的,这些女官大多是从公主们母妃家族中选,或者是其他世家名门里年纪相仿的小姑娘们进宫来给公主们充当玩伴。现在九公主下面的几个公主也渐渐的长大了,是时候该挑选起来了。

  借着这个机会把宋楚宁从宋毅身边调出来......接下来宋楚宁在深宫里前程怎样是生是死还不是掌握在了自己手里?

  宋大夫人不知为何总觉得有些心惊胆颤,本能的摇了摇头否决了这个提议:“娘娘,她不是普通的小姑娘......放她在十一公主身边.....”

  要是她起了什么坏心思,十一公主年纪这么小怎么可能防的过来?

  宋老太太却屈起手指静静的在桌上敲了一敲,深思熟虑过后才问宋贵妃:“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娘娘您的手段,我信得过。”

  这宫里步步都是陷阱处处都要防范,且宋楚宁就算进宫想给公主当伴读,也得先叫公主们挑,这里头学问还多得是呢......已经在深宫里这么多年的宋贵妃想在这里头动手脚,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

  宋贵妃笑了笑,露出宋家人大多都有的深深的酒窝来:“本宫也不敢把她放在十一身边,只要先让她进了京,也就好办了。到时她若是在宫里染了什么风寒一病不起......二叔到时候也不好太过怪罪本宫吧?”

  是,她们只要把宋楚宁弄进京城来,其他的事也就都不是事了。

  宋贵妃说完,又看着宋楚宜:“小六儿,上次的事......大姐姐的难处你也都知道了。这回大姐姐帮你处置这个可怕的妹妹,不知道能不能算是将功折罪了?”

  “大姐姐别这么说。”宋楚宜余光瞥见宋大夫人张口欲言,抢在前头接了宋贵妃的话:“本来就没有罪,又怎么来的将功折罪之说?至于八妹,若是大姐姐肯出面,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这么一顶大帽子压下来,又是通过内侍省去通知的人,宋毅恐怕替宋楚宁高兴还来不及-----经过宋老太太宋老太爷的排斥,想来他虽然嘴里不言,可是心里却已经对宋楚宁的前途产生了极大的担忧,这个时候宫里公主选伴读女官的消息对他来说无异于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他没理由不答应的。

  就算是宋楚宁,依照宋楚宜前世对她的了解,也不能对这一点毫不动心-----就算是知道这恐怕是个陷阱,以宋楚宁的性子,肯定也想要拼一拼的,何况就算她真的已经改了性子半点不想拼只想休养生息,也由不得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