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三十四·面目
  因着风越发的大,门窗都紧紧闭着,可是外头呼啸来的狂风仍旧不停的发出声响,叫人片刻没法忘记自己已经身处隆冬。

  宋楚宜思绪渐渐的有些飘远了,她想,这位宋贵妃哪里是冒冒失失胆小怕事?又哪里是因为被贤妃良妃怂恿几句就真的笨的自己把把柄递给荣贤太后?

  她就算最初没预料到宋楚宜的重要性,真正目的也绝对不是因为什么挡灾,更不是因为想靠荣贤太后更稳一些。

  瞧现在荣贤太后倒了,她这凤藻宫还一如从前就能知晓了。

  恐怕她是早就察觉出了贤妃良妃的意图,将计就计罢了-----宋家毕竟在荣贤太后的干预下已经许久没能有人进宫来瞧她,她可能怀了身孕的消息也一直没办法传递出去,身边又有十一公主要照顾,她这分明就是在借着荣贤太后的手提醒宋家,这宫里还有一只巨虎在虎视眈眈罢了。

  至于后头的事,她不是真的既在风口浪尖上全身而退了么?就算是她有了身孕这样大的消息,在后宫里也没掀起什么风浪来,毕竟荣贤太后跟世嘉长公主倒霉的事闹的这样满城风雨,她一个贵妃怀着身孕的事在这样的疾风暴雨之下,也显得不是那么的突出了。

  “大姐姐。”她回过神来看着宋贵妃雍容的眉眼,叹了口气又笑:“您这次叫我进来给您看看,是不是就是专程为了透露这个消息给我知道?”

  让自己知道她真的是因为孩子的事不得已,当时才暂时把她推了出去?难怪才刚一直做出那样的姿态来,真是聪明人。

  宋贵妃没料到她真聪明到了这个地步,一时竟有些无言,半响才看向了宋老太太:“祖母可真是叫我佩服,小六儿将来到了我这个年纪,澳门赌博网站:还不知会厉害到什么地步。”

  宋老太太抓着宋楚宜的手拍了拍,轻轻朝着宋贵妃笑:“娘娘这个妹妹,可真不是一般的聪明人。娘娘这次......太过冒险了,若是真的推了小宜出来,咱们家恐怕连同您一起,可都要被人连锅端了。”

  宋贵妃也跟着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这事是我做的太冒险了一些,不过您后来做的事也真是叫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说起来真的要多亏了小宜了,若不是她进宫之前发现了端倪顺藤摸瓜抓出了云家,祖父恐怕也不能这样下定决心快刀斩乱麻。”

  她说着又低头叹了口气:“其实当初贤妃良妃撺掇我,我就知道她们安得是什么心。这么多年来我虽然敬着长宁殿,可同清宁殿的关系却也不差......她们这是摆明了连同长宁殿那位一同来算计我,我那个月又恰好没换洗......也真是被逼得没了办法,她们往我这里插的眼线不少,我根本不敢冒险,只好叫人出去一趟做出那副姿态来,叫她们真以为咱们家慌了......”

  剥开冲动易怒容易被挑拨的面具,宋贵妃底下却是这样的真面目。

  宋大夫人听了这话就想起来当时她自己所作所为,只觉得两颊火辣辣的,垂着头绞着帕子长叹一声,并不敢出言答话。

  宋老太太点了点头:“这原也不能怪你。现在这宫里......”

  “这么一闹,她们插在我宫里的暗桩全都给皇后娘娘带走了。”宋贵妃展颜笑了:“孙女儿手上丝毫没落血腥,更别提惹贤良二妃怀疑了。”

  所以总的来说还是件大好事,毕竟宋贵妃跟宋家都盼了宋贵妃这一胎这样多年了,如今总算是如愿以偿。

  宋老太太蹙眉想了一会儿,回头问宋楚宜:“当时的......原因,你可知道是为什么?”

  这个却真是为难了宋楚宜,她上一世在宋贵妃暴毙之时也不过是个跟在沈清让屁股后头哭的小丫头,哪里会得知这些秘辛?

  只是左思右想,她终于还是抓得了一丝头绪,因沉着脸抬起头来直视宋贵妃:“大姐姐除了小心贤良二妃,不如也多避着几位公主......尤其是九公主......”

  宋贵妃饶是再镇定,也不由毛骨悚然。

  她忽然不知为何想起了前两年的秦淑妃来-----她就是被九公主撞了一撞,摔落湖里之后导致的滑胎......

  宋老太太沉声喊了一句:“娘娘!”

  将宋贵妃喊得回过了神,才郑重的叮嘱她:“既是小宜这么说,娘娘不如多个心眼。您素日不是也常说十一公主喜欢跟着九公主玩?九公主毕竟又跟着太后娘娘长大......这里头的干系若是深究下去,可真是说不清楚,不如避着些的好。”

  宋贵妃回过神来,定定的应了声好,又似乎有些感叹:“从前还不知为何她被祖父祖母这样看重,今日一见,可算是明白了。”

  她笑了一阵,又问宋楚宜:“对小八的事,你如何看?”

  之前她就一直不知道该如何打消宋楚宜对自己的芥蒂,如今接触了宋楚宜,心里这一点打算就越发的迫切了起来。

  “其他的我并不怕。”宋楚宜老老实实的看着宋贵妃:“我就是怕她不知深浅,心里又怀着对咱们的一腔怨恨,会做出什么糊涂事。”

  宋贵妃有些不以为然,她并不知道宋楚宁的异常,只是觉得宋楚宁毕竟是李氏所出,与宋楚宜姐弟必定会有矛盾,想送个人情罢了。现在听宋楚宜说到糊涂事这一项上,不由就笑了笑:“她不过是还不足七岁的小姑娘......”

  宋大夫人忙摇头,冲她摆了摆手:“娘娘您是不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个才不足七岁的小姑娘,可实实在在的是个叫人害怕的......”

  她压低了声音,将宋楚宁纵火烧宋琰,后来又如何灭了于妈妈口的事情说了,末了又叹道:“这等心机手段,比之大人恐怕也不差了。哪里是您说的什么小姑娘?”

  这宋家二房,竟这样得天独厚,一下子竟得了两个这样吓人的女孩儿?!宋贵妃只觉得下巴都咯吱一声响,愣愣的摇了摇头。(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