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三十三·演技
  “这是怎么了?!”大夫人显见得有些焦急,匆忙站了起来,想上前又有些犹豫的瞧了宋贵妃一眼:“心悸又犯了?”

  宋贵妃有心悸的毛病,可是向来犯得极少,家里人也是在她即将进宫之时才发现了她有这个隐疾,可是这么多年她一直保养的很好,从未出过什么问题。

  竹影摇了摇头,小心的接了宫女递上来的水送到宋贵妃嘴边,欲言又止的看着宋贵妃。

  倒是宋老太太目光灼灼的盯了宋贵妃一阵,又回过头来看着宋楚宜,神情很有些复杂。

  宋贵妃没接话,宋老太太又奇怪的竟沉默起来,宋大夫人不由也察觉出了不对,左右望了一眼,意识到这是深宫之后,又垂下了头-----这里头就算是宋楚宜这个小孩子,恐怕也比她敏锐聪明的多,有时候不该开口问的时候,就不能问,这个道理,她已经知道了。

  空旷华丽的大殿立刻就安静了下来,静的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外头偶尔传来冰渣落地的啪嗒声,在这样安静的环境里显得尤其刺耳。

  宋贵妃扬起了头,放在胸口的手往上一抬一挥,除了竹影竹意之外的宫女们就鱼贯有序的退了出去。

  宋楚宜不免抬头看了宋贵妃一眼-----这个她上一世从未谋面,这一世也是第一次相见的大姐姐妆容精致眉眼含笑,叫人如沐春风的同时也容易忽略她眼里的寒意。

  她瞧着外头被缓缓带上的门,和宫里仅剩的几个大宫女低头噤声的一副聋哑模样,忽的笑了一声-----能把凤藻宫牢牢掌握在手里、更借着皇后的手打掉了一堆钉子的宋楚宸,她当时怎么会觉得是这个大姐犯的糊涂?

  宋贵妃凤眼微抬朝她看过来,眼里终于染上了一抹笑意:“小宜,你笑什么?大姐姐这里此刻危机四伏的,你怎么好像还挺开心的?”

  大夫人听的如坠云里雾里,只觉得满头的雾水,可是瞧着宋贵妃并不再有什么不适了,才勉强松了一口气。

  宋老太太终于回过头来把宋楚宜的手攥在了手里,侧头看着她神情严肃目光炯炯:“小宜,我记得你之前除了你大哥还有你自己的事,还跟我提过你大姐姐。”

  她当时说,宋珏死了之后宋家大乱,宋贵妃怀子暴毙,宋程濡也被人坑陷,说是贪污了西北军饷且勾结鞑靼人刺杀太子......

  现如今几样事都避过去了,却唯独忘了一件-----若是按照宋楚宜梦里的进度,宋楚宸是该怀上了皇子了。

  宋贵妃的目光就也跟着宋老太太落在了宋楚宜身上,终于收敛了脸上的笑意跟打趣,实实在在的惊讶的咦了一声,有些错愕的看了看这祖孙俩:“什么梦?提我又是要做什么?”

  她怀着不可告人的心思,想将自己已经藏了月余的秘密吐露给祖母母亲,可是在此时她才惊讶的发觉,祖母竟好似预先都知道了一般-----可是这分明就不可能的,别提她藏的好好的,就连十一公主她都瞒着的......

  宋老太太将目光放在她的肚子上,神情已经恢复了之前镇定与自若,抬了抬下巴问她:“娘娘可曾上告过了?”

  宋贵妃终于没绷住,抿着唇有些无措的盯着宋老太太瞧,半响才深深的叹了口气。

  她原以为这个消息说出口,连向来稳重非常的祖母恐怕也要惊得不能自已,可是现在瞧来,宋老太太分明不对这个惊人的消息抱有半点惊讶,甚至似乎已经早有预料。而为什么宋老太太竟会有这样异于常人的本事?连她的亲生母亲宋大夫人都没瞧出什么不对来......

  宋贵妃把目光落在宋楚宜身上,脑海里瞬间闪过许多念头-----刚才宋老太太说的梦是什么梦?这个小女孩到底有什么特别的?之前她为了保住这个秘密避开荣贤太后推了宋楚宜出去,会引来宋家二老这么大的怒火难道也是因为这个缘由?

  “昨天御医刚诊了出来,皇后娘娘已经对过了彤史。”她按捺住心头惊讶与震惊,转眼又是笑意吟吟的模样:“真是意外之喜,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都没动静,我还真是不敢再抱希望了,谁知无心插柳柳成荫......”

  宋大夫人总算听出了些端倪,瞪大了眼睛一时失态站起了身,颤着声音问:“怎么?娘娘竟......”

  宋贵妃脸冲着大夫人,眼睛却定在宋楚宜身上,缓缓点了点头。

  宋大夫人顿时喜上心头,一时开心的无可无不可,手足无措的连声说了几个好字,其余的话竟一时都想不出来了。

  宋贵妃盼着这个孩子已经不知盼了多久了-----深宫内活着处处惊心,有个皇子傍身总归比那些膝下无子的嫔妃日子好过不知多少,对于年少进宫与皇帝并不算多亲密的宋贵妃尤其如此。

  她从前为了这个也不知提心吊胆了多久,也曾四处祷告求神,如今总算是如愿了,一时只觉得喜从心来,忙拿了帕子去擦快掉出来的眼泪。

  宋贵妃却去问笑过之后就安安静静坐着的宋楚宜:“小宜,你才笑的是什么,还没告诉姐姐。”

  她自称是姐姐,宋楚宜也就从善如流的改口:“回大姐姐话,才刚笑的是老太太能干。”

  “哦?”宋贵妃将手放在肚子上,似是来了兴致,见宋老太太满面笑意,就问:“为何忽然想到这头上去了?”

  宋老太太教出来的,除了一个宋琳琅,没有不好的。宋贵妃保养得宜的纤纤玉手如同上好的羊脂玉,与手腕上佩戴的两只玉髓镯相映成辉。

  宋楚宜垂眉敛目,做出一副恭敬姿态:“老太太能干,才能教出大姐姐这样玲珑心肝的人啊。”

  以前宋楚宜其实就一直很不明白为什么宋贵妃会做出推人出去替死以求避风头的蠢事来,这件事若是换做是大夫人来做,还能显得理所当然一些,毕竟大夫人出身决定了见识,可是被宋老太太放在身边教导,又在深宫里浸淫了十几年的宋贵妃,本不该这么冒失。

  现在看来,这位大姐姐的演技,真是一等一的好。(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