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三十二·进宫
  这是这一世宋楚宜第二次入宫,澳门赌博网站:相比起第一次进宫之时对荣贤太后的长宁殿怀着的一腔深刻怨恨,这一次她已经平静许多。

  心思放宽了,自然也就有功夫欣赏起凤藻宫的风景来----相比上一世端王侧妃住着的凤藻宫,宋贵妃把这里打理得质朴可爱许多,乍一看并不起眼,可是越是往里走就越是觉得目不暇接,每一样东西都摆放得恰到好处。

  名门世家的女孩子,对这些东西讲究得很,可是能把偌大的宫殿都布置得不露富贵又处处彰显高贵,却不是个容易事,从这一方面来说,宋贵妃倒是的确被宋老太太教导得很好,至少品味这一方面来看,是个极高雅的人。

  正殿十二扇泥金仕女图屏风大开,六个宫女将宋老太太一行人迎进门去,宋老太太便带着大夫人跟宋楚宜纳头便拜。

  宋贵妃忙叫住了,亲自下座来一手扶了宋老太太,一手扶了宋大夫人,泪眼汪汪的喊了一声祖母,就泣不成声。

  自从上次皇后宫里来人从她宫里带走了几个人,宋老太太又告诫了她一番之后,她一颗心就一直悬在嗓子眼里没动弹过-----只要一想到荣贤太后居然在她宫里埋下眼线跟所谓的证据,她就觉得不寒而栗。

  若不是宋家的人通知的快,若不是皇后照拂,那死的就不是世嘉长公主,而是她宋楚宸并宋家的所有人......

  同时她也敏锐的察觉到了以往自己犯的错误,也许是皇帝的态度给了她错觉,她总以为荣贤太后毕竟是太后,可是事实上......事实上皇后跟荣贤太后早就已经只差撕破脸皮,皇帝对荣贤太后的余情也的确不够保荣贤太后横冲直撞胡作非为。

  可笑的是她竟然还为了好过一些,把自家的小妹妹推出去......

  想起这些,她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好一阵子才缓过了神,盯着宋楚宜问:“这就是六妹?”

  她仔细打量宋楚宜几眼,忍不住赞了一声------遗传了宋毅跟崔展眉的优点,长得确实极为可人意,眼睛水灵灵的仿佛会说话一般,瞧着就让人喜欢。

  “正是。”大夫人擦了脸上眼泪,瞧着宋贵妃破涕为笑:“算起来,你还从未见过她。”

  宋贵妃赐了宋老太太跟宋大夫人坐下,抿唇微笑:“说起来,家里这些姐妹,也就二妹三妹还记得些面貌......进宫的日子太久了,再过几年,怕连二妹三妹也记不得了......”

  从前宋楚宣还在平阳侯府的时候,逢年过节说不得还能见上一面,可是如今又和离了,想再见也着实是难。而宋楚宛嫁的毕竟也只是个从七品的翰林编修,虽说前程似锦,可等她熬到资历够进宫来觐见或参加宫宴,又不知究竟还要多少年了。

  提起这些宋大夫人不由更觉伤神,拿着帕子捂住眼睛好一会儿才移开了,勉强笑着安慰女儿:“别说这样丧气的话......这回你二妹恐怕还真是因祸得福了,若是她日后过的好了,也是她的造化。不比她在平阳侯府过的舒心?”

  宋贵妃诧异的瞧瞧宋老太太,再看看宋大夫人,皱着眉头有些不解:“祖母跟母亲是想替宣儿择新的人家?可是眼看着满打满算和离也不过才过了一年......且京城这样的地方,总是人言可畏的......依本宫的意思,不如再等几年,风声过去了再安排这事儿,也显得咱们家仁至义尽了。”

  宋大夫人忙摇头,说到底宋楚宣毕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过的好不好实在是太要紧。这次余氏肯主动开口替宋楚宣做媒,且开口说的那户人家还是江阴望族,门风人物都是一等一的好,这样的机会实在太难得,过了这个村,只怕找不到这个店了。

  “不不不。”她忙摆手冲宋贵妃笑了笑:“不是在京城,说起来这件事还未曾告诉过娘娘您。是崔夫人亲自牵的线。虽说有她作保自是万无一失,可是老太太这回也提起了十二万分的小心,特意叮嘱了崔夫人叫人家亲自上京来给我们瞧瞧,我们这边也派人去江阴探探底......”

  若是这样,倒真的是件好事,毕竟是亲妹妹,宋贵妃自然只有盼着她好,没有盼着她不好的,闻言就点了点头,又问她黎清姿的事:“早就接了消息说要发动了,怎么这又过去了十几天,还是没半点动静?”

  当时她连赏赐都准备好了,可是到最后却只是乌龙一场,还把她惊了一阵,以为又生了什么意外。

  宋大夫人这回是深深叹了口气,忧心不已:“当时动静闹的那么大,可是之后稳婆也叫来了,产房也准备好了,连水都烧上了,她又没了动静......您说急人不急人?请了三四个太医来瞧过了,都说最迟也就是这几天了,这种事急也急不来,只好等了。”

  宋贵妃见宋老太太望过来,想了想就忙笑:“弟弟不是快回来了?想必这孩子有灵性,非得等着他父亲回来了,再出来。”

  宋大夫人听的扑哧一声笑开,心中更觉松快几分:“若是照着娘娘这么说,自然是好的。”

  不一会儿茶端上来,宋贵妃就特意问宋楚宜:“这茶吃的可还习惯?咱们府里惯喝龙井,我这里却喜欢用香片。”

  宋楚宜心里有些纳罕-----这么一瞧宋贵妃哪里像是一时冲动就会推妹妹出去背黑锅的不明智的人?分明心细如发八面玲珑,处处都周到无比。刚才说的一番话句句分明都是说给宋老太太听的,在讨宋老太太欢喜,又在自己跟前显示了长姐风范跟作为宋家长女的人情味,用以拉近关系或者说是消弭隔阂......

  这样一个人,真的会不经思索就怕荣贤太后至此,会牺牲家族利益来叫自己好过一点吗?

  她正思索,就见宋贵妃忽的蹙了蹙眉,抚着胸口将茶递给了一旁的竹影。(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