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三十·人精
  能被长宁伯府称得贵客二字的客人还真是稀有,宋楚宜踩着踏板下了马车,紧了紧身上斗篷就问:“是哪位贵客?”

  绿衣跟青桃紧跟在她左右,又吩咐了小丫头去马车上收脚踩的火笼,听见宋楚宜这么问,也不由朝那婆子看了过去。

  “是姑娘的表舅跟表舅母。”那婆子不敢在她跟前卖关子,对着这个小女孩也做足了礼数:“早晨就来了,咱们老太爷老太太强留着在咱们府里用了晚饭再回去。”

  宋楚宜步子停了停,似是有些意外,反应过来就点了点头:“妈妈有心了,多谢妈妈提醒。”

  又转头去看了青桃一眼。

  青桃知机的递了个荷包过去,叫她拿着去打酒吃,把这个妈妈高兴的无可无不可。

  进了花园穿过拱桥就瞧见紫云已经在院门口等着了,手里还打着一盏玻璃灯笼,瞧见了她们一行就笑了一声迎上来:“出去的时候说是一定得明天才回来,忽然接到消息说您今天晚上就到家,还把我吓了一跳。”

  “没什么大事,只是镇南王府小少爷也恰好在,刚好就同他一路回来了。”宋楚宜踩着雪往里走:“怎的你亲自等在外面?”

  “老太太那边才刚叫了玉书姐姐过来传话,让您回来了换了衣裳就过去。”紫云替她将见客的衣裳抱出来,一面笑道:“二位舅夫人正在老太太房里说话呢。”

  果然是崔夫人陪着一道来的,宋楚宜点了点头,换好衣裳喝了口热茶就带着紫云跟青桃往宁德院去。

  小丫头们正聚在一起烤火,见了她都忙笑着站起来问好,又争相去替她打帘子,一叠声的喊着六姑娘来了。

  一进门就瞧见宋老太太右下手坐着崔夫人并一个眼生的贵妇人----之前她去崔府的时候并不曾见到这位表舅母,因此并不认识。

  倒是隔壁间里宋楚宾带着华蓥华仪两姐妹出来,笑吟吟的喊了一声六妹。

  “可算是回来了!”宋老太太笑着朝她招了招手,将她唤至身前仔细瞧了一遍:“路上风大,来去这么匆忙当着冰着。”

  一面又看着玉书替她把斗篷下了,吩咐她:“快去见过你二位舅母。”

  崔夫人一把将她扶住了,笑着转头去瞧余氏:“不是总吵着要见见汀汀的女儿?现在见了又不见你有什么表示。”

  说话间宋楚宜已经朝着余氏盈盈拜下去,余氏忙一把将她扶住了,顾不得崔夫人打趣,先笑着看宋老太太:“果然被老太太养的极好,才刚一眼瞧过去,活脱脱就是小时候的汀汀......”一面又埋怨崔夫人:“你少在我跟前使坏,到时候外甥女还以为我这个舅母不如你这个舅母。”

  余氏一瞧就是正儿八经的南方姑娘,身量纤细眉眼精致,同华蓥华仪两姐妹像了个十成十,感叹了一番就忙着给宋楚宜见面礼:“实在不知道该送什么好,这两样东西是我当年出嫁之时华蓥外祖母给我压箱的,你瞧瞧看喜不喜欢?”

  华仪就忙笑起来:“是真的是真的,母亲她挑了两三天才挑好你的见面礼。这两套东西可叫我跟姐姐眼馋,你快打开瞧瞧。”

  宋楚宜依言打开造型精巧的锦盒,就见盒子竟成扇形滑开,一溜儿摆着十几根造型各异的宝石簪子,每支都精致小巧造型各异,瞧着就让人目不暇接。

  “这太贵重了!”宋老太太看向余氏:“小孩子家家的,可不能这样娇惯着她。”

  余氏不以为意的摆摆手:“老太太还不知道我?这些东西摆在家里也是光瞧着不上手的,在我那里才真是暴殄天物了。小宜她年纪带这个是正适宜的,留着等她及笄了以后插戴,岂不是比留在我那里蒙尘的好。”

  崔氏也跟着把另一个棕色匣子打开,瞧见是一套绿宝石的头面,就阖起来交给宋楚宜,朝着上首的宋老太太笑:“她说得对,反正留着她也不戴。老太太可别替她心疼东西。”

  宋老太太叫玉书替她收了,笑着唤了华仪跟华蓥上前:“你们母亲既然这样大方,我这个做长辈的更不能小气了。也送你们两样玩物。”一面朝黄嬷嬷颔首。

  黄嬷嬷笑着同玉书进了碧纱厨,一并捧出两个锦盒来递到宋老太太跟前。

  “这个是和田玉雕的双鱼玉佩,给你们压裙是极好的。”宋老太太将前头那个锦盒递给华蓥,另笑着又打开另一个:“这个是一套红宝石的头面,留着给阿仪你添妆用。”

  余氏眼尖,瞧见那个双鱼玉佩里头分明还有个黄田石玉冻,忙道:“这才是真的有价无市的东西,老太太您实在是太破费了。”

  “留着给孩子们玩罢了。”宋老太太不以为意,见余氏还要推辞,就笑着打趣:“何况这也算是送给舅夫人您的谢礼了。”

  大夫人也跟着凑趣:“是这么个理儿,谢媒礼可不就得隆重些?舅夫人就快别推辞了。”

  谢媒礼?宋楚宜挑了挑眉觉得有些不对劲,侧目望去正好瞧见宋楚宾嫣红一片的脸颊,有些了然的回头去看宋老太太-----宋楚宾性子软弱,嫁到这京城世家里去当宗妇肯定是压不住,做不能袭爵的嫡次子媳妇老太太又怕她受委屈,因此干脆就托给了余氏。余氏家族在江阴可是极有名望的,由她出面牵线搭桥,把宋楚宾嫁到南方去,当个书香人家的媳妇,既能叫宋楚宾衣食无忧,又能避免她为中馈发愁-----书香人家一般都人口简单,可比京城还有几个世家家族的名门望族要好上不知多少倍。

  “老太太跟夫人可别取笑我。”余氏忙笑着摇头:“尽力而为罢了。”

  两边都是人精,轻轻松松就因为这样一桩婚事又将彼此之间的关系拉近了不知多少,屋里气氛也比之前更加热闹欢快。一时其乐融融皆大欢喜。

  今天三更三更,多谢这几天大家给的打赏,非常感谢么么哒。(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