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二十九·贵客
  宋玘不敢耽误,也顾不上再追究叶景川了,转头就去叫人-----幸好如今宋楚宜每次出门都有十来个护卫跟着,此时正好派上了用场。

  宋楚蜜跟陈锦心分开住,两人每人单独占据一个院子,中间只隔着一堵院墙。

  宋玘带人在外头瞧了一遍,见她们两人院门前都矗立着几个护卫,稍微放了提着的心,亲自上前问了情况,都说除了厨房上有婆子送了午饭过来且没进门,这才彻底松了口气。

  他来之前宋老太太跟宋大夫人就再三叮嘱他,一定要看紧了门户,尤其是宋楚蜜那里,一定不能出问题,若是真出了什么事,他也没脸回去见祖母跟嫡母了。

  因着出了李婆子的事,宋玘心里始终觉得有些不放心,除了特意关照张叔跟徐嬷嬷加强防备,日后进出要严格登记之外,也催促宋楚宜早些回府去。

  宋楚宜是宋家二老的心肝肉,若是出了什么岔子,他可真是不知道该如何交差,何况他也要回去同祖父跟父亲商量商量看看是不是要在别庄这里再多派几个人手-----虽然他不知道为何四妹宋楚蜜也被严加看管了起来,可是祖父做事向来有他的道理,不会无的放矢。

  原本宋老太太答应了叫她们在这里住一晚,第二日再回去,不用赶得太急----风大雨大的,怕一不注意就着了风。

  可是现在出了李婆子的事,叶景川跟周唯昭也在,虽然周唯昭带了几个道兵,可是叶景川却是孤身一人来的,这两人凑在一起,要是出了什么事谁也担待不起,宋楚宜想了想,也就答应早些回去。

  徐嬷嬷在一旁很是过意不去,忍不住又自责起来:“若不是我看管的不严,又非得把这帮女人拘在别庄里磋磨,也不至于招惹出这事儿来,差点害了安安不说,若是他们胆子再大一些,岂不是连姑娘你都要遭殃”

  李家这帮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已经放弃了这帮婆子,现在还很难说。也正因为想到这一点,宋楚宜宁肯错杀一千,也不肯冒着这个风险把这帮人留在身边。

  “算了。”宋楚宜安慰她:“这谁也想不到,毕竟这些日子都老老实实的,非得趁着这个时候”

  非得挑一个大家都没防备,都高高兴兴的时候来这么一招。若是真的被她们得逞了,那现在恐怕所有人哭都没眼泪。

  宋楚宜隐约觉得能挑时候挑的这么准的人唯有一个宋楚宁,加之崔夫人派去长沙的人也都铩羽而归,心里不禁就有些惴惴的-----一个疯狗一旦疯起来,就算它再落魄,也能狠狠咬下你一块肉来,让你痛不欲生。

  而想起宋楚宁,她又想起远在蜀中的宋琰跟宋珏来-----要是依着宋楚宁的脾气性格,很难说她若是知道宋琰跟宋珏去了蜀中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殿下。”她怔怔的想了半响,回头去看一直沉默不语的周唯昭,眼里带着一丝不安:“您能不能帮我个忙?”

  周唯昭闻言就笑了起来,一口牙齿白的有些晃人眼睛:“我记得当初我就说过还欠你一个人情,若是再加上这次我父亲的事,我欠你的何止是一个人情了?我正为了如何还你人情发愁呢,你若是有事情我能帮得上的,我自然是义不容辞。”

  叶景川皱着眉头很有些不舒服-----自从上次通州他跟宋楚宜的交易被周唯昭截胡之后,宋楚宜就好似习惯似地每回遇到事都找周唯昭了。

  可是他又知道自己若是没镇南王跟叶景宽的允许,的确很难办成什么事,想了想也就不生气了,反而关心的凑过去听宋楚宜究竟要周唯昭帮什么忙。

  “您应该知道我父亲带着我的一个妹妹去长沙了。”宋楚宜斟酌着说辞,又认真看着周唯昭:“我想了许久,总觉得这样放着她在外面不是长久之计想请您想个办法,帮我把她带回京城来。”

  虽然宋毅说是会在过年带着宋楚宁一起回京来负荆请罪,可是凭宋毅这偏心眼的程度,只要他一天死死的咬着不肯松口,宋老太太跟宋老太爷忌讳着打了老鼠伤了玉瓶,就不能真的对宋楚宁怎么样。

  而重要的是,宋楚宁却真的是威胁太大了,把她远远放在长沙,天知道她能做多少事。

  周唯昭跟叶景川都知道她说的是李氏所出的那个宋楚宁,想了想就应了:“我叫青卓跟含锋一同去一趟吧。”

  宋楚宜既然会求到他这里来,就说明并不想光明正大的做这件事,或者说是光明正大的去做做不到,他手底下青卓跟含锋他们确实也有些本事。

  宋楚宜点点头,见许嬷嬷带着绿衣青桃把东西都整理好了,就由着许嬷嬷替她披上了厚厚的斗篷,把脑袋从风帽里钻出来瞧着叶景川跟周唯昭:“一道走吧,现在回去,恰好傍晚左右能进城。”

  宋家毕竟带足了护卫,再加上周唯昭身边那几个道兵,不管怎么样也更稳妥一些。

  周唯昭领她的好意,颔首答应,见宋玘也不骑马,略一思索就拉着叶景川同宋玘上了一辆马车-----北方冬天风大雪大,且路途又滑,宋玘都因着怕叶景川骑马而自己改坐马车了,他们自然也不能叫宋家为难。

  幸好一路上倒也真的没再生出什么事端来,平平安安的进了城,宋玘就轻呼了一口气,同叶景川和周唯昭告别-----他到此刻还不知叶景川身边这个小道士才真是要紧的,只觉得也算是把叶景川这个世弟完整带回来了。

  周唯昭不想多事,叶景川自然也就不会特意提起这茬儿,笑着同宋玘拱手:“过几日再同母亲一道上门来道谢。”

  宋玘忙摇头,吩咐车夫加紧赶路,因着早就已经派人回家递了消息,西角门上除了看门的,早已有婆子等着,等着门槛卸了马车进了二门,忙就来搀扶宋楚宜下车。

  “姑娘回来的也恰是时候,咱们府上正好来了贵客呢。”

  明天开始又是三更啦,月末的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