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十四章·新生
  崔府举办接风宴的时候,风大雪急,京城第一场雪来的比往年都早,漫天纷飞的雪花很快在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白毯。

  郡主府的三角梅也开了,风一吹就飘飘扬扬混着雪花朝人脖子里钻,宋楚宜才下马车,就被风吹了个趔趄,还是紫云眼疾手快才站稳了,举目一望,白雪红梅明晃晃的映入眼里,叫她忍不住绽出一个笑来。

  “当下脚下滑。”崔夫人亲自在二门处迎了她,见状忍不住笑,又朝她脚上看,见她今日穿的是一双鹿皮小靴才算放心:“这雪下的深,稍不注意就要湿了鞋袜。”

  宋楚宜挽了她的手,转头就见到两个笑盈盈的小姑娘,不由就回头去看崔夫人上一世她跟崔家来往稀少,崔家后来又逐渐没落,连崔家的人都认不全。

  崔夫人一手招了她们上前,笑着跟她介绍:“这是你表舅家的两位姐姐。”她指着个头稍高些,已经显出少女风韵的披着水红色斗篷的姑娘道:“这是你华蓥姐姐。”

  另一个稍小一些形容尚小、穿着大红斗篷的已经笑着嚷了起来:“我叫华仪!比你大两岁。”

  宋楚宜笑着同她们互相见过礼,就被崔夫人拉着往里走:“这外头风大雪大的,也亏得你们这些小丫头受得住。有什么话,进去说不是也一样?”

  华仪有些不服气,拉了崔夫人的手晃:“婶婶怎么骗人?你分明答应我,许我们去栖霞阁烤肉的!”

  崔夫人被她纠缠得有些无奈,笑着往她脸上拧了一把:“现在才什么时辰?待会儿由得你胡闹,反正我也没功夫同你们混,你就带着这些混世小魔王们都同去罢!就算你们闹翻天了,我也不管。只是现在还早,你们也该见见客人们,可不许瞎来。”

  安抚好了华仪,崔夫人就将宋楚宜拉进花厅里,忙着叫人端上热茶来给她祛寒,一面又问她:“之前说的好好的,怎的临时说是要晚些再过来?”

  宋楚宜笑得露出两颗小虎牙,眼睛也弯弯的甚是开心:“大嫂嫂早上突然发动老太太不放心,要同大伯母三伯母等孩子降生了再过来。”

  “怪道你舅舅埋怨宋大老爷来的晚,澳门赌博网站:原来是这个缘故。”她看着宋楚宜把茶水喝了,笑道:“你很快就要当人家姑姑啦,这时间过的可真快。”

  屋外有唱诺声响起,崔夫人嘱咐了她们几句,忙出去迎人了。

  “不是说只是家宴么?怎的还有人要亲自迎去?”华仪把玩着自己的小辫,不解的望向华蓥:“我还以为除了咱们家跟表姐,也就完了。”

  华蓥比她沉稳得多,嗔怪的瞧她一眼,声音也是温温柔柔的:“你懂些什么?虽说是接风宴,也没不请陪东的道理呀。就像咱们父亲,哪次请客吃酒不叫几位相熟的叔伯们来作陪的?”

  华仪被她一嗔,也就撩开不问了,跑来宋楚宜跟前坐,极力撺掇她去栖霞阁:“那边种着许多绿梅,比这些梅花可有趣多了,一边吃喝一边赏梅,岂不是好?”

  崔华蓥相比起来比华仪可更像是崔家出来的女孩儿,宋楚宜因为华仪的活泼有些吃惊,正要开口,就听见外头崔夫人的笑声,忙伸手笑着指了指外头。

  华仪方老实了,同她们两个都一同安安静静的立着。

  “哟,这是在立规矩呢?”

  甫一进门,崔夫人旁边盛装华服的丽人就笑开了:“只是家宴罢了,难道表姐你又对着孩子们都耳提面命过了不成?”

  崔夫人不理她,招手叫过她们三个来,笑道:“快见过公主。”

  三人就都心知这位便是同崔夫人如嫡亲姐妹的荣成公主了,慌忙行礼。

  “快起来快起来。”荣成公主一一认了一遍,接过旁边女官递上的见面礼送出去,一面忍不住笑:“幸亏我早做足了准备,否则冒冒失失的过来,岂不失礼?”

  她顿了顿,又招手特意唤了宋楚宜到身前,好奇的上下打量了一遍,回头冲崔夫人道:“确实有几分像是汀汀才刚一晃眼,竟好似看见了小时候的汀汀似地。”

  崔夫人笑着让她坐了,这才吩咐几个小姑娘:“外头你哥哥们都在,待会儿就叫她们带着你们一同去。只是当心看着时辰,也不许去冰上玩,差不多了就仍回来。”

  宋楚宜才刚见到花厅隔壁还摆着几张席面,略一思索就明白此刻客人怕还没来齐,待会儿崔夫人应该是还要去迎客,才放她们去玩。

  华蓥显然也是同她一样的想法,笑吟吟的应了是。

  荣成公主却笑着叫宋楚宜留下:“我有句话要问问这个小丫头,你们俩先去,待会儿我就将她送过去。”

  崔夫人急着要出去迎镇南王妃,闻言就嗔她:“你都多大的人了,有什么话要问一个才九岁的小丫头?消停些吧!”

  荣成公主不怕她,催着她出去接人:“就说几句话,表姐放心,我又不敢吃了她。”

  崔夫人无奈笑骂了她一声,却也留了宋楚宜给她,自己朝宋楚宜看了看,就出去迎镇南王妃了。

  “你的事我都听表姐她说了,原本还想着该是个多么厉害的人物。”荣成公主笑着拉了她的手:“却原来真是个小丫头,可真是叫人吃惊。”

  不等宋楚宜回她的话,她就又自顾自的笑了:“看着你这模样,叫人怎么敢信就是你这小丫头能把张阁老逼得致仕?”

  上一世太子去世后太子妃跟荣成公主就相继出事了,她不曾跟荣成公主打过交道,因此并不了解她这番话是不是另有深意,一时摸不准该如何答。

  荣成公主却又忽然敛了笑,盯着她叹了一声:“可是话说回来,这回真的是要谢谢你。若不是你”

  我发现自己真的是倒霉星人,坑爹,泡个温泉下大雨停电,水上乐园完全不能完,亏我们还是买的一票通回来之后家里还是停电状态,自己又因为淋雨开始拉肚子,难道果然今年我就该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黑人问号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