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十三章·取名
  宋楚宜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就这么办吧,只是别真用她们的东西来喂鸡鸭。”

  李家的人,谁知道心里藏着什么坏水,何况谁知道她们是不是仍旧同李家有联系?人她们肯定是不肯放的,就当花钱养了几条蛇来吃老鼠好了。

  徐嬷嬷点头道是,又瞧着身后的宋玘跟叶景川犯了难涟漪毕竟还在坐褥,男子怎么好一起跟进去的?

  可是瞧着这位叶二少爷根本没走的意思,她不由就有些觉得叶二少爷不懂规矩。

  宋楚宜懒得兜揽他,似笑非笑的立在台阶上举步欲往屋里去,见叶景川居然还跟了几步,才转头问他:“涟漪她刚生了小孩儿这里似乎不大方便叫叶二少爷进来”

  徐嬷嬷忙跟着补充:“论起来,二少爷此时来也该沾沾喜气。我们已经煮了红蛋,二少爷若是不嫌弃的话,不妨拿几个,也算是个吉兆。”

  宋玘也忙来拉他:“走走走,带你外头喝酒去。刚刚进来的时候你不是瞧着他们在厅上刨木花好玩?”

  叶景川有些不愿意,被宋玘拉着走了几步又蹬蹬蹬的往回跑,厚颜无耻的坐在廊前横栏上:“我不进去,你们抱小娃娃出来给我看一眼总成吧?好歹当初我也救过她娘,就让我瞧瞧怎么了?”

  青桃绿衣面面相觑,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宋楚宜也被他闹的没了脾气,去看宋玘,宋玘也只好跟着他站在廊上,叹了口气道:“既是这样,就抱出来让他瞧一眼好了。”

  屋里涟漪早听见了动静,见了宋楚宜一行进门,笑得眯起了眼睛,急急忙忙的要起身。

  宋楚宜忙叫服侍的小丫头拦住了,澳门赌博网站:自己几步走到她身边坐下握住她的手,见她脸色好看了许多,唇上也有了血色,宋楚宜也就放下些心,笑了笑问她:“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想喝的?尽管跟我说。”

  涟漪笑着摆手,伸手去指旁边摇篮,眉眼都盈满了笑意。

  徐嬷嬷已经小心翼翼的抱起了孩子过来,弯腰递给宋楚宜瞧:“瞧这小模样儿,长大了一准像涟漪,是个小美人儿。”

  宋楚宜小心的伸手抱住她,紧张得整个人绷得像一张弓,怀里幼儿身上满满的都是奶香味,触到宋楚宜的眼睛就咧开嘴咯咯直笑。

  徐嬷嬷笑的牙不见眼:“这孩子是个有福气的,见了谁都笑,谁抱都不哭。”

  许嬷嬷也被这气氛感染,伸手替她将小帽子上的线绳往耳后拨,慈爱的应和:“正是呢,这样有福气的小姑娘,这一生都不兴见哭声的。”

  涟漪笑了笑,又有些想哭,拉着宋楚宜的手指着女儿咿咿呀呀的比划着手势。

  “这是要小姐给她取个小名儿。”徐嬷嬷瞧着宋楚宜手足无措的样子,心里有些发酸,更多的却是高兴:“大名儿自然要交给先生去合八字来取。小名儿咱们却能自己作主,您主意多,要不是您,这孩子”

  宋楚宜的手紧了紧,瞧着孩子奶白的小脸儿忽然笑了:“叫安安吧。”

  众人都有些愣,涟漪也有些不解的看看孩子。

  宋楚宜将脸贴在安安小脸上,一滴眼泪毫无征兆的啪嗒落在她脸上:“咱们什么也不求,只希望她能平平安安的长大,健健康康的过这一生。就叫她安安吧。”

  都说名字蕴含着父母对孩子的祝愿,她相信涟漪也是一样,只要孩子平安长大,就足够了。其他富贵不富贵的,并不要紧。

  有一瞬间,扒在窗户上的叶景川好似看见宋楚宜哭了,他怔怔的立在窗前瞧着宋楚宜近乎虔诚的抱着那个孩子,看着宋楚宜认真诚恳的脸,忽而觉得这个姑娘比他想象的还要有趣。坚强又柔软,强大又脆弱,同他以往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不一样。

  涟漪用尽力气点了头,紧紧的攥住了宋楚宜的手。

  徐嬷嬷拿了厚毯将安安包裹得密不透风,抱出来给叶景川瞧。

  叶景川低着头拿手指逗了逗,安安伸出舌头舔舔他的手指,又紧跟着缩回去了。他觉得万分新奇,跃跃欲试想要接来抱一会儿,却被徐嬷嬷阻止了。

  无奈的笑了笑,他从腰上解下一块玉佩放在安安襁褓里,一时竟将纨绔天真之气尽皆收敛,轻声细语的再摸了摸她的脸,说了句吉利话:“小家伙,祝你长命百岁、长乐无忧。”

  徐嬷嬷一时倒有些怔了,回到屋里将那玉佩亮出来有些犹疑:“这礼物太贵重了”

  “既是他送的,收着就是了。”宋楚宜拿着玉佩逗得安安直笑,将它递给安安的乳娘:“收起来罢。”

  可毕竟叶景川都已经来了,又一时半会儿没有走的意思,徐嬷嬷想了想,叫人出去问问宋玘,晚上是不是要置办酒席。

  宋玘很快回了消息,说叶景川要在别庄里借宿,第二日才走。

  “明日咱们也得回去了,琰少爷已经动身一月有余,蜀中那边应该也就是这几天就有消息。”许嬷嬷有些犯疑:“这位叶二少爷倒好似能掐会算似地,碰得可真巧。”

  宋珏亲自陪着宋琰去的,又有秦川带着那么多护卫,宋楚宜却仍旧免不了担心,闻言怔忡的点了点头。

  想起叶景川却又有些忍不住皱眉算算日子,他去福建也就是两三月的事了,怎么还有空在外面闲逛?福建可不比紫荆关,有袁虹看着他管着他。到了福建他也就是普通的一个士卒,南方那边连镇南王也插不进手,这个时候还不加紧拜码头练功夫

  说起拜码头过几日郡主府就要替崔绍庭摆接风宴了,难不成这个家伙竟是在这儿等着自己?她将安安小心的交给乳娘,又见徐嬷嬷等人忙着关窗让丫头换火盆,就笑着嘱咐涟漪好好休息,自己带着绿衣跟紫云青桃往外头走。

  明天起要开始还债了,欠的和氏璧加更开始还了,还有就是月末十天三章的承诺也要兑现,任重而道远啊另外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