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十一章·归人
  又是停电我也是服气了大江西的雷,动不动就一言不合的停电。今天更新比较晚,跟大家说声抱歉。

  十一月初三,宋老太爷并宋大老爷回了府,就一前一后的到了宋老太太的宁德院。

  宋老太太等宋老太爷进净房去换衣裳了,就忙让丫头递上热水来,先叫宋大老爷泡了手,又送上热茶来喝了,才焦急问道:“蜀中那头有信来了?怎么说的?”

  宋琰被秦川护送着,十月初一就从京中动身去了蜀中,直到今日才传信回家,人是宋大老爷去见的。

  宋大老爷笑容满面,也不敢跟宋老太太绕弯子:“好着呢!唐家那边有人在官道上迎着,顺顺当当的就到了唐明钊府上。珏哥儿陪着呢,说是等琰哥儿适应了,再动身回来。”

  论理本该有个长辈送宋琰去才是正经,可是宋老太爷跟宋大老爷都在朝为官走不开,二老爷三老爷五老爷也都是外放了的,因此只好叫宋珏陪着去了。

  幸亏宋珏是个知分寸的,有他跟着宋琰,大家也更放心些。

  宋老太爷换了衣裳出来听见这么说,难得笑着赞了一声:“珏哥儿这个兄长做的好,是好样儿的。”

  宋大老爷脸上笑意就更加深了些,正要说话,就听外头玉兰喊了一声三夫人。

  屋里气氛霎时有些冷,三夫人云氏随后进来,同宋老太爷跟宋老太太请了安,又跟宋大老爷见了礼,才期期艾艾的道:“往年每年冬天四姐儿都犯咳嗽,今年天又比往年更冷些媳妇想去瞧瞧她”

  她说着,眼里已经有眼泪掉下来了。只是她虽然难受,却不至于埋怨到宋老太爷跟宋老太太身上她已经从自己父亲嘴里听见了前因后果,知道这回还是宋老太爷跟宋老太太手下留情了。

  只是宋楚蜜毕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别人都能埋怨她糊涂,可是作为母亲的自己怎么可能放得下她?

  前些日子整个京城都沉浸在世嘉长公主的事里,云家更是缩着尾巴唯恐被牵扯,她心里也惶惶不可终日,更不敢在宋老太爷跟宋老太太跟前提宋楚蜜的事,现在事情已经尘埃落定,她因此也就壮着胆子来跟她们求情了。

  宋老太太迟疑一会儿,见宋老太爷板着脸没有说话,左思右想之后就叹气:“这会子只怕她还没定下心来,你一去又惹得她哭闹”

  三夫人眼里一热眼泪掉的更加厉害了,眼看着差点忍不住就快要哭出声音来。

  “再过一阵吧,等快过年了,你再去瞧她。”宋老太太揉着太阳穴有些累:“最近你就好好陪着玥哥儿,他年纪许多事我们跟他说他也听不明白”

  总算老太太松了口,三夫人轻轻舒了一口气,忙欠身应是。

  宋老太太又告诫她:“别忘了你们三房还有别的女孩儿当母亲该尽的责任,总该尽到。否则等日后出了事,你后悔也来不及了。”

  三房还有个庶女,因着年纪只比宋楚宴大两岁,才四岁多,向来都只在三房呆着,来老太太房里也来的少。

  三夫人脸上一红,嗫嚅着想分辩几句,话到了嘴边却不由自主的变成了答应:“是,媳妇知道了。”

  本来就不是喜欢磋磨媳妇儿的恶婆婆,见三夫人局促不安的脸都红了,宋老太太又顾忌着宋老太爷在场,余下的话也就没有再说,转头同宋老太爷说起别的事来:“郡主府前天送了帖子来,请咱们去赴宴。我拟了张礼单,却有些拿不定主意”

  宋老太爷挑着眉有些讶异:“什么事这样要紧,连你也拿不定送什么礼?这在以往也有旧例的”

  宋大老爷想了想,吃惊道:“莫不是因为绍庭?”

  “正是。”宋老太太点了点头瞧着宋老太爷:“绍庭接了调令进京,且他又新添了个儿子。论起来当初小孩洗三咱们这边也没派个人去虽说当时送了礼去,到底不成个体统。只是如今也不晓得他是住在崔家的别业,还是住在郡主府,这礼也不知是该分开送还是一起都送去郡主府”

  崔绍庭前天到的京城,宋大老爷昨日就递了帖子请他过府来办接风宴了,因此也听见了一二分消息,有些犹豫的道:“绍庭他拖家带口的,只怕也不肯在郡主府住。大概是住在京里崔家的别业了。”

  “要是这样,倒也省的我烦礼单的事了。”宋老太太点了点头:“老大媳妇那边送礼都有旧例,就照着往年添上一重,打听清楚之后就送去崔家别业罢。郡主府的这一份,到时候自然是我们自己赴宴时候带去。”

  这些事向来宋老太太都办的很好,宋老太爷听了也就罢了,转而问起她宋楚宜:“怎的今天这么久也不见她?往常这个时候早该过来了。”

  宋老太太笑着将手中单子往旁边桌上一放,笑吟吟道:“早上启程去通州了。”

  三夫人有些震惊,双手有些紧张的握成了拳,随即又觉失落没料到这个以往人嫌狗憎的丫头却有这等造化,如今连宋老太爷都高看一眼,自己女儿却沦落到这个地步

  宋老太爷耐心的听宋老太太说原因:“听说涟漪又生了个丫头”

  当年崔氏身边本该前程大好的几个丫头,其他几个生死不明去向未知,唯有一个涟漪,还成了个哑巴受尽了磨难。

  宋楚宜看重她,是必然的。

  “也罢了。”最终宋老太爷垂着头说了一声,又问宋老太太:“人带齐了没有?别到时候又出什么事她再聪明也是个女孩子,能做的事情有限”

  宋大老爷忙道:“玘哥儿跟着去的,护卫也带足了,出不了岔子。”

  提起宋玘,宋老太爷笑了笑,又吩咐宋大老爷:“等他明年下了场,也该替他把亲事操办起来了。说的什么傻话,什么先立业后成家,难不成他万一不成,苏家小姐就一直等着不成?”

  宋老太太提起这话也乐的直笑:“这倒是,你这个当父亲的也该好好同他分说分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