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八章·绝境
  深秋,早已在树上摇摇欲坠从绿变黄、从生机勃勃变得颓废枯萎的枯黄树叶如同落雨似地纷纷扬扬漫天飞舞,落在地上很快就堆了厚厚一层。

  一片萧瑟景象,叫人不免提早感觉到严冬的酷寒。大夫人收拢了身上的披风,转过花园时在宋楚宜的关雎院停了一会儿,才觉得身上暖和了些许,脸上也就露出这几日来难得的笑意:“已经送出去了希望她自己,好自为之吧。”

  原本宋老太爷的意思是永绝后患好一些,有了宋楚蜜的例子,他对宋楚宁这个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更忌惮了许多,还写信去了长沙严词要求宋毅将宋楚宁送回京城。

  可后来宋老太太说恰好陈锦心也要去外头长住,干脆将宋楚蜜送去同她做伴也好若是怕她会泄露什么,叫人严防死守的看着她也就是了。加上自从这件事之后,宋楚蜜身边伺候的人里里外外全部都换了,也再闹不出什么幺蛾子。

  这件事最终还是大夫人去办的,她刚去宁德院报了信,此刻坐在宋楚宜屋里,一时惊一时喜:“多亏老天爷保佑,你大姐姐她希望这次能顺顺利利的生个小皇子,我也就不愁了。”

  只是终究怀孕的时间不是很好,恰好碰上世嘉长公主出事,宫里又有些不好的传言,让宋贵妃很是有些心神不安。

  算起来距离她们出宫也已经半月有余,按理来说世嘉长公主的事很快就要有个结果了才是。宋楚宜也有些出神,大夫人唤了她好几声她才反应过来,见大夫人脸上神情,她就微笑起来:“大伯母不用急,宫中时隔这么多年又有喜事,圣上跟皇后娘娘必定都是开心的。大姐姐她是有福气的,一定能平平安安的生下个小皇子。”

  宋大夫人也就知机的不再问了,两次进宫都是宋老太太去的,她摸不准宫里究竟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只好到宋楚宜这里来探探口风。

  也只是点到为止的探探口风而已,经过世嘉长公主一事,她已经敏锐的察觉到事情不简单,更不敢再多心多疑,生怕再做出什么错事。反正现如今儿媳妇也即将临盆,女儿也又有了身孕,可谓是双喜临门,她只盼着她们都安安稳稳的生下儿子来,其余的,不敢多求了。

  她坐了一会儿,恰好金嬷嬷进来说是三夫人的车架已经进了垂花门了,这才慌忙起身云氏那里恐怕还有一通好闹,她得提前去安抚安抚,省的到时候家里又闹的鸡飞狗跳。

  宋楚宜才送走大夫人,就见玉兰领着个小丫头迎面过来,见了她就松了一口气,道:“老太太那儿正找您呢,镇南王妃来了。”

  这样风声鹤唳的时候,镇南王妃怎么会亲自来?宋楚宜外头再罩了披风,叮嘱绿衣待会儿去接宋琰,自己就带着紫云跟青桃去宁德院。

  宋老太太正跟镇南王妃说什么,见了宋楚宜就忙招呼她:“快见过王妃。”

  镇南王妃早已经笑着一把将她拉住:“什么见不见的?都是自家人,总是这么拜来拜去的就没个完了。”

  她也就只好顺势在镇南王妃下手边坐了,抿唇露出两个小酒窝来。

  镇南王妃笑着回过头去同宋老太太说话儿:“原本不该匆忙上门来的,只是我家那个丫头回去之后就病了,请了太医也不见好。后来有相熟的说,这恐怕是丢了魂儿了,我记得您家有位嬷嬷收惊叫魂都是会的,特意上门来借她使使。”

  “又不是什么大事儿,您派个人过来知会一声也就是了,很不必亲自跑这一趟。”宋老太太一面笑,一面转头去吩咐玉书:“去大夫人那里一趟,告诉她叫邱嬷嬷跟着王妃走一趟。”

  寒暄过了,镇南王妃就愁绪满怀的长长叹息一声:“原先我也是这么想的,可现在这”她又看了宋楚宜一眼,接着道:“锦衣卫在城里四处转,我也怕只派个下人来惹了误会,宁愿亲自跑一趟的好。”

  这是交换消息来了,宋老太太面上神色不变,吩咐玉兰带着小丫头去做几个拿手的点心送上来,自己看着人出去了,才跟着叹了一声:“听说连去了好几家?我也是被宫里那事儿吓破了胆,这些天家里下人都拘着不叫随意出门,就是怕万一沾惹上了”

  镇南王妃沉着脸点了点头:“听说上次在世嘉长公主府里搜出来的那些可疑人,中间居然还有张阁老家的一个庶孙可巧的是这个张家公子半年前才从蜀地回来。”

  孙院判跟陈院判后来经过查验史籍医书,认定这毒药是蜀地的一种奇毒。

  东宫里的那个小太监在重刑之下也招认了,当日他为了方便也因为收了世嘉长公主的赏赐,并没有先用银针替太孙试毒。

  种种人证物证之下,再加上太子太孙俱都中毒,圣上震怒非常,世嘉长公主如今可以说已经被逼到了绝境了。

  提到这一点,宋楚宜不免有些为周唯昭觉得惊心他居然能把圣上的心理算的那么准,都说龙心难测,可是周唯昭就好像是建章帝肚子里的蛔虫似地,算到了建章帝的每一个反应这实在有些恐怖了。

  自己能算准荣贤太后的每一步棋大概下在哪里,是因为上一世加上这一世的处心积虑的了解加步步为营,可是周唯昭他是为什么拥有这样的能力?难道真的是因为天赋异禀?

  “这些年,圣上待太后始终恭敬有加,孝顺以礼。对世嘉长公主也是宠信非常。”宋老太太垂着头语气沉沉:“她们却始终因为多年前的事情耿耿于怀,记恨着圣上,甚至连太子太孙都不放过太过了。”

  就算太后将此事闹出来,说自己跟世嘉长公主是冤枉的,人证物证俱全的情况下,天下人也没有会信她的。

  这些年帝后对她如何大家都看在眼里,太后已经失了人心,她手里,已经没有什么筹码了。

  坐了三个小时的车回家,路上终于下了场雨哈哈哈。多谢571220、月寳、11122的香囊和rrss、130122172319256、请允许我轻轻的离开、2012、馨雨15383213、兰言蜜语、薇儿2625、03、风卷莲叶的平安符,一打开网页就看到这么多打赏真是受宠若惊。虽然话老可是还是要说,爱你们,么么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