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三章·凶神
  在座的都没有蠢人,尤其是在东宫竟围着里三层外三层的锦衣卫的情况下,更是没人察觉不出来情形不对。

  此刻别说那些毫无准备的如陈老夫人等人,就连早先已经预先料到了这番景况的镇南王妃也吓得有些腿软。

  原先被死命捂着的消息如今似乎毫无隐瞒似地要叫他们知晓似地,她们都嗅到了不详的味道,忍不住隐隐不安起来。

  荣贤太后并皇后一马当先走在最前,急匆匆的进了太子寝宫,众人不敢迟疑,举步随着这天下最尊贵的两个女人,迈进这个如今冷清得有些过分的宫殿。

  太子寝殿外头都守着四个挎着绣春刀的锦衣卫,满屋药香飘散,混着这叫人害怕的凶神恶煞的锦衣卫,将院子里的花都染得蔫蔫的。

  荣贤太后长长的裙摆拖过门槛,几步就奔进了太子寝宫,脸色难看的指着床上昏睡不醒的太子问那些里三层外三层的太医喝问:“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就病到了如此地步!”

  太子无声无息的躺在床上,太子妃眼眶红红的行过礼问过安在一旁咬着唇啜泣。

  太医们缩成一团排山倒海似地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

  “要你们有何用?!”荣贤太后克制不住的发怒:“今日若是诊断不出个所以然来,哀家就让皇帝将你们全都砍了!”

  她背对着皇后,因此没瞧见皇后低头抚摸太子头发时眼里一闪而过的冷光。

  一群命妇缩在角落里恨不得从未出现过,各自攥紧了身边女孩儿们的手,生怕她们发出一丁点声响。

  “回回太后”一个面皮白净、蓄着一把好胡须的精瘦太医惶然出列:“非是臣等无用实是太子这病,这病不是病,倒似是中毒啊!”

  镇南王妃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响,本能的将云岫的手握在手里,紧张得瑟瑟发抖。

  陈老夫人更是猛然瞪大眼睛这事儿圣上皇后应该早就知道了才是,不然这里三层外三层的锦衣卫怎么说?

  可是为什么到现在才闹出来?为什么又是太后来说?她揣着满心的疑问,心跳如擂鼓,暗暗捏了捏陈明玉的手心,示意她不许轻举妄动。

  她隐隐觉得好似被扯进了一张大网,却不知这网究竟是来网的哪条鱼,一双略显浑浊的眼睛却露出不合乎常理的精光,忽而抬眼看了一眼宋老太太。

  宋老太太却镇定如往昔,她垂着眼睛攥着宋楚宜的手跟任何一个命妇一样,并没表现出一点特别之处。

  太后满眼阴鸷的往全场扫了一眼,笑意陡然收敛:“中毒?!这宫中哪里来的毒?!你们之前为何不说?!”

  她转头看着皇后,厉声喝问:“皇后,你管着这个后宫,竟然连你儿子的东宫都管不好?太子在东宫被人下毒,传扬出去恐怕要被天下人耻笑!瞧这外头架势,你们应该早就知道了太子不是生病是中毒,居然还瞒着哀家?!”

  皇后垂着头如同以往一般不跟她争辩,语气带着哽咽:“母后,并不是臣妾瞒着您实在是太医他们也不能确定”

  太后很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阴沉沉的看了她一眼:“现在想瞒着也不成了,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你们还不快将凶手找出来,是等着她再害人吗?!”

  她顿了顿,又指着那个面皮白净的太医道:“既是中毒,还不快研制解药?!宫中养你们太医院是做什么吃的?”

  她咄咄逼人的态度瞧着实在是一个合格的祖母,确实像是一个担心孙子的普通人家的奶奶。

  瞧着皇后还不开腔,荣贤太后冷不丁的就冷笑了一声:“怪道好端端的在宫里都能中毒,有你这样无用的母亲你不查,哀家来查!”

  太后皇后的关系向来不好,可是像今日这般太后疾言厉色训斥皇后的场景却从未见过,众人越发觉得后怕。

  只是例行进宫朝见太后皇后而已,怎么好端端的竟然还撞进了宫闱密事里?照理来说,这样的事不就是该等到她们这些命妇出了宫之后慢慢的在宫里查么?

  太后的声音响彻太子寝宫,太子妃卢氏跟皇后的脸色却越发的阴沉。

  恰是这一时半刻的功夫,外头忽然来人说是太孙身边的青卓求见。

  太孙的事自然耽搁不得,皇后来不及等太后开口,就急忙道:“快叫进来!”

  青卓仍旧是一副道士打扮,一进门就直直的跪在了那帮太医前头,声音里带着平日里少见的焦急:“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太子妃,太孙殿下他昏过去了!”

  屋子里一时鸦雀无声,着实是掉根针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宋老太太攥着宋楚宜的手不禁使上了力,脸上真真切切的不含做戏的显现出震惊神色。

  宋楚宜也并没好到哪里,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轰然一声炸响。周唯昭是疯了吗?!他居然真的服毒?!

  陈明玉已经克制不住的用手捂住了嘴,眼里溢满了眼泪,既惊且怕的看着自己祖母。饶是老练如陈老夫人,也不由微微颤抖眼下这风起云涌的,恐怕一不小心就要溺水了。

  太子妃尖叫一声,似是再也支撑不住的软倒在了旁边女官身上。

  太后也惊得一时没有反应周唯昭?他好端端的这个时候怎么会昏倒?

  皇后却已经急的一叠声的吩咐太医全部到偏殿含章殿去:“还不快去瞧瞧太孙?!”

  她自己说着,已经率先站起了身,摇摇欲坠的扶着身边女官的手跟太后告罪:“母后,太孙他年纪还小恐怕耽误不得。”

  当然耽误不得,他毕竟是建章帝的第一个孙子,自己的第一个曾孙,若是她敢压着不让过去瞧,会被天下人的唾沫淹死。

  好端端的出了这个岔子,她的声音冷的有些惊人:“哀家同你一起过去。你派人去通知皇帝一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