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二章·宫
  这是重生以来宋楚宜第一次入宫,还是如同上一世她当国公夫人之时一样巍峨的宫城,四面宫墙仍旧深的叫人害怕。

  她还记得上一世她最后一次入宫,是叫人抬了进来,奄奄一息的跪在当时已是太皇太后的荣贤太后跟前,苦苦哀求她改变主意。

  当时宋琰已经失了踪影,她拼尽全力用尽了所有银钱,换得国公府的人替她递了牌子进宫。

  太皇太后端着精致的妆容高高在上不屑一顾的看她,嘴里轻飘飘吐出叫她呕出最后一口血的话:“晚了,前几日已经做了生桩,去陪世嘉了。世嘉喜欢俊俏的,他八字合适,长得也不错,这是他的福气、”

  是福气,还是孽债?她抓着衣襟上气不接下气,喘一口气胸腔都尖锐的疼,像是一条死狗瘫在长宁殿铺了厚厚绒毯的地上,任宋楚宁跟王瑾思几个人取笑。

  时移世易,中间隔着前世今生,可她将当时殿上每一个人的容颜都刻在了脑子里,甚至连她们那时的呼吸深浅都记得一丝不差。痛恨到了极点,无能为力到了极点,就只好逼着自己记住,将痛恨欲绝的无力感一点一点刻进肉里跟心里,时刻告诫自己再别落到这个地步。

  她看着地底下冰冷的石砖,模糊想起当时心态,她是怎么对自己说的?

  那时她想,若有来生,她要让这些人一个不留的全部给宋琰陪葬!

  而她现在,终于来了。

  太后的长宁殿仍旧高高矗立,她的贴身女官于佩如今还是中年模样,不卑不亢的站在飞檐下笑着迎她们进去。

  她瞥了一眼搀扶着宋老太太的宋楚宜,抿唇笑了笑有些意外:“这就是六小姐?长得可真是粉雕玉琢。怎的四小姐跟五小姐都未见?”

  宋老太太攥紧了宋楚宜的手,颔首着与她寒暄:“正是呢,还是个小丫头,玩心未收。小四她染了风寒,小五向来跟她玩的好,最后倒是只剩了这么个小冤家能陪我进来。”

  于佩也就知机的不再问了,带着浅笑将她们迎进了正殿。

  长宁殿正殿中央荣贤太后在凤座上稳稳坐着,冷眼瞧着她们行了礼,凤眼微挑,似笑非笑伸出保养得宜的手一指宋楚宜:“这就是行六的那个小丫头?”

  宋老太太不动声色的道是,余光瞥见右首坐着的皇后娘娘,心里更加镇定几分。

  她仍旧是以往那副轻描淡写的高高在上模样,容颜同上一世重合在一起,险些让宋楚宜的满腔血都冲出胸腔。

  可她到底维持得很好,表现得如同一个第一次进宫的九岁小女孩一般,忐忑不安的垂着头一言不发,默默地往宋老太太身边靠了靠。

  荣贤太后就嗤笑了一声-----宋贵妃真以为自己是老糊涂了,推出这么一个小丫头来说是害死王瑾思的凶手,指望着弃车保帅,让她放过宋家。

  她眸色渐渐变深,心里的不屑愤恨如水草一般疯长。

  当初她的儿子泰王死在了建章帝父子手里,娘家也被他们灭族,现在连仅娘家仅剩的一个侄女,她都没能替哥哥保住

  也好,也好。她闭了闭眼睛,遮住满心的怨毒,恰好这回就让周继跟宋家一起去死,让这些人一同下地府去给泰王跟成国公府赔罪!

  她再睁眼时已恢复如常。仍旧是之前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指着一个盛装的贵女道:“阿九,你领着这几个小丫头去外边玩玩,好好瞧瞧哪个姑娘跟你投缘,到时候领进来跟你做个伴。”

  荣贤太后这次让她们这些年纪尚小的贵女们入宫,打的就是替九公主找伴读的名头。

  宋楚宜余光往左右一扫,就瞧见果然还有好几个姑娘,且恰好都是熟人。陈明玉、叶云岫、叶云依都赫然在列。

  九公主从太后身边下了阶梯,正要迈步,就见一个宫装的女官脚步匆匆的进了殿,在于佩耳边捂着手说了一句什么。

  她本能的回头去瞧自己的皇祖母,嘴巴微张似是觉察到了什么不对。

  于佩面上也露出惊讶神色来,抄着手上了台阶附耳在太后跟前说了句什么。

  荣贤太后神色陡变,似是维持不住脸上镇定模样,去看下首的皇后:“怎么回事?!不是说太子的病情已经稳定了?怎么东宫那边来人报说他昏迷不醒了?!”

  皇后睁大眼睛似是震惊,随即就豁然起身失声惊道:“今早去瞧了还好了些臣妾去东宫瞧瞧”

  满殿的命妇都惶然,连陈老夫人脸上都不免露了忧色-----她总觉得今天的气氛有些诡异。

  “等等。”荣贤太后目光将殿中诸人身上都扫了一遍,出口叫住急切的皇后,顿了顿道:“哀家同你一起去瞧瞧,毕竟不是小事。”

  只是她心里也有隐隐的不安,她所铺下的暗棋都还没出来,而且这进度,怎么似乎比自己预感的快了许多?

  皇后似是有些手足无措了,任谁都能瞧出她强装镇定下的焦急,她恭敬的应了是,按捺住满心焦急问她:“可是今日母后这里有客”

  荣贤太后声音凉凉的呵了一声,语气里似隐含责备:“眼下这等情况,孰轻孰重都分不清楚?何况各位诰命都是积年的老人儿了,不如就跟着一起去瞧瞧。说句不怕得罪的话,也当沾沾她们这些老寿星的寿。”

  众人心里就暗暗叫苦不迭。预先得了丈夫儿子警告的镇南王妃更是连手心都是汗津津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太子病重的消息这些重臣家的夫人多多少少都听到过一些风声,可是宫里既然不让传,她们也就当不知道。如今进了宫却听见这样秘闻,又三言两语就被荣贤太后扯进了这个漩涡,不由都揣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提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多谢haha11122、weipeng0578、清奠打赏的平安符,然后还是要惯常的求订阅求订阅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