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一章·风起
  “不,现在恐怕不仅仅是夜奔了。”宋楚宜的语气冰凉,脸上神情冷淡:“若是四姐不闹出这件事来,我们才可能真的落进了别人陷阱而不自知。”

  她很少用这样的语气说话,记忆中也就那次对着李氏跟李家人,她的语气才冷淡漠然至此。

  宋老太太想起今晚宋楚蜜去找她,似有所觉:“是今日小四去找你,跟你说了什么?”

  宋程濡跟宋大老爷也紧跟着朝她看过去。

  屋外凉风阵阵,能听见竹影沙沙的声,宋楚宜抿了抿唇,毫无隐瞒将跟宋楚蜜的对话几乎原封不动的复述了一遍。

  末了,她沉着脸下了总结:“若是我猜的没错,四姐只是一个棋子。张家是跟云家,或者最少是云家的老太太跟云家舅爷设了一个局,一个准备置咱们伯府于死地的局。”

  宋老太爷向来没甚表情的脸上显出深深的震惊来,他朝宋老太太看了一眼,竟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云家居然早就知道宋楚蜜跟张家那个庶子的事,不仅如此,甚至还跟张家有了默契!

  宋大老爷更是呆立当场,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件事竟然还复杂到这个地步,云家一手促成宋楚蜜跟张家那个庶子的事,并且全程还装不知道置身事外,暗地里却收了张家信物,还敲打宋楚蜜的丫头叫她们不许泄露给宋家知道。

  要说这里面没有猫腻,真是鬼才相信。

  陈阁老是太子一党且兴福事件里出了大力,杜阁老向来会和稀泥,平时也乐意送端王人情,常首辅老谋深算势力庞大端王动不了,所以就想把自己先给料理了,在内阁里再安插进一个人?

  也是,恰好宫里还有一个虎视眈眈,因为王瑾思的死而耿耿于怀的、本来就跟端王蛇鼠一窝的荣贤太后呢。

  宋程濡甚至想的比这些还要多,他抬头深深的看了宋楚宜一眼,垂着头似乎在自言自语:“我甚至都觉得太子中毒这件事都是朝着我们宋家来的一把利剑。”

  宋老太太跟宋大老爷悚然而惊,只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瞬间都冒了出来,再将这前因后果一串,都觉得头上罩了一层厚厚的网,随时只待他们往里头钻。

  “恐怕现在太后娘娘已经把矛头指向了我们。”宋楚宜并不留情的分析起了如今形势:“张家这么费劲的跟四姐搭上关系,总不可能真的是为了要给他们的那个庶孙找个平妻吧?那他们为什么要冒着触怒伯府的风险来做这件事?肯定是还有别的目的,四姐说他们还给了信物,信物还是张家四老爷亲自给了云家老太太”

  她一个字没停,一口气说了下去:“祖父、大伯父,若是荣贤太后跟端王真的想趁着这一次进宫把我们整个宋家都一锅端了,恐怕四姐就是这一把刀。”

  可是说穿了也不过就是男女之间的事而已,顶多就是名声听起来不好啊。宋老太太迟疑了一会儿就道:“真的有这么严重?这顶多也就是说咱们家教女不严,被申饬几句吧”

  宋老太爷朝宋楚宜摆了摆手,示意她继续说。

  “不,跟这些都没关系。我只怕这回太子的毒就是端王跟太后手笔。”看着三人都凛然一惊的样子,宋楚宜自己声音也不由染上几分沉重:“然后趁我们进宫的时候,把这事栽赃在我们身上,甚至牵连贵妃娘娘”

  这才像是荣贤太后的作风,除了她自己,谁都是可以随便牺牲的对象。更何况她最后一个亲人就是死在他们手上。

  宋程濡只觉得眉毛猛地跳了一跳,随即就冲宋老太太点了点头:“极有可能。”

  “张家这信物来的实在有些奇怪,他们不给咱们,不老实来跟祖父祖母您们交代,反而跑去云家示好,还给了信物”宋楚宜扯起嘴角冷笑:“就好像四姐不姓宋,姓云似地。”

  那信物是什么宋家一无所知,若是十五日那日进宫真的发生什么,荣贤太后指证宋贵妃给太子下了毒,那云家大可把信物拿出来说这是宋家的东西。

  这还仅仅只是其中一种可能而已。

  宋大老爷握紧了拳头只觉得满心满眼都是愤然:“这样狠毒的心思!竟是要致我们于死地啊!”

  宋程濡怒极反笑,越愤怒反而越是清醒,看来现在是等不到云氏回来再说宋楚蜜的事了。

  他吩咐宋大老爷:“连夜去把四丫头的乳娘拿下,并那两个已经关起来的大丫头一并审。你跟你媳妇亲自去,审问仔细了。事无巨细,凡是关于张家跟云家的事都要问,问个清楚。”

  宋大老爷答应了一声,立即站起身来推门奔入夜色里。

  “小宜,你待会儿去看看你四姐姐。”他直视宋楚宜的眼睛,一字一句都交代的很清晰分明:“告诉她你答应替她说话了,问问她打算怎么帮你避过太后的陷阱,太后又有什么陷阱。”

  他并不担心宋楚宜会得不到宋楚蜜的信任,更不担心她套不出话,以宋楚宜如今琢磨人心的本事,宋楚蜜根本不是对手。

  他自己转过头去看着宋老太太苦笑:“恐怕杀招还是在贵妃娘娘那里。宫里毕竟是太后的地盘,她要是想做什么手脚,轻易得很。”

  可是偏偏宫里的事情他们却插不上手去,宋老太太垂着头,两只手不由自主的紧紧攥着:“那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等死么?!”

  将整个宋家送给荣贤太后跟端王?!

  不!

  宋程濡眼神阴鸷,头一次将杀气表现在脸上,露出个嘲讽至极的冷笑来:“既然他们这么看得起咱们,一次又一次的把主意打到我们头上来,我们也干脆别叫他们失望。”

  就让他们知道知道,兔子急了还咬人的道理。

  “我长宁伯府传承六代到如今,我若是叫它断在了妇人饿狼手里,无面目见地下祖宗。”他站起身负手遥看天上月光,背影决绝。

  看奥运差点看的忘记了更文今天被傅园慧笑哭了。从这一章开始就进入到新分卷啦,进度也会加快,希望大家看的愉快么么哒,爱你们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