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二百章·阴谋
  张家本来就是端王的爪牙,这些年来没少帮端王办事遮掩,这回兴福的事情,上窜下跳的闹的最欢的不就是张阁老吗?

  宋楚宜对心中的那个猜测越发的坚定起来,将声音放的极低极低:“四姐,你说得对。阖家现在能劝上祖父祖母一两句的,恐怕也只有我了。”

  她说完,见宋楚蜜目光陡然聚焦在自己身上,垂下眼睛拍了拍刚才被宋楚蜜撞的生疼的肩膀,又情真意切的问道:“可是,张家的那位公子再好,他也是有家室的人。我实在是怕你过去受委屈且你们又才认识多久?你就敢对他交心?”

  见宋楚宜说的这么恳切,宋楚蜜终于觉得看到了希望,攥着她的手晃了晃:“他是认真的,他已经同我舅舅保证过了,一定会给我一个名分。他父亲也亲自去过我舅舅家里”说到这里,她两颊已然飞红,露出小女儿的娇态来:“他实是真心待我的。只是你也知道我母亲她她写信大骂了我外祖母跟舅舅一顿,还让我死了这条心。祖母跟祖父又急着替我我这才慌了,求到了祖父祖母跟前。”

  她口中的外祖母跟舅舅是云氏的后母跟同父异母的弟弟,云氏对他们尚且有几分保留,可是宋楚蜜居然毫无芥蒂,真不知是养的太不知人间险恶,还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可是想问的宋楚宜基本都问的差不多了,恐怕从宋楚蜜这里也再问不出什么来,她仔细想了想,就又温声问道:“那张家公子跟张家可有给你什么凭证?不然到时候祖父祖母真的答应了你,上门去人家张家却矢口否认,那可怎么办?”

  宋楚蜜舒了一口气,急急忙忙的道:“有的有的,在我外祖母那里。外祖母说我不该拿着的,不然别人若是说我们私相授受”

  宋楚宜拍了拍宋楚蜜的手,露出个恰到好处的叫人放心的微笑来:“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只是你这样私下跑出来也不是办法,宁德院那些婆子们恐怕都要受罚了对了四姐,你怎么跑出来的?黄嬷嬷手下教出来的人,可都不好对付的呀。”

  宋楚蜜放下心来,也就恢复了以往的镇定,略显骄傲的轻哼了一声:“我的乳娘都帮我打点好了”

  她看着宋楚宜,又跟从前一样露出姐姐的样来:“六妹,你跟我又不一样。我好歹是有亲爹亲娘的,你二伯父那个样子你也靠不住。若是你真的在宫里出了什么事,阿琰可怎么办?你听我一句,你帮了我这次,我就告诉你如何避开太后的陷阱,怎么样?”

  过不一会儿,宋楚蜜被赶来的黄嬷嬷等人急匆匆的带走,宋楚宜立在原处看了一会儿,冷着脸毫无表情的吩咐紫云跟青桃:“同我去老太太那里一趟。”

  张家也真算得上是用心狠毒另辟蹊径了,她收拢了绿衣刚替自己披上的披风,加快了脚步。

  她到宁德院的时候恰好同黄嬷嬷是前后脚,听说了是她来了,玉书亲自出来迎,眉宇间带着疲累:“六小姐怎么这么晚了还过来?灯笼打了几盏?可别一不当心给摔了。”

  宋楚宜就知道她肯定是因为宋楚蜜的事受了无妄之灾,轻轻搭了她的手进屋去,声音也轻飘飘的跟羽毛似地:“有急事要找祖母,今晚恐怕你又不能好好睡了,待会儿让玉兰姐姐给你准备一盏龟苓膏,省的明天早上嗓子疼。”

  玉书笑着应了,将帘子掀起来送她进去,自己知机的退出来跟青桃几个一起守在外头稍间里。

  宋老太太正为了宋楚蜜跑了的事情着急得直冒火,见了她来忙招手将她唤道身前,拉了她有些担心:“她跑到你那里去了?没冲撞你?”

  宋楚宜摇了摇头安慰了宋老太太,就目光清亮的盯着宋老太太:“祖母,四姐的事情恐怕真的没那么简单”

  宋老太太目光陡然就沉了下来,点头示意宋楚宜接着说。

  “虽然夜深了,可还是得让祖父跟大伯父一同来一趟。”宋楚宜压低了声音:“我已经叫玉书姐姐带着我那几个丫头守在外头稍间了。”

  这话说的没头没尾,宋老太太却深深的瞧了屋外一眼宋楚蜜居然能避过满屋子密密麻麻的各司其职的丫头婆子跑出去,还真是叫人不得不对宁德院的人起几分警惕心。

  “好。”她拍了拍宋楚宜的手,吩咐刚刚进门的李嬷嬷:“你去外头书房找老太爷跟大老爷,让他们过来一趟。”

  “什么事这样着急?”宋老太爷一进门瞧见宋楚宜也在,不由有些惊讶:“怎的小宜你也在?花园过来可不近,不会是你胆小,又跑回来折腾你祖母吧?”

  大老爷也看着宋楚宜笑:“只是关雎院那里有湖有水,你可得带足了人,当心一脚滑了。”

  宋老太太却笑不出来,她摇了摇头满脸严肃,将今晚宋楚蜜去找宋楚宜的事情说了:“听说是她乳娘使的力,也真是难得一听的稀奇事,我以前倒没领略到她还有这么个厉害的乳娘。”

  把宋楚蜜安置在宁德院就是怕她再生出别的事来,可是今天不过是第一晚,就出了这样的事,她想跑到宋楚宜那里就能跑到宋楚宜那里,若是她想从西角门出府呢?难道也能就这么溜出去?

  宋老太爷牵起嘴角似是冷笑了一声,宋楚蜜之前哭着喊着要上赶着给人家有妇之夫当平妻就已经叫他心头火起,现在添上这么一桩就叫他更是生气。

  “她若是实在待不住,趁着今晚就把她送去家庙修行吧。也不必等她母亲回来了。”他看了宋老太太一眼,冷笑出声:“否则等着等着,只怕她不注意就真的夜奔去了张府呢。”

  宋大老爷原本还想出口的求情就没再说出口。

  多谢大家的打赏跟月票,更新啦,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重要的事说三遍。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