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九十九·心机
  进宫的事实在是叫宋琰出了一身的冷汗,尤其是连晚宴期间舅母跟舅舅都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更是叫他的心忍不住沉了几分。他焦急不安的立在穿堂处愣愣瞧着回形影壁,时不时的抬头往楼上瞧一眼。

  也不知等了多久,终于等到宋楚宜从楼上下来,他飞快的跑上前拉了她的手,带着些不安问她:“姐姐,祖父跟你说了什么?”

  宋楚宜想了想,就干脆问他:“当初五婶的事情,你都知道是我做的,是不是?”

  当时宋玠跟宋楚宾也都先后来打听过消息,可是都被宋老太太三言两语的挡了回去。可是宋琰毕竟是个心思细腻的孩子,那阵子自己频繁进出宋程濡书房,必定叫他察觉了什么。

  宋琰迟疑着点头他向来知道自己姐姐不是表面上瞧上去那么软弱可欺。

  宋楚宜勾起唇微微一笑,低头替他理了理衣裳,道:“如今因为这件事,我惹了些小麻烦。所以太后才叫我进宫去。”

  宋琰挣扎了许久有些害怕,握紧宋楚宜的手隐隐有冷汗渗出:“可是五婶她她是太后娘娘的侄女”

  宋楚宜很欣慰宋琰能想到这一点,她拿出帕子细心的替他将手心擦干,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温和:“所以我说有点小麻烦啊可是阿琰,没有把握的事情姐姐不会做。就算是为了你,我也一定会把自己保全的好好的,你放心。”

  宋琰握着她的手就更紧了些,他仰起头看着姐姐灿若星辰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道:“等我长大,一定替你把这些麻烦通通挡在身后。”

  宋楚宜就笑了,笑的两颊都露出梨涡来,她睁着一双亮的出奇的眼睛眉眼弯弯的看着宋琰:“好,我等着那一天。”

  她想她在菩萨面前许的愿一定会灵验,宋琰不会再跟上一世一样被刻意养废,不会成为宋家的边缘人,更不可能再被糊里糊涂的配阴亲,澳门赌博网站:活生生的被钉进冰冷的棺材里。

  目送着宋琰被簇拥回了楚洲馆,宋楚宜心情大好的穿过拱桥回她的关雎院,只是她还只来得及看青桃抬起手敲门,就被人撞了个趔趄。

  “走路不长眼睛的吗?!”紫云难得的有了脾气,手里一盏明晃晃的灯笼直往来人的面上照:“撞坏了小姐你预备怎么赔?”

  可是等她瞧见了来人是谁,才刚出口的话就又戛然而止,另外半截子狠话也都吞回了肚子里。

  “四四小姐?”她举着灯笼微微侧头去看宋楚宜,满脸都是惊疑不定。

  宋楚蜜?!宋楚宜被赶出来的绿衣扶着,来不及去看被撞的生疼的肩窝,先抬眼趁着灯笼的光去看那个撞了自己的身影。

  青桃也提着灯笼赶了两步凑到她身前,这会子两盏灯笼往那人身上一照,登时将她的形容暴露得清清楚楚。

  宋楚宜有些吃惊的上下看了她一眼,还来不及说话,就被宋楚蜜上赶着抱了个满怀。

  “帮帮我!”宋楚蜜仗着身高优势将宋楚宜圈得紧紧的,生怕她会跑了似地,指甲几乎没穿过衣裳扣进宋楚宜肉里。

  本来该在宁德院的宋楚蜜居然跑了出来,还径直跑来了花园里的关雎院,这决计不可能是巧合。

  宋楚宜沉吟着忍痛朝紫云几个使了个眼色,几个丫头就半是架半是劝的把宋楚宜从宋楚蜜手里扒拉了出来。

  宁德院丫头婆子一大堆,就算是入了夜大部分仆妇都回后街上住处了,也该有层层把守的人才是,宋楚蜜怎么这样轻易的就跑了出来?

  对宋楚宜脸上神情视而不见,宋楚蜜哭成个泪人,死死的攥着她的手求救:“六妹,你帮帮我不然等我娘回来,我就完了!”

  三太太云氏向来气量狭也许有云氏自己也是被后母带大的原因,她向来不怎么知道该怎么跟孩子相处,宋楚蜜从小又是她带大的,因此也沾染了这个毛病。

  就像她的亲事,她认定了宋老太太跟宋老太爷都是因为偏心才不成全她,就死活不肯就范。

  宋楚宜说不准此刻对着宋楚蜜她是什么心态既有对完全相似的上一世的自己的不屑跟恨铁不成钢,又有隐隐的失望。

  张家那个庶子一看就不是个好人,连妻子孩子都有了,还装什么情圣。她不明白这样简单的事情,平常看起来很精明的宋楚蜜竟然会看不清楚。

  她往紫云身后看了一眼,轻轻朝青桃点了点头。青桃会意,转身就跑进了夜色里。

  宋楚蜜面对着宋楚宜,接了宋楚宜的帕子擦了擦脸:“我也实在是没办法了,六妹,你的话老太太老太爷她们都是听的,你帮帮我,我也帮你”

  她声音在这样的夜色里顺着风飘进宋楚宜耳朵里,叫宋楚宜听的有些费劲。

  随即宋楚蜜就拉着她的手往前跨了一步,将嘴贴在宋楚宜耳边轻声道:“小宜,你是要进宫去一趟的。你也晓得因为五婶的事太后恨毒了你跟咱们伯府若你帮我,我就告诉你怎么避过去,怎么样?”

  之前一直飘在宋楚宜脑海里她隐约想抓却又抓不住的东西此刻一下子清晰起来,她侧了头去看宋楚蜜,锁住她的脸缓缓开口:“是张公子告诉你的吗?”

  之前心里隐约的猜测一直找不到一根线串联起来,可是宋楚蜜的这番话却叫她茅塞顿开。张家勾搭上宋楚蜜、太子又中毒、她马上又要进宫,这所有的事情加起来,实在是太巧了。

  她一直没想到,若是荣贤太后的目标不仅仅只是她自己一个呢?虽然宋贵妃将一切都推在了自己头上,可是荣贤太后恐怕不仅仅满足于只杀一个乳臭未干的宋家的女孩儿泄愤,她更想做的,恐怕是让整个宋家替王瑾思陪葬。

  这个猜测将她惊得呆立当场,更叫她觉得毛骨悚然。若真是这样,那这事情可真是有趣了。

  宋楚蜜犹豫再三之后点了点头,她挣扎着不让自己再哭出声来,急切的拉起宋楚宜的手:“你可要相信我,张家哥哥他妹妹投了太后的缘,听说过不多久就要进宫给九公主当伴读了这回你若是帮了我跟张家哥哥,我们也会帮你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