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九十八·退路
  晚间的宴席摆在了楚洲馆,四面穿廊上的灯笼通通亮起来,倒映在水面上化作千万道虹光,伴着鸟语花香,叫人心情也不由跟着舒爽几分。

  崔应书坐在席上,思绪却已经随着水波荡漾出去老远。

  才刚宋楚宜说崔绍庭这个三边总制可以做,若是崔家仍旧想如同前朝时那般当门阀世家,就要握住任何已经到手的砝码。

  一个才九岁的小丫头说出这番话,他本该觉得奇怪的,可是宋家众人甚至包括崔夫人都似乎只觉得理所应当,他心里竟不由得也跟着信服了。

  可是正如宋楚宜所说,一旦开战,就是两国之间的战争。大周虽兵强马壮,可是鞑靼人这些年休养生息下来却也说得上是骁勇善战,且他们还有着天然的地理优势。

  在福建打惯了海战的崔绍庭能否立即适应北边草原的打法,还真是一个未知数。

  “舅舅可以帮我带封信给表舅舅,相信他看了之后自有决断。”宋楚宜那时仰起头看他的表情他至今都还记在脑海里,镇定自若又带着理所应当的自信,让人无法将她真的视作一个孩子看待。

  宋楚宜的脸隐在明亮的灯笼里,长长睫毛覆盖在眼睑处覆下一层阴影。她太清楚崔家没有莽夫,上一世最后被借调到广东崔绍庭尚且能因地制宜一举歼灭海盗,若是能叫他熟悉一下西北地形跟情形,他未必不能成为大周最坚实的堡垒。

  何况如今朝中风起云涌,他们若是不想一直成为别人觊觎拉拢或者是打击的对象,就只能尽快的强大起来。

  崔绍庭若是能把兵部侍郎兼三边总制的位子坐稳了,日后就是崔家的一个保障。

  晚宴过后再略坐了一会儿,宋大老爷跟宋大夫人亲自送了他们出门,回来之后大夫人不免就有些担忧:“眼看着晚饭时间都过了,怎的珏哥儿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以往他们羽林卫纵然出急务也会提前知会的呀”

  “既是上峰找他有事,自然是走不脱,你别担心。”宋大老爷已经听宋程濡说了究竟,虽也存着担惊受怕的心,可却比宋大夫人好上许多,见她仍旧愁眉苦脸的就道:“若是有空闲,你还不如多替珏哥儿操心操心他媳妇儿,眼看着月份越发大了,瞧起来却仍旧瘦弱得厉害。你也替他们夫妻多操点心,毕竟她们年纪小。这可是伯府曾字辈的第一个,金贵着呢。”

  宋大夫人注意力也就被宋大老爷这番话给引向了黎清姿,说话语气都轻快了一些:“说起这个来,大夫说她仍是过瘦了,该好好进补进补。我待会儿过去瞧瞧她。”

  宋程濡却留在楚洲馆没移步子,今次太子出事,他心中着实沉重,看着面上镇定如往常的孙女儿,他想了想就问:“小宜,依你看,若是太子真的出事”

  如果太子真的药石无灵,那宋府又该何去何从?是继续跟着太孙一往无前,还是该投向恭王?

  毕竟,那是除了太子之外皇后仅剩的嫡子了,且又毕竟是已经成年了的藩王,相比起太孙殿下周唯昭的乳臭未干来,他显然更能叫人放心一些。

  宋楚宜垂头看栏杆外边湖里被风吹皱的湖水,大概能猜度到宋程濡此时想法,声音清脆的转头看向宋程濡:“祖父,决定不可下的过早。否则容易给人凉薄寡恩的印象纵然是后来咱们投向了恭王,恐怕恭王也未必能全心再信任咱们。何况,您可记得当初龙虎山天师给太孙殿下批命之时下的结语?”

  这个怎么能忘?当时才五岁,挣扎在生死关头连生死都不能定的周唯昭,只被天师看了一眼,就被断定是有大气运的人。

  而这大气运三个字代表着什么,众人自然都心知肚明。

  后来太孙殿下果真完好无损,且他好转那日,传闻东宫百鸟齐聚,彩云绕月圣上因此将天师之言奉若至宝,果真将周唯昭送去龙虎山做了寄名道士。

  宋程濡若有所思的颔首:“你说得对,这十几年来这三个字几乎已经家喻户晓,谁人心里不认定太孙殿下是日后的他占着祥瑞之名,本身又是正统”

  “而且太孙殿下年纪轻轻,可是太子身后却处处都有他的影子。先前通州他出现,我可不认为是个巧合而已-----在这之前,咱们去志远镖局的时候,他就已经出现过了。说明他早就已经盯着端王很久,可那个时候他分明是刚刚从龙虎山回来没多久”宋楚宜一五一十的分析给宋程濡听:“这样的人,能一眼将我看穿,还能在我不过几句话提示下就把兴福给拉下马,断了端王的一只臂膀。若是能当朋友,就千万别去当他的敌人。”

  何况太子毕竟是建章帝的第一个儿子,周唯昭更是建章帝登上帝位之后第一个孙子,曾经亲手被建章帝抱着去太庙告祖赐名,又占着正统的优势,的确轻易得罪不得。

  宋老太爷忖度了一番如今局势,眯着眼睛负手立在一盏羊角宫灯下低声问道:“小宜你是不是觉得龙虎山能解太子的毒?”

  “就算不能,至少也不至于比现在更糟。”宋楚宜飞快接话:“并且,常首辅既然也不想一脚踩进漩涡,把仕途跟全家压在党争上,自然会闯出一条新的路来。咱们跟在他们后头,也能走许多弯路。退一万步来说,纵然靠不上常首辅,若是崔家能坐稳三边总制的位子,日后也大可松口气了。”

  手握边境几十万大军,的的确确是可以大大的松上一口气。

  既然退路还不止一条,宋老太爷也就不再纠结,缓缓的点了点头,又道:“天色不早了,我瞧阿琰似乎一直在等你,你先去瞧瞧他,待会儿也早些回去休息。我去书房等你大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