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九十七·天网
  午饭过后就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被雨水冲刷过后的植物越显生机。大叶女贞并竹叶上的雨水啪嗒啪嗒往地上低,奏出一曲和谐的乐曲。

  宋老太太瞧了一眼外头枝枝蔓蔓间鲜艳欲滴的花儿,命玉兰关上了窗户。

  “出去守着,谁来也不见。”宋老太太吩咐黄嬷嬷:“若是老大媳妇过来,告诉她晚宴照常摆,舅老爷跟舅夫人都在咱们家用晚饭,让她准备周全些。”

  黄嬷嬷低声应了是,带着玉兰在外头明间做针线,廊上叫几个当值的丫头们守着。

  屋里光线因为窗户的关闭而黯淡下来,崔应书看着宋老太爷有些着急:“怎么回事?按理来说这个节骨眼上不该调动羽林卫的”

  这个节骨眼上,锦衣卫跟羽林卫金吾卫都该好好在皇城守着,严防死守才对。

  崔夫人拧了眉看着丈夫,犹豫一瞬就道:“我出宫之时恰好听见唯昭说,要求圣上让钦天监择日令钦差去龙虎山祈福,莫不是因为这个?”

  宋楚宜眉头一动,紧跟着就察觉出不对来。

  若是周唯昭真的有心去祈福,最好的人选难道不是曾经在龙虎山呆过七八年的他自己?何况以他寄名道士的身份,也更能求的张真人出山才是。

  太子是中毒,既是中毒不是重病,何来祈福一说?恐怕明面上说是祈福是假,暗地里去龙虎山求药才是真。

  可是大张旗鼓的派天使去龙虎山,难道不怕下毒的幕后黑手在中间做什么手脚?

  还是这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不对,以周唯昭这样谨慎得过分的性子,绝不可能做这么大张旗鼓的事,钦差肯定是个幌子,背地里应该会有他的亲信,甚至是他自己另外去龙虎山。

  宋程濡显然也是这样想,他皱着眉头神色很有些严肃:“若羽林卫真是要负起护送钦差的责任,那此行可真是有些凶险”

  宋仁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可他知道事到如今担忧也没有什么用处,只好强忍着心里的不安,打起精神听他们说话。

  崔应书叹息一声似是有些感叹:“太孙殿下他实不像是个只有十二岁的少年。”

  他想起刚知道太子中毒之时,周唯昭就立即下令封宫抓人时脸上的肃杀之气,无端竟觉得有些恐慌。可他本该多年没有恐慌这样丢人的情绪了。

  崔夫人瞧他一眼,再看看宋楚宜,心里不合时宜的起了腹诽-----你面前才九岁的外甥女,也实在不像是个只有九岁的天真幼女啊。

  “小宜,在你梦里,你舅舅怎么样了?”宋老太爷忽然返身来问她,带着些不确定的询问:“你可还记得?”

  宋楚宜诧异的抬头看了一眼崔应书,想起之前崔夫人提过,崔应书决定起复的事情来,不由张口问道:“是舅舅的差事下来了?”

  她又想起上一世因为太子之死而遭了牵连丢官的常首辅,仔细思索一阵之后不等崔应书回答就问:“是首辅大人帮的忙?”

  崔应书俊美的眉眼染上惊诧,为这个小丫头的洞察力吸了一口冷气:“你怎么知道?”

  同宋家一样,混迹官场四十余年心思深沉从不攀附党派的常首辅恐怕也经历了许多不堪其扰的事情,不然当初也不可能主动在宋程濡跟前释放善意,主动说出张阁老做的过分了之类明显带有指向性的话来。

  而既是已经得罪了兴福,又没有投向端王意图的常首辅自然就得跟宋家一样,暂时寻个高枝遮荫,亦或是另外拉拢世家形成自己的势力。

  现在看来,常首辅似乎是在选择后一种,他原本就同兵部上书岑必梁是亲家,门生也遍布朝野,里头像是崔应书这样的世家子弟也有不少,若是都许以重利或者高官,或许还真的未必不能成事。

  宋楚宜深思熟虑过后,并不回答崔应书的提问,转头看着自家祖父问道:“祖父,内阁关于紫荆关守将人选的争论可有了结果?”

  若是她没有猜错,常首辅想拉拢崔氏,必定不止送崔应书一个工部左侍郎的位子,而崔家如今地位最高,却还能再往上提一提而不显得他刻意的人,还有一个。

  紫荆关守将的位子配崔绍庭还是有些低了,陕西、甘肃、大同、宣府宋楚宜总觉得似乎有一张大网,铺天盖地的朝宋家跟崔家网来。

  宋程濡惊异于她这般敏锐,沉着的点了点头:“最后推了杜阁老举荐的、现袭威烈将军爵的卫青书。”他瞥了一眼若有所思的崔应书,又补充道:“可是同时常首辅另外上书圣上,建议重新设置三边总制一职,由福建总兵崔绍庭担任。”

  三边总制!果然来了。

  宋楚宜眯了眯眼睛,叹了口气看着崔应书,又看了看一直沉默不语的宋老太太并崔夫人,语气沉沉的发问:“祖父、舅舅,你们有没有想过,西北可能战事再起?”

  崔应书跟宋老太爷面面相觑,被她这个问题问的就是一呆。

  可是回过神来他们就仔细思索起了这个可能性,鞑靼人若是没有异心,也就不会纵容骑兵入城,更不会勾结兴福了。

  现如今向来在互市上给他们提供便利的兴福死了,澳门赌博网站:大周又摆明了要加强边关防卫对他们严防死守,那么向来紧缺物资的鞑靼人会怎么样?

  他们如今反正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又已经将周围其他几个部落打的服服帖帖的俯首称臣,恰好趁着冬天无法放牧而对大周的边境群起攻之。

  这在往年也年年都有,可是他们都只是抢些东西也就罢了,可今年却确实有所不同-----尝到了紫荆关跟通州的甜头,这群亡命之徒还真的有可能野心膨胀,不知天高地厚的对大周下手。

  而若是战事一起,作为三边总制的崔绍庭,当仁不让的要上战场。

  多谢月之天、书友1605291915、呦丶香飘飘仅此、marlina的平安符,好开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