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九十五·用心
  内阁有意叫崔应书接任工部左侍郎兼尚宝司少卿的事镇南王府也听闻了些消息,澳门赌博网站:镇南王妃因为袁虹跟叶景川都能免于责难而觉得开心,此时听了这个消息也只是笑了笑,亲自端了杯茶递给镇南王,颇为感叹:“这绕来绕去的,那个小丫头竟好似是最灵光的人。不仅叫长宁伯府置身事外不叫人生疑,还给自己外家添了这样的喜事”

  镇南王端起来啜了一口就放下,闻言向来严肃的脸上也不禁有了丝笑意:“能制的住你那个宝贝儿子,还叫他心甘情愿来来回回跑腿的小丫头,能是什么蠢人?”

  这是又取笑起了叶景川去教训沈清让,回来还直嚷嚷着要去长宁伯府的事情了。镇南王妃也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不由就开口替自己儿子说起话来:“说的好似是我一个人的儿子,你不也纵着他?”

  幸亏叶景川虽然想一出是一出,有少年人的天真跟侠气,却不是一味的好勇斗狠的人。这回居然还耍了陈襄跟兴安,抓了史同舟又去找岑必梁。

  镇南王妃含着自豪的笑看向镇南王:“况且他一没养成纨绔,二还精忠报国,我为什么不宝贝他?”

  镇南王脸上的笑意却渐渐的淡了,他望了一眼桌上公文,忽而叹了声气。

  叶景川的确是没养成纨绔且一腔热血,可是却终究还是少年心性。这次通州一事若是没有太孙殿下跟那个小丫头转圜,他就算是有十条命也不够丢的。

  “他一心想要上战场,你也舍得?”他认真盯着镇南王妃,又加重了语气重复一遍:“这回紫荆关一事虽有兴福跟史同舟手笔,却也说明景川他毕竟年少资历浅,又经不得激。你放心让你的宝贝儿子上战场去?”

  福建跟沿海一带倭患频繁,跟守关这样的事比起来可更加凶险,真刀实枪是免不了的。经过紫荆关一事之后,镇南王倒是真的起了几分送叶景川去历练的意思。

  镇南王妃咬了咬唇,片刻后就下了决心:“他在举业一道上毫无兴趣,若是不走这条路,可不就要庸庸碌碌过这一辈子了?爵位是他大哥的,他若是不勤勉奋进自己拼出一条路来,咱们能护着他一辈子?”

  也正因为这样的考虑,她才舍得同意将叶景川送去跟袁虹守城。

  镇南王妃这番话同镇南王正好想到了一起,他欣赏的瞧着妻子,半响后才点了点头:“既是这么说,那就遂了他的心意吧。能不能出这个头,就要看他自己了。”

  虽然舍得让儿子出去建功立业,可是镇南王妃也不忍心他真的从个小兵小卒做起,闻言就有些着急:“先前咱们不是说好了,若是真要去福建参军,就先去跟崔绍庭吱个声吗?”

  崔绍庭毕竟是福建总督,不客气的说正是福建的土大王,若是能在他底下寻个差事做,出头也更快些啊。

  “说是要说,只是人走茶凉,崔绍庭很快怕就要高升,之后他的话在福建还有没有用,就不知道了。”镇南王咳嗽一声,见镇南王妃似有些诧异,就叹气道:“这回紫荆关的事情闹的实在太大,圣上他虽然素来不喜战事,可是人家都骑在头上撒野了还不生气就又是另外一回事。紫荆关如此,由此及彼,很容易就叫圣上对西北其他关卡也生疑心。若是我所料不错,时隔三十年,又要新出一位三边总制了。”

  三十年前威震四方的三边总制还正是先代的镇南王。

  如今朝中武将算过去,能打仗又能带兵,还出身正统武进士的,也就只有一个崔绍庭了。因此内阁当初一露风声,镇南王就立即顺着风嗅到了味道,摸到了人选的边。

  镇南王妃听得有些疑惑,可是崔绍庭即将出任三边总制她还是听了出来的,不由有些吃惊。若真是如此,那崔家可就又要水涨船高了。

  “不管怎么样,这回确实多亏了长宁伯府那个小丫头。”镇南王妃定了定神,略一思索就道:“她帮咱们这么多,咱们也不好什么都不表示。太后那关虽难过,可好歹咱们也不是半点帮不上忙的不如明天我带着景川过府去瞧瞧,顺道也去看看她们家大少奶奶。”

  帮忙这档子事,讲究的就是有来有往,一来二去的双方的关系也就越发的亲近了。

  且不说日后叶景川在福建还需要崔家照拂,就算只是为了同长宁伯府交好,也确实有必要多走动亲近。

  镇南王妃含着些疑问去瞧镇南王,问他:“我想去求求公主若是十五那也在宫里,兴许能帮上些忙呢?”

  荣成公主虽然辟府另居,可是也三不五时就来王府小住,她毕竟是得了圣上亲口允诺说是要当叶家宗妇的,为了叶家的事去求她,想必她也不至于拒绝。

  镇南王觉得此举未免有些多余,虽然荣成公主确实是皇后亲女,可是宋家那边也有一个与圣上情分极深的端慧郡主,荣成公主能帮得上的,端慧郡主未必就帮不上。

  可是好歹这也是一个态度,他想了想,点头应了。

  他想的比镇南王妃却又更复杂些,眼下形势,宋家虽有心靠向太子,可是做的却并不明显,且随时都能放手站稳。

  可镇南王府却因为荣成公主,早已跟太子绑在了一起动弹不得。

  景川这个小子这样着急宋六小姐,宋六小姐身后又有个似庞然大物的崔氏,若是跟伯府加深往来,日后真的能成儿女亲家,那太子跟镇南王府,自是又添一层保障。

  他们说了一会儿话,就听外头说是驸马来了,不由对视一眼都有些吃惊叶景宽这个时候向来都是在都尉府办公的,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叶景宽倒是并不拐弯抹角,匆匆请安之后就言简意赅的道:“太子殿下病重”

  镇南王早前自己也得了这个消息,闻言还以为是太医会诊有了结果,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一瞬不瞬的盯着儿子。

  又停电简直生无可恋,不远处的中医院都有电的啊啊啊啊啊啊好烦。

  另外多谢馨雨15383213、风度翩翩薄、蛋奶小星星还有紫璃的平安符,好久没有打赏啦,爱你们么么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