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九十四·疑虑
  崔应书这边跟宋老太爷谈的事情却比内宅的这些曲曲折折复杂的多了,他蹙着眉头在纸上写了一个人的名字递给宋老太爷,声音仍旧古板无波:“座师他想将崔绍庭调去紫荆关。”

  他的恩师正是内阁首辅常首辅,也正因为中间还有这一层关系,宋程濡当初才敢将密信交给常首辅。

  屋里众人反应不一,宋珏年轻,最沉不住气,忍不住嗤笑了一声:“让一个堂堂的福建总督去紫荆关当个守将?”

  就只是为了安插自己人?可是这无疑是将人的实权给一下子缩小了不知几多,不是摆明了得罪崔家吗?崔家又不傻,怎么会不知道福建总督跟一个守将究竟孰轻孰重?

  宋仁却比他想的又更多一些,常首辅的确是将崔应书当做了自己人内阁已经下了公文,令崔应书领工部左侍郎兼宝司少卿的差事,这两样可都是肥差,特别是宝司少卿,多少人排着队等着要这个位子?恐怕比吏部文选司跟考功司还要炙手可热既然常首辅想要靠拢崔家,自然不可能让崔绍庭放弃大实权去屈尊当个守将

  宋程濡将手里纸条烧了,面不改色的扬了扬下巴:“这回兵部侍郎因为兴福的事情遭了牵连落了马,常首辅是想崔绍庭他任兵部书,兼任三边总制。”

  三边总制!宋仁跟宋珏对视一眼,皆不由自主张大了嘴巴。

  崔绍庭在福建抗倭颇有成效,近十二年来不说毫无败绩,却也战功赫赫斩首无数,在军中早有威名。

  在张阁老跟陈阁老为了紫荆关人选纠缠不休的时候,常首辅却单刀直入竟然定下了三边总制!

  宋程濡看着也朝他看过来的崔应书,坦然的盯着他的眼睛:“你如何想?”

  原本他同崔应书商量过,在吏部给他留个位子,可现在常首辅却让他去工部,工部虽然比其他五部听起来轻松些,可实际上却也一点都不简单。

  通州遭了鞑靼暴兵破坏也急需重修,更别提明年围猎之事还有各府县报上来的河道府仓这里面的学问门道多不胜数,加上他还要兼任宝司少卿,就更是引人注目。

  崔应书沉吟了半响,终于点了点头:“工部之事可应,至于绍庭他在福建抗倭已经颇有成效,想必已经足够担的上这个位子了。”

  几个经历几朝的世家中,崔家已经蛰伏的够久,确实是时候再出出头否则如商丘沈家那样被连消带打得几乎消亡的也不是没有。

  如今崔应书肯来跟他们宋家通气,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宋程濡咽下心中担忧,忽然问他:“这次太子”

  “是中毒。”崔应书言简意赅,澳门赌博网站:将声音压得极低:“如今已经性命垂危,只靠太医们群策群力的吊着一口气。”

  这回纵然沉稳如宋程濡也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重复道:“中毒?!”

  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又会不会跟宋楚宜梦里说的那样,是跟西北那边的事情有关系?不,应该说是会不会就是端王看着兴福不行了,所以下的手?

  想到这里,宋程濡忽然觉得有必要叮嘱崔应书:“西北总督章天鹤也是新官上任不久,此前还差点因为军饷而被兵变现在紫荆关一事突发,恐怕甘肃、陕西那边也是局势不稳,绍庭他若是真的要去,还得做足准备才行。”

  恐怕也正是因为那边局势不稳,常首辅才会想到让治军有方的崔绍庭走马上任。

  见崔应书似乎有些漫不经心,宋程濡就知道他并没领会自己的意思,指节敲在桌上发出清脆响声:“凤鸣,看来你还不如十三娘了解小宜啊。”

  崔应书说起太子中毒,宋程濡就已经将崔夫人的来意猜的七七八八,定然是想来问问小宜,对太子中毒一事可有什么记忆。

  崔应书不明白话题为何直接从天下大事跳到了自己外甥女身上,略显茫然的抬头看了看都笑的一脸自豪的宋家三代人。

  “太子中毒,十三娘必定心急如焚,此时为何不守在东宫或者清宁殿,却偏偏来找小宜,你就不好奇是为什么?”宋程濡见他若有所悟,就忽而发笑:“原来你竟不知。”

  崔应书倒是真的不知道,他虽然待宋楚宜跟宋琰都如同亲生,可是接触的却并不如他的夫人崔夫人多,进京之后为了差事更是一直在忙,许多事崔夫人告诉了他也就知道,不告诉他的他就真是两眼一抹黑了。

  可是如今见宋程濡这么说,他也想起其中关节来当时不仅是自己的夫人,就连太孙殿下焦急一阵之后也提起过小宜名字

  他从前只当小宜天性聪颖,可是现在想来,崔家倾尽家族之力也未能查实的涟漪她们的下落,可是最后涟漪竟被一个小孩找了出来,不仅如此,她竟然还能一手查明崔氏去世真相,干脆利落的揪出李氏、将所有证据握在手里砸的李家不得不低头

  现在想来,他们除了替他出面将事情摊开在宋家,竟好似并没做什么事!

  宋程濡见他似乎已经想通,就招呼他去用饭:“想必她们等的急了,丫头们已经来催了三四次。不如咱们先去用饭,用完了饭再商量也不迟。”

  宋仁跟宋珏也忙起身,宋仁同崔应书少年相识,此时也不由取笑:“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副样子,想着事情就忘了吃饭。”

  崔应书心中疑虑更甚,不明白为何崔夫人明明知道小宜聪明得比常人甚多,却并不跟自己提起。可是此刻身处宋家,而且又有太子中毒一事压在头顶、崔家的前程将来,他也不好问什么,只是心里却不免对这事上了心。想着待会儿要先去问问自己那个狡猾得如同小狐狸的外甥女,看看她究竟有多聪明,能让她这个眼高于顶的祖父也高看一眼。

  推一本最近在追的灵异文,也是我之前有推过的鬼生意之孟婆酒吧,没小三不狗血,认认真真写灵异。有好这一口的可以去找来看哦

  另外么么哒爱你们,我过几天开始就要还债三更了,求订阅求订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