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九十三·复杂
  只可惜她这回却真的是爱莫能助,她能一路披荆斩棘走到现在,靠的无非就是上一世那三十余年磋磨间得来的智慧跟经验,可太子殿下的死偏偏是她到如今也未曾参详透彻的谜。她重生一世,改变了许多人的命途,宋珏未死,羽林卫那些勋贵的少爷们也都好好的活着,甚至连太子也仍旧存活于世。

  何况,太子身边还有一个她更加琢磨不透的、前途未定的周唯昭呢。

  这一世已经同上一世有了极大区别,已经不是她能看着人就知她前程往事及将来命运的时候了。

  皇后娘娘多年不与太后娘娘见面避免冲突,如今为了见她居然愿意出面与太后娘娘虚已委蛇,足可见太子此刻情况不妙。

  可是若是她什么都不知道,不能拿出叫皇后娘娘跟太孙满意的答案,那她这次进宫会不会真的是有去无回了?

  不一会儿玉兰等人就先后寻过来,说是午宴已经摆好了,叫她们去用饭。

  崔夫人也就收拾好了情绪,虽然这一趟来并没问出什么,可是她既是打探到了些消息,就不能不跟宋老太太通个气,好叫她们进宫的时候谨慎一些,也少生些事。

  宋老太太正盯着宋琰喝开胃汤,见了宋楚宜跟崔夫人忙叫她们也喝一碗:“近日孩子们都犯了秋乏,事先让她们喝些开胃汤,也好叫她们中午能多吃些东西。”

  崔夫人笑着点了头,见屏风那头还仍没动静,就猜到男人们大概都还在书房没进后院,估摸着时间还有余,她笑着接了汤放在桌上,轻声说道:“老太太,太后娘娘那里怕是不怎么好应付”

  崔夫人近来多有出入宫廷,应该也是听见了什么风声才会如此说,宋老太太明了的点头,眼神示意宋楚宜带着宋琰暂避,自己也放了手里的碗。

  等宋楚宜跟宋琰都出门去了,她才若有所思的道:“原先我与老太爷也担忧过这个事,到后来也没想出什么好法子。可是现如今太子中毒恐怕太后未必有心思跟小宜她一般见识吧?”

  “太子因为病重一直足不出户呆在东宫,此番中毒的确只有可能是宫里出了问题。可帝后都忙着为此事头疼,恐怕正好就遂了太后心意。”崔夫人这样说着,看宋老太太面色突变,就又拿话安慰她:“可是咱们都知道,小宜她不是一般的孩子之前在通州的时候太孙殿下就知道她身上有些特殊,老太太您也别瞒我,我也晓得这孩子能梦见前世今生的事”

  崔夫人说到这里,宋老太太的心里大概就已经有了底,不由目光灼灼的朝崔夫人望过去。太子中毒,莫非皇后她们还想从小宜身上知道些什么不成?

  之前她们就已经料到宋楚宜多智的名声传出去未必有好处,只会徒添烦扰,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崔夫人紧跟着说下去:“这对小宜来说未必就是坏事。”她像是能洞悉宋老太太此刻的想法,略斟酌了一会儿就道:“我知道伯府有心靠向太子既是本就有心,又何必担心皇后娘娘?她出面,既能让小宜躲过太后娘娘,也能叫宫里的贵妃安心,不是一举两得?”

  宋老太太沉吟着没有说话,崔夫人就往身后叫出个十二三岁的丫头来,笑着道:“虽然人小了些,却是宫里呆过三四年了的,对宫里的情形多少熟悉些。小宜身边红玉没了,我想着干脆给她补上一个。”

  宋老太太瞧了一眼,见那丫头面貌清秀形容端正,进退看着也是有规矩的,便点了点头:“刚愁着从哪里去给她找一个合心意的,既是你这个当舅母的疼她想着,自然是好的。叫什么名字?”

  宋琰是个感觉很细腻的孩子,两次崔夫人都忽略他,叫他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看着若有所失的宋楚宜走在前头,他忽然觉得有些心慌。

  秋日暖阳透过宁德院的竹叶缝隙洒在她身上,将她周遭都笼上一层金色,宋琰上前几步拉住她的手,仰起头看她:“姐姐舅母是不是为了你进宫的事情来的?”

  宋琰的洞察力时常令宋楚宜都觉得心惊,也叫她觉得烦恼宋琰的年纪实在是太小了,而且或许是出于当姐姐的私心,她总希望宋琰能无忧无虑的活着,可是事实又每每让她碰壁活的太天真的人是很容易就倒霉的。若是她真的把宋琰养成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天真少年,反而是在害他。

  可是今日之事明显错综复杂,不适宜叫宋琰知道

  她正迟疑间,就听见石径上忽然钻出一个小小身影,直直的朝她们这个方向跑过来。

  “是五弟?”宋琰抓紧了宋楚宜的手,有些疑惑的朝她望过去:“五弟怎么没跟着四姐一起过来?”

  因为三太太跟着三老爷去了任上,宋玥格外的黏宋楚蜜,两姐弟之间就跟他与自己六姐一样亲密无间,称得上形影不离。

  宋楚宜眉头一皱,瞧见宋玥脸上似有泪痕,忙低头嘱咐宋琰拦住他:“快拦住他,此刻老太太正跟咱们舅母说话,他这么冒失的闯进去肯定要挨骂的。”

  况且看看时辰,宋老太爷也很快就要领着崔应书来入席了,若是此时碰见宋玥闹出宋楚蜜的事情来,可真是大大的不妙。

  宋琰向来听宋楚宜的话,现在听宋楚宜这么说,自然没有二话,迎面拦住了哭着要进院子的宋玥,皱眉喝道:“五弟,祖母正见客呢!”

  宋家子弟们向来讲究长幼有序,宋玥见了宋琰跟宋楚宜就不敢再闹,可是仍旧忍不住哭:“可是四姐她”

  宋楚宜看了一眼周围垂头装听不见的小丫头们,忙道:“六姐要搬去关雎院了,祖母闷的很,叫了四姐来陪她住几天解闷,瞧你哭的跟花猫似地。”

  宋玥知道宋楚宜向来在宋老太太跟前受宠,听她这么说就半信半疑的擦了擦眼泪:“真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