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九十·耻辱
  宋老太太年纪大了,并不想在这样的事情上跟一个脑筋不清楚的孙女儿再纠缠。因为现在哪怕她们说破了嘴巴,在宋楚蜜心里他们也只是阻挡她奔向幸福道路的恶人。

  可是宋家不可能成全她,不管是为了她的将来还是为了伯府的名声,都绝对不能!把伯府的千金、现任内阁阁老、吏部尚书的孙女送给另一个内阁阁老的孙子当平妻,京城的人会怎么看他们伯府?圣上又会怎么想?!太子又会怎么想?!

  刚刚跟太子那边投诚示好,转头就把孙女嫁给了端王一党,而且还是送去给人当平妻,刚好又是在太子病重的时候,难免不叫太子一党的人觉得他们朝秦暮楚两面三刀。

  宋楚蜜尖叫着不肯服软,她看了一眼坐在一旁安静得像是不存在的宋楚宜,眼里忽然露出奇怪的情绪来,紧跟着她就爬了几步抱住了宋老太太的腿:“祖母!您的孙女儿不止只有小六儿一个,我也是!您能为了她把二伯母把二伯母跟八妹妹都逼得死的死走的走,为什么就不能为了我仁慈一回呢?我只是想嫁个自己喜欢的人而已,当初姑姑还是嫡长女加独女,一样也可以自己”

  “我说了不要再提你姑姑!”宋老太太听她越说越不像话,只觉得她字字句句都在影射自己不会教女儿,头疼不已的叫黄嬷嬷把她拉起来,叹了一口气平息了一会儿怒气,就语重心长的道:“这些事我原本想叫你母亲回来同你说,觉得这样你可能更听得进去。可是现在看来,你好像是误会了我的意思。你姑姑的确是自己挑的夫婿,可是结果呢?结果她总共也才回过京城多少次?你那表妹你可曾见过一面?!你姑父除了三年回京一次述职,何时来过咱们家?!这样的人,在你眼里就是良人了?”

  更别提那个张家的少爷已经有了妻子居然还勾三搭四,品行这两个字上就有大问题。

  宋家经过宋楚宣的事情之后,给孩子们挑夫婿的时候又更严格了一层,不仅上门查人家,连男孩子们素日的风评跟功课也都要问问,可是这样精挑细选出来的好好的干净富贵的男孩儿不要,澳门赌博网站:非得当那卓文君宋老太太看着宋楚蜜,满心满眼都是失望,此刻忽然觉得宋楚宾那样懦弱文秀反而是件好事,至少不会跟宋楚蜜一样想一出是一出,胆子还大的叫人吃惊。

  可惜昏了头的宋楚蜜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她将头摇了再摇,死咬着就是不肯松口:“不是的,他跟姑父不一样”

  翻来覆去说的就是这样的话,宋程濡并没耐心再听她说下去,板着脸让宋老太太将她呆下去:“她母亲还没回来,先把人放在你这里。”

  宋老太太立即就明白了宋老太爷的意思-----怕她想办法又跟那个什么张家的公子联系上。只是她还是不禁有些疑惑,宋家的这些姑娘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平时也难得出门,究竟是何时碰上的什么张家公子?

  她看了宋大夫人一眼,宋大夫人就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是该审问审问宋楚蜜身边的人了,她就不信宋楚蜜身边的贴身丫头们会对她的这些动作一无所知。

  等宋大夫人转身跟紫薇一同出了门,宋老太太就低头看了看宋楚蜜,又拉了宋楚宜的手:“原先还说等觐见完太后再叫你搬出去,现在只能提前了。”

  宁德院虽然还有碧纱厨,可宋老太太不耐烦听宋楚蜜日后天天哭喊,还是想把她安置在小抱厦内。

  刚好那边宋楚宜的院子跟宋琰的院子都已经布置得差不多了,瞧瞧日子搬进去也好。

  宋楚蜜听出宋老太太是想把宋楚宜的小抱厦挪给自己住,眼泪就掉的更凶了-----这是想把自己看起来呢,根本就没想过要成全她。才刚老太太的话在她听来又敷衍又表面,她根本就听不进去,宋老太爷更是从头到尾一副冷淡样子她想到此刻宋老太爷跟宋老太太心里必定是觉得她辱没了宋家的门风,不禁更加委屈,她跟张家哥哥只是发乎情止乎礼,断然没有做过让宋家丢脸的事,可是祖父祖母却连听也不想听一听。

  她跪在地上默默垂泪,宋楚宜看的难受偏偏又没有立场开口说话,干脆就跟宋老太爷跟宋老太太告辞出去:“祖父祖母,才刚阿琰说想吃许嬷嬷做的荷花酥,我给他送去吧,恰好也能带他去瞧瞧新院子。”

  宋老太爷跟宋老太太都点头答应,宋楚宜就垂着头出了门。

  外头竹影摇曳秋光正好,微凉的天气徒添几分舒适,可宋楚宜却只觉得两只手都冰凉的厉害-----她恰好瞧见了宋大夫人令金嬷嬷跟邱嬷嬷把宋楚蜜的两个大丫头给架了往外走,神情冰冷严肃,两个丫头都惊得脸色煞白眼中含泪。

  主子犯的错,往往要底下人给她承担更大的后果。

  上一世的她也是这样,害了多少丫头嬷嬷们?

  青桃叹了声气禁不住摇头叹息:“这几日玉珊跟玉燕还能好过些,等三太太回来了,才是她们遭殃的时候”

  三太太云氏向来喜欢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何况是这种关乎女儿一生的名节跟幸福的大事,一定会迁怒到两个大丫头身上,到时候玉珊跟玉燕两个,就算不死都得脱层皮。何况以三太太的心胸,断然不肯只扒拉她们一层皮的,恐怕连她们的老子娘都要受牵连。

  这就是没跟一个脑子清楚的主子的下场,要是主子做了什么错事,首当其冲的就是她们。青桃不禁有些兔死狐悲,摇了摇头情绪有些低落又有些庆幸,幸好宋楚宜是个靠得住的而且脑筋清醒的。

  “你去叫那些小丫头们嘴巴紧些。”宋楚宜瞧着那些三三两两聚成一堆的小丫头们,禁不住摇头:“省的到时候惹祸上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