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八十九·自主
  宋老太太瞥了安安静静立着的宋楚宜一眼,蹙了蹙眉不禁更有些不满。

  同样都是孙女,宋楚宜就能乖巧懂事的让人心疼,宋楚蜜却不仅不知好歹,而且还能说的出非君不嫁的话来。

  当年宋琳琅虽然也闹着要自己挑夫婿,可也没这么明目张胆的闹着喊着要嫁人的,那也是私下里背人悄悄提的,可没跟宋楚蜜这样似地恨不得闹的人尽皆知。

  宋大夫人目光也沉沉的,她自问因为女儿的事而对府里这些姑娘们的亲事都格外的上心,挑人也都是亲自过了眼,找了人上门查了人家的,断断没有敷衍了事,可是眼前的这个侄女之前横挑鼻子竖挑眼也就罢了,此刻更是哭着喊着说是已经有了意中人将她的一番苦心全都抛在了爪哇国,真是叫人难以下台。

  “你学了这么多年的规矩,都学到了哪里?”宋老太太直到将宋楚蜜看的不哭了,澳门赌博网站:才冷淡的冷笑了一声:“长辈说话的时候,哪里有你插嘴的地方?更别提还口口声声说出刚才那些不知所云的话来,我记得你已经跟着那些宫里出来的姑姑学了不短时日,竟然一点东西都没学到?”

  宋楚蜜抹着眼泪看上首坐着的面无表情的宋老太爷,再看看脸色略显阴沉的宋老太太,终究没敢再跟之前似地哭出声来。

  她知道宋老太爷跟宋老太太又不一样,他最重视家风名声,若是她再不顾脸面一味哭喊,宋老太爷可不一定会做出什么事来。

  “老太太”她才开口喊了一声,眼泪就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我听说以前姑妈她也是自己挑中的姑父祖父祖母,我也只是想嫁个自己喜欢的人”

  一句话把宋老太太说的脸都灰了,让女儿自己挑了夫婿,由着女儿的性子来,让她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一直都是她心中的隐痛,现在宋楚蜜拿宋琳琅来做例子,真是叫她再也忍不住心中愤怒,失声道:“给我闭嘴!”

  宋楚蜜被宋老太太这么一吼,真的吓得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只是她的眼泪却忍不住掉的更凶了-----她又没有说错,姑姑本来就是自己挑选的丈夫啊,现在姑父在青州好歹也是个知府,姑母也有了诰命,这有什么不好的?

  宋大夫人叹了口气,小心的瞧了一眼宋老太太跟宋老太爷的脸色,才转头去看着这个闹的人头疼的侄女:“你年纪小,不知道婚姻这两个字里处处都有学问祖母跟大伯母总不会害你们,再者,纵然你不相信我们的眼光,也总该信你母亲吧?今天这人选都是你母亲选过了的”

  “我不知道这门学问,却知道两情相悦的道理”宋楚蜜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声音猛地拔高许多:“若是叫我与那些连面也不曾见过几次的人生活在一起,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算了”

  宋老太太扯了扯嘴角,与宋老太爷对视了一眼,都看见了对方难看的脸色。

  “那你倒是先说说,谁是你口中的那个,所谓两情相悦的人?”宋老太爷握住了宋老太太的手,略显平静过头的吐出一句话。

  按理来说,这个事就不该叫宋楚宜这样的小姑娘听,可是屋里众人都知道宋楚宜不同于一般的小姑娘,因此也就都自动忽略了这一点。

  宋老太太伸手朝宋楚宜招了招,将她拉在身边坐着,脸色并没有缓和一些。

  宋楚蜜咬了咬嘴唇似乎很是犹豫,迟疑半响终于还是吐了口:“是是张家的哥哥”

  张家?!屋里众人一时都蹙起了眉头,许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家里有来往的姓张的倒是有好几家,可是论起来最近常见的

  大夫人忽的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去看宋楚蜜,迟疑得连声音都有些颤:“你该不会是说张阁老家的那位”她看宋楚蜜并没有反驳,更是惊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了下来:“可是他都已经娶妻了呀!”

  张家跟三太太的娘家有远亲,因着都是在京城里住着,双方长辈又都有意,因此一来二去重新又搭上了关系,且关系向来不错。

  可是就算是张家的孙子辈,也全部都已经娶妻了啊!

  宋楚宜至此也终于目露惊异的看向了宋楚蜜,手心已经起了黏腻的一层冷汗。

  宋楚蜜是个尚未经事的小姑娘,可是张家那些人可不是,尤其是张家的那些公子哥们,都已经娶妻了,怎么可能不知道勾搭一个伯府的千金意味着什么?!除非他们是早有预谋甚至是另有目的!

  宋老太太已经控制不住自己脸上的冷笑,愤愤的扬手就夺了茶杯兜头兜脑的砸在了宋楚蜜的身上:“你有没有脑子?!你知不知道这话传出去你日后就毁了?!”

  宋老太爷也没想到这个孙女竟然这么惊世骇俗,一时只觉得脑子都嗡嗡嗡的响,他跟宋楚宜想到了一起,张家那帮人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山野莽夫,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来招惹长宁伯府的姑娘,肯定是有什么目的。

  宋楚蜜咬着帕子终于似是有些惭愧了,只是她仍旧咬着牙壮着胆子忍着身上的疼,哭道:“他并不肯让我做妾的,说了会娶我当平妻”

  可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哪有什么真的娶平妻的?!

  宋楚宜忽然觉得眼前的宋楚蜜可怜又可悲,像是透过她看见了上一世的自己,应该也是这么无理取闹不要脸面尊严的一副惹人生厌的脸孔。

  宋楚蜜以为自己遇上了真心待她的良人,却不知旁人看来她只是走火入魔轻浮得都丢了脸面跟尊严

  众人都被宋楚蜜这番话惊得呆立当场,大夫人更是几次张口欲言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宋老太太已经不想再跟宋楚蜜说话,她转过头去瞧着大夫人,忍住了心中怒火:“去封信,叫老三家的回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