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八十八·艰难
  宋楚宜就不由得又想起上一世太子身亡之后的事情来恭王跟端王闹的不可开交,在灵堂上一个赛一个的哭的撕心裂肺,为了皇位争得头破血流。宋家跟很多勋贵都成了牺牲品,然后过不多久,赶回来奔丧的太孙殿下就死在了回京的路上

  之后太子妃因悲伤过度也郁郁而终,连皇后也受了不小的打击,自此身体一落千丈不复从前。她人生的一系列悲剧,好像就是从太子去世之后开始的额际渐渐渗出冷汗,将她的额发汗湿了黏在额头上,她将双手握成拳,指甲陷入肉里,才慢慢的恢复了冷静。

  宋老太太说得对,现在的情况确实同上一世的不一样宋珏还好好的,宋家也安安稳稳的有惊无险的立着。

  最重要的,是太孙殿下周唯昭,上一世原本都已经该入黄泉的人了,如今也还好好的活着。她为什么要怕?她可以将一切都改变的,不仅包括宋家,也包括宋琰跟她自己

  只是太子若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的,周唯昭毕竟也才十二岁很难说他能不能应付的过来那些叔叔们。

  这样一来,原先宋家想要走的路,就显得格外艰难了。毕竟投靠一个已经当了十余年太子的人跟投靠一个才十二岁的小男孩是截然不同的。

  宋程濡眼看着她脸色发白,神情也不由有些沉重,叹了口气就道:“只希望太子能平安无事,否则光凭太孙恐怕是应付不过来啊。”

  宋老太太心思也沉重的很,可太子的生死也不是她能决定的,因此也就转头说起别的话来:“陈姑娘把小宜叫去,是想求她让我放她出去庄子上养着在我们家里虽然好,可仔细想想确实不如去庄子上休养来的自在,既然她这么提了,我也就打算成全她。”

  如今苏家的事已经告一段落,苏家的人若无意外,这回也得被陈襄剥去一层皮,除去陈襄还叫人有些顾虑,确实没什么好担忧的。

  宋程濡听见宋老太太这么说,想了想也点头同意:“既是如此,问问她想去哪儿,尽量按照她的心意行事吧。只是有一点,地方还是要找清静些的,咱们府里也得跟去些护卫。否则她一个小姑娘,哪里能那么轻易就安身立命?”

  陈锦心终究是千金小姐,虽说经历过后宅的折磨经历,可是对这世情却是一无所知。这世道对女子多有苛刻,一个适龄女子单身过日子,若是没有足够的力量支撑,随时都能被人生吞活剥。

  当然,另一层原因也是因为要对苏老太太跟陈君安夫妇负责,毕竟他们把陈锦心交给了伯府,伯府既然承诺了,就应该要护她周全。

  这些宋老太太都已经考虑到了,闻言温和的点头:“是,会让咱们伯府信得过的人跟去。小丫头说想要去江南,只怕也是受了父母的影响,可是江南毕竟太远了一些,咱们也不能经常去瞧我私心是想着,通州那边也不错,那边又多温泉,对她将养也有好处。咱们得了空也好常常去看看她。一个小姑娘,真要她出去开门立户,怎么可能?”

  而且在眼皮子底下,日后若真是一不小心陈襄想起这笔回头账来,他们也能及时察觉。

  “决定了就亲自去同她提提。”宋老太爷也觉得陈锦心可怜,提起她的时候语气格外温和:“她这个孩子多心敏感,免得到时候以为咱们不满了,让她又提心吊胆的,这样对她身子也不好。到时候决定要搬了,让老大媳妇去操持。”

  不一会儿大夫人进来同他们商量起了宋楚蜜的事情来,宋楚宜不好再继续听,告辞出来。宋楚蜜已经十五了,眼看着就要及笄,婚事已经迫在眉睫,只是宋大夫人跟宋三太太都拟了不少人选,也收了不少人家的名帖,却都定不下来。

  这定不下来的原因倒也不因为伯府跟三太太夫妻的要求高,纯粹是因为宋楚蜜瞧不上。近些日子因为这事宋老太太隐隐的已经显露出了不悦来宋琳琅倒是自己选的夫婿,可是结果如何?宋老太太恐怕真是害怕极了宋家再出一个宋琳琅来。

  不知道这回宋大夫人又挑中了哪个合适的人,她正这么想着,转过回廊就被人撞了个趔趄,险些带着扶着她的青桃一起滑倒。

  她站稳了一瞧,才发现竟然是宋楚蜜,不由又往身后瞧了瞧,问她:“四姐这是要往哪里去?”

  宋楚蜜顾不上理她,看了她一眼擦过她风风火火的往前闯。

  青桃有些吃惊的转头去看了一眼,喉咙有些发紧:“老太太正在跟大夫人商量四小姐的婚事呢,她这么跑过去”

  宋楚蜜的脸色难看的有些吓人,宋楚宜立在原地想了想,叹了口气转身也往宁德院的方向小跑起来。

  只是她追得还是有些慢了,宋楚蜜已经进了房们,她站在帘子外头都能听见里面的哭声喊声。

  紫薇立在帘子那里有些犹豫,轻轻的朝宋楚宜使了个眼色,问她是不是要进去。

  只是宋楚宜还没来得及说话,帘子就又猛地被掀了起来,随即宋楚蜜就一阵风似地撞出来,将她撞的肩上猛地一疼。

  只是她还是反应得很及时,立即伸手拽住了似乎要掩面泪奔的宋楚蜜她要是这么一路哭喊着跑回三房,日后还不知会引出什么闲话来。

  黄嬷嬷跟江嬷嬷紧跟着也已经追了出来,澳门赌博网站:见宋楚宜勉强拉住了宋楚蜜心里就是一松,一左一右的扶了宋楚蜜,半哄半劝的将她给架回了房里。

  事情都已经闹成了这样,宋楚宜想要避嫌恐怕也来不及了,抿了抿唇就跟着挪进了屋里。

  屋里宋老太太跟大夫人都气的不轻,尤其是宋大夫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似是很是下不来台,气的胸脯起伏的厉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