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八十五·风声
  宋程濡换了家常衣裳出来,就听见宋老太太正同宋楚宜说着话:“既是决定了,那就宜早不宜迟,等京城这边的事了结了,就送阿琰过去。”

  是在说宋琰去蜀中的事,虽然早料到宋楚宜最终会答应,却没料到她的决定能下的这么的早。宋程濡转出碧纱厨就瞧见宋楚宜眼底下淡淡的一层乌青,扬声唤了她一声。

  “祖父今日休沐?”宋楚宜忙站了起来请安,又有些疑惑:“最近内阁应该忙的天昏地暗才是,怎的首辅大人舍得放您回家来?”

  兴福的事情虽然完了,可是他底下牵扯的一大片人却叫这件事注定没能简单的解决。光是兴福兴安的同党名册就厚厚的堆了一桌子,锦衣卫这些天以来在京城围了不少勋贵,抓了不少人,正是人心惶惶的时候。

  而内阁因为要处理兴福那堆烂摊子,也是忙得不可开交。通州知州跟守卫粮仓的那批人自然是该奖赏的,但是叶景川那批人到底该罚还是该赏却没个定论,陈阁老当然是主张赏,张阁老却差点豁出去咬掉陈阁老的耳朵,觉得叶景川毕竟是引狼入室的导火索,顶多也就算个戴罪立功这些还都是些小事,紫荆关究竟该由何人补上位子,才真是让人头疼。

  兵部给了几个名单,论起来资历倒都是够的,只是背后的水却都颇深,内阁都是老狐狸,谁瞧不出来?因此到现在也没下决定。

  宋程濡想到这些事就不由失笑摇头:“不叫人休沐,怎么能扛得住他们成天的鸡飞狗跳?”他玩笑了一句,就转头去问宋老太太:“既是决定叫阿琰去蜀中了,有没有决定叫谁护送过去?”

  宋老太太思索了一阵,就道:“原先就想好了的,若是真要去,秦川肯定得跟着去一趟。秦家那个半大小子也是个伶俐的,给阿琰当个书童跟在身边也好。唐家规矩多的很说是使唤的人那边尽有,只准带个书童去”

  宋程濡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回头去看宋楚宜:“人家既然有这个规矩,咱们又是有诚意拜师的,是该低头俯就一些。而且他们这样规定,也是怕琰哥儿有勋贵家里的纨绔气,若是真能学的出来,对琰哥儿也是好事。”

  宋楚宜自然知道这都是为了宋琰的将来好,她也着实不愿意弟弟跟上一世那样被养的庸碌无为,更不愿弟弟成为跟沈清让他们那样的纨绔子弟,闻言就重重的点头。

  宋程濡跟宋老太太对视一眼,都有些欣慰的笑了。

  宋老太太又低声说起了旁的事来:“那天您是不知道,我真是担惊受怕了一整天,连眼睛都不敢闭”

  那天他自己心里也捏了一把汗,何况是宋老太太呢,宋老太爷拍了拍宋老太太的手。

  “真是惊险啊,要不是最后关头常首辅的密信,兴福能不能伏诛还是两说”宋老太太叹了口气,只觉得深深的后怕:“幸亏小宜跟你早有打算,不然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只是陈襄毕竟没事,他之前就怀疑密信在咱们手里,现在密信递上去了,虽然是借着常首辅的手,可他未必不会疑到我们头上来”

  虽然大家都知道陈襄跟兴福脱不了干系,可偏偏陈襄是锦衣卫的指挥使,做事向来谨慎,一点儿把柄都没留下,旁人顶多说他们走的近了些,可没实质性证据,根本拿他无可奈何。

  “打虎只打了一半,等它休养过来之后,可就难办了。”宋老太太免不了忧心:“咱们还是该早做准备才好。”

  宋老太爷却并没放在心上,笑着看了宋楚宜一眼,示意宋楚宜去同宋老太太说。

  宋楚宜就笑着挽了宋老太太的胳膊,露出这几日来难得的俏皮的笑:“这个您可别担心,当初祖父就早料到了兴福跟陈襄未必能一网打尽,因此做了两手准备。这个密信既然是常首辅递上去的,就算是对圣上也该要有个说辞,因此交给常首辅的时候就已经跟他说过了,这密信是常首辅从苏义他们手里拿到的,跟咱们没有半点关系。”

  既然这东西兜兜转转其实还是在苏家人手上,说明当初苏大太太在他面前哭哭啼啼的喊着冤枉就是假的。

  那陈襄就算是要报仇,也该是去找苏家的人,跟他们宋家有什么关系?

  宋老太太不禁豁然开朗,不禁莞尔笑出声来:“你们这一老一小可真是促狭!”

  她原本对苏家最后的一点同情心,也在苏大太太跟陈襄透露密信的事之后消失殆尽了,若是今日情形对调过来,苏家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让他们宋家去死,因此她并不觉得把事情推给苏家有什么不对。毕竟密信确实属于苏家,说它是从苏义那里拿到的也最容易叫陈襄这样多疑的人相信。

  苏家那群男人的心肝都黑透了,有今天是他们的报应。

  不一会儿宋大老爷带着宋珏进来,又提起今日锦衣卫的动向:“今日又围了锦乡伯府,倒是没有抄家,听说是奉诏去训斥锦乡伯的,说他行为不检,敛财无道”

  锦乡伯府是英国公府老太太的娘家,竟然也被牵连了,宋老太太蹙眉道:“怪道英国公府世子夫人来咱们家来的这么勤快,原来真的是跟兴福的事有牵扯。”

  宋珏嗤笑了一声:“他们之前虽说没有彻底投向兴福,但是也顺着兴福的东风得了不少利。现在兴福要完了,当然比谁都着急。锦乡伯现在又遭了呵斥,以您跟英国公府老太太的交情,只怕她会亲自来跟您求情探口风”

  “也未必。”宋楚宜笑了笑接了他的话:“她毕竟是庄太妃的亲姐姐,可能会去求庄太妃也不一定。”

  庄太妃又一直都跟荣贤太后的关系极好,以沈晓海的个性,不可能不用上这层关系。

  停电就算了因为老连两个地方的无线,网页都卡的要命,每次想进一下后台简直难的要命,跟九九八十一难似地好久没跟你们说么么哒了,爱你们么么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