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八十四·波及
  兵部跟锦衣卫的冲突风波还未平息,澳门赌博网站:转眼间曾经权倾一时的司礼监掌印太监兴福就落了个抄家的下场,真是让街头巷尾多了无数谈资。

  可是本来门庭若市的几位内阁阁老家却忽然门可罗雀起来-----这个时候登门,任谁都会觉得是因为身上有嫌疑才会上门去求情卖好,现如今风声鹤唳,正是锦衣卫四处上门抄家的时候,谁也不想惹祸上身。

  何氏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焦躁担忧得不知如何是好,可是她又不敢冒着触怒丈夫的风险去打探消息,只好窝在家里着急上火。

  恰好田原家的拿了对牌来领给丫头们做秋衣的银子,她不由想起沈晓海近日频频叫田原出门的事情来,拘了田原家的在屋里,皮笑肉不笑的看了她一眼:“怎的今年做秋衣,开口就是一百二十两银子?往年就算是做冬衣,也没要过这么多银两。”

  论起来,她瞧着田原家的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只因年少的时候,这个田原家的就是沈晓海身边的大丫头,明明是收了房的。何氏嫁过来了之后把人放了出去做管事的妈妈,谁知沈晓海仍旧不顾名声三番两次的赏她些布匹首饰,跟她有些首尾。田原家的也就渐渐的尾巴翘在了天上,平日里凡事都使唤不动,且她还深谙沈晓海的脾气秉性,只要何氏一有什么动作,她就扑到沈晓海那里喊冤,何氏又是惧怕丈夫的性子,因此竟然这么多年都拿她没有办法。

  此刻见问,田原家的也不甚俱,风韵犹存的脸上漾起笑意,伸出环翠叮当的手捂了红艳艳的嘴咯咯笑了一声:“夫人想是忘了,今年大小姐出阁呢,她屋子里的大小丫头林林总总加起来也有一十几个,哪个都得做几套新衣裳这可是姑娘的脸面,省不得的。”

  何氏被她一句话堵得说不出话来,半日才不自在的低头咳嗽了一声:“那也用不了这么多,你给我列张单子过来,瞧准了再领。”

  田原家的抿唇笑了笑,脆生生的应了声是,爬起来就要往外走,却又被何氏叫住了。

  “这几日田原老往外面跑,可有探听到了什么消息?之前不是往舅太爷家里去一趟,舅老爷那边有带什么话回来?”

  田原家的瞪大眼睛现出些惊诧神色来,茫然的摇了摇头:“他这几日都不着家,回来也是往世子书房去且男人家的事,怎么会叫我知道?夫人若是想问什么,不如去问世子?”

  虽然田原家的名义上是田园的妻子,但是这府里谁不知道她是沈晓海的人,田原有了什么事向来也是跟她有商有量的

  何氏揉揉头有些烦躁,正要发作就见春梅脸色煞白的进门来了,本来就是敏感的时候,春梅这副样子叫何氏忍不住心中就是一突,指着她问:“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

  “夫人!舅太爷家今日被锦衣卫围了!”春梅极力维持着镇定,只是嘴皮子却忍不住抖的厉害:“舅夫人叫人领了表姑娘表少爷过来现如今正在西边角门上表少爷并几位表姑娘都哭的厉害”

  这下连田原家的也忍不住惊得跟见了鬼似地,磕磕巴巴的道:“这舅老爷家好端端的”

  “你下去吧!”何氏立时站了起来,又吩咐春梅:“快跟我去书房。”

  这件事竟然波及的真的这么广,连沈晓海的外家都被牵连了她心里乱纷纷的拿不定个主意,埋头到了前院书房,慌慌张张的告诉了沈晓海这个消息。

  沈晓海显然也是没想到连自己母亲的娘家也会被牵扯进去,一事竟也没了在何氏面前耍威风的气势,惊声问了一句:“什么?!”就扶着椅子摔在了位子上。

  当年情势正好的时候,他做走私生意也多有跟舅太爷合伙的,毕竟那是母亲的娘家,虽然只是外戚可是却银钱甚多

  现在舅太爷家都被抄了,那下一个

  他简直不敢再继续想下去,握着拳头有些惶惶然-----英国公府当年成国公府的事就沾了一身的腥,不然也不至于这么多年都站不起来,现如今又跟兴福再扯上关系,那真是再也别想站起来了。

  “快把田原叫来!”他摸了摸有些发烫的额头只觉得什么事都棘手,而且这些事到临头之际他才知道自己竟然没有一个能顶得住的靠山。

  他又看了看傻站着不知所措的何氏,不耐烦的喝道:“你守着我做什么?!京城跟兴福有关系的何止十数家,难道全部都会被抄家灭族不成?!别自己把自己吓死了,快些把孩子们都领进来”

  何氏惊慌失措的忙不迭应是,恰好就见沈清让没头没脑的撞了进来。

  “父亲母亲!”他气喘吁吁的站也没站稳,就问道:“怎么说表哥表妹来了?”

  沈晓海正是烦心的时候,听见他叫嚷只觉得烦:“你小孩子家的,管好你自己的事就罢了,旁的事情少管!去把你大哥给叫来!”

  碰上大事,还是年纪大的长子更能说上几句,且他已经成年,也好出去走动。

  沈清让一听就察觉到父亲情绪不对,也不敢再分辩,应了是飞快的跑出门去了,何氏拉也没能拉住他,只好叹了一声领着春梅往西角门去。

  只是她心里仍旧发慌的厉害,悄悄叮嘱春梅:“待会儿你去田原那里探探风声,看看世子叫他跟大少爷都干什么去。”

  沈晓海做什么事都不跟她说明白,她真是怕的慌。

  春梅应了,就见春英也急急忙忙的小跑了过来:“夫人,老太太那边听见了风声,差了人过来问究竟出了什么事。”

  何氏心里有些气,好似这家里只有她一个人活该担惊受怕似地,赌气似地哼了一声:“就告诉她,舅太爷家被锦衣卫围了,舅夫人差了孙子孙女们过来避祸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