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八十二·覆灭
  宋程濡眼观鼻鼻观心的立着,瞧着张阁老跟陈阁老二人争得面红耳赤几乎要打起来,心里却在为兴福的表现诧异。

  兴福果然似是早就已经做足了准备,面对着如此鸡飞狗跳的情形也能力持镇定,跪在地上低眉顺眼的一副罪人姿态。听安公公跟冯公公透露,兴福今天一大早就进宫了,在御前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连声说自己冤枉只是兴福如今恐怕也是不如从前了,换做从前他大权在握又圣心尚在的时候,安公公跟冯公公哪里敢透露他在御前的窘态?

  就是这么一晃神的功夫,场上情势就有了变化,岑必梁跪在地上梗着脖子冲建章帝磕了三个头,义正言辞的斥责起兴福:“身为我大周的臣子,却勾结鞑靼暴兵,互有金钱往来,逢年过节甚至还互相都有礼品相送,相处往来如同亲眷,不臣之心昭然若揭!不仅如此,他还纵容紫荆关监察御史史同舟向鞑靼人散发通州城防分布图,甚至还特意标注出其中豪宅巨富之家方位这样里应外合之下,我们的将士们怎么能好好守住城门?!圣上英明,请查明此事,还通州丧生的民众一个公道!给紫荆关阵亡将士、通州粮仓镇守的将士们一个公道!”

  他说到激动之处,根本控制不住心中激荡,口水横飞,到最后眼泪鼻涕都流出来。

  陈阁老也就紧跟着跪了下来,瞧着上首坐着的神色不明的建章帝也稳稳当当的磕了三个响头,连头上冠带也取了下来放在一边:“通州一事震惊朝野,极大的损伤了我朝威信跟国威,也叫大周的将士们寒心!兴福狼子野心,为了一己之私竟通敌卖国,此举天理不容!”

  陈阁老会这么激动大家都清楚原因要不是后来叶景川去了,陈家别庄估计就要全军覆没,连他的嫡孙嫡孙女都保不住性命。

  建章帝终于有了动作,他将手里的奏折扔在桌上,不顾地上跪着的乌压压一片,转头去看常首辅:“首辅如何看?”

  常首辅瞧了一眼余光撇过来与他撞了个正着的兴福,紧跟着也就跪了下来:“此事既然有了人证也有了物证,微臣认为就值得一审。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兴总管若是遭人污蔑,这次借着详查的机会也可洗清嫌疑啊。”

  兴福的目光瞬间就变得狠厉起来常首辅这个老狐狸!

  “什么人证物证俱全?”建章帝就有些疑惑,将手里岑必梁呈上去的史同舟的供词轻飘飘的扔了下去:“你们上呈证据之前,就没瞧瞧里头写的是什么?”

  宋程濡放在身侧的手就不自觉的紧了紧,就知道兴福不可能毫无准备的束手就擒,原来果真是有猫腻。

  他身旁的杜阁老不动声色的往他身边挪了挪,也是一副三不知的样子。

  岑必梁跪得最靠前,闻言就一把拽住证词只是这一看,他就忍不住面色煞白的惊呼了一声,这分明就不是原先的那份供词!

  他正想开口说什么,就听见建章帝又带着讥诮似地笑了一声:“至于人证才刚安邑对朕说”

  连史同舟也出了问题,可是分明是进宫之后他才把人交出去的岑必梁猛然瞪大眼睛,随即就耷拉着肩膀有些无奈他怎么忘记了,这宫里大大小小的太监,有多少是兴福的徒子徒孙?难怪他之前一直没有什么大动静,原来早在宫里就做好了准备!

  这才是真正的杀招!

  果然,建章帝咳嗽了一声:“史同舟说,他是被叶家拿家人威胁了,才会做伪证的,只是他后来良心发现了,因此就把供词给改了。”

  “他撒谎!”岑必梁只觉得两边的太阳穴突突的跳的厉害,气的青筋直跳:“他之前分明不是这么说的!”

  建章帝的脸隐在阴影里,看不清楚他的神色究竟如何。

  常首辅却也僵直的跪在了地上,仍旧是那副慷慨激昂半步不肯退让的样子:“史同舟的证词左右反复,肯定是有人在背后作祟!请圣上下令严查此事。”

  兴福以头触地将头磕的砰砰响,声音也带着哭腔,一副被人围攻的无奈模样:“圣上明察,一早听见了消息我就进宫同您交代了,实在是没有功夫也没有能耐分身出去做这样的事啊!”

  陈阁老冷哼了一声,从牙缝里挤出了个冷笑:“这可未必,谁不知道兴总管是司礼监的大太监,平素底下的少监火者无数”

  无端的猜测说出来反而会惹建章帝恼火,常首辅咳嗽了一声打断了陈阁老的话,衡量再三终究还是下定了决心,从袖子里拽出一叠子信来,双手捧过头顶:“圣上!老臣这里还有证据!请圣上一观!”

  宋程濡垂着的头略微动了一动,嘴角勾勒出一抹放心的笑来。他总算是把这个烫手山芋以最贵的代价送了出去,且获取了最大的利益还从头到尾都置身事外了。

  建章帝朝他手上一看,冯公公就乖觉的下来将那叠信纸取了,亲自奉到御前。

  常首辅不动如山,面对岑必梁跟陈阁老的疑惑神色也视若无睹,目光直视前方。

  建章帝只看了一张,殿内气氛就陡然冷了下来,等他看完了所有的信,殿内已然如同一座冰窖一般,叫人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你对朕哭了一早上,说有人因为私仇要冤枉你。”建章帝神情平静的将最后一张信纸阖上,似笑非笑:“这就是你对朕说的冤枉?”

  他说完了这句话,就将那叠信纸扬手一扔,纷纷扬扬的撒了一地。

  兴福只瞥了一眼,就觉得自己大限将至,瞪大眼睛惊恐得终于瑟瑟发抖这信封上有他专用的火漆跟印戳,信上的笔迹更是他本人的,他就算是想赖,也赖不掉。

  可是这么要紧的东西,为什么会落到常首辅的手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