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七十九·背水
  停电真是让我整个人都热懵了,关键是我们这里四十度的高温啊,居然还停电

  宋珏却猜到了祖父如此气定神闲的原因,首辅常元安就是个老狐狸,说的每一句话都得细细揣摩再揣摩。吧

  他既然会主动跟祖父说张阁老做的太过了的话,就是个信号谁不知道张阁老能进内阁还是拖了兴安这个司礼监掌印太监的福?这回跟陈阁老在内阁闹的不可开交差点大打出手的也是他,常首辅既然说了张阁老,岂不就是侧面在说不满兴福的所作所为?

  “祖父,您的意思是,常首辅会在御前下一剂猛药?”他斟酌了一下字眼,谨慎的道:“若是常首辅肯出来说话,那兴福自然是离死又近了一步。毕竟首辅大人可是圣上之师,情分非常啊。”

  宋程濡拈着胡子但笑不语。

  宋珏果然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继承人,看待事情早就知道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也很知道举一反三触类旁通。

  可是他毕竟还是年轻,未曾经历过什么大事,眼界终究不够宽,或者是经验还是有些不足。

  这件事若是宋楚宜来分析,得出的结论一定跟宋珏截然相反。 吧

  凡事都有正反两面,常首辅跟圣上的师生情自然是一把好刀,同时却也是一把双刃剑这么些年常首辅可能是当帝师当的惯了,面对圣上的时候许多时候都显得不够恭敬,反而严厉有余。

  可他偏偏忘记了,圣上早已不是那个惨兮兮的在东宫熬日子的不受宠的太子,而已经升任了一国之君。

  而兴福,他最会的就是揣摩圣上的心思,一定会拿这件事出来大做文章,以求脱身。

  宋老太太显然跟他想到了一起所以史同舟这个小小的御史,想要见到天颜才会分外的难,因为他面对的毕竟是兴福这样的人精。

  她正要说些什么,忽的听见外头响起黄嬷嬷的声音,黄嬷嬷向来是她心腹,既然此刻过来,定然是有什么大事,她看了一眼点头的宋老太爷,扬声叫她进来。

  黄嬷嬷先给几人都行了礼,才快步上前走到老太太跟前,轻声附在她耳旁说了几句话。

  宋老太太却惊得连脸色也都变了,声线也不由有些变声,几乎是失声惊道:“什么?!”

  她没等宋老太爷跟宋珏问出来,就主动将头扭过去叹了一声:“看来当初咱们放出去的,还真是一点而不夸张,果然是头会咬人的老虎。 8 ”

  宋程濡立即就反应过来宋老太太此刻说的是谁,皱紧了眉头想了想,问道:“派去的人这么久没有消息,原先我还觉得奇怪的紧现在看来,都折在了她手里?”

  “岂止折在了她的手里?”宋老太太两手放在把手上紧紧的握了又松,一声冰冷至极的冷笑从唇角溢出:“原先老二带去的五户人家,一户不剩,通通没了。”

  什么叫做没了?宋珏起先还并未想到宋楚宁头上去,等听了宋老太太说起了老二,才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没了?她难道还敢杀人不成?”

  问完之后他就不免觉得自己有些蠢,这个八妹可不是没杀过人,也不是没有做过灭绝人性的事,现在又远在长沙没人管教,二叔更是对她言听计从

  提起宋楚宁,屋里的气氛一时冷了下来,三人都为她的狠毒觉得惊心,也为她的狠绝而觉得恐怖那毕竟是十几条人命,可是就被她这么轻而易举的给送进了黄泉。

  “这不过才短短三月而已,她居然已经将那些人都给铲除得一干二净。”宋老太太苦笑着看向宋老太爷:“这份心机手段,当真是叫我觉得不寒而栗。”

  宋老太爷沉着一张脸点了点头:“的确是让人头疼,澳门赌博网站:她本来就警惕性非比常人,这下子打草惊蛇之后,恐怕她的防备之心只会更强。心里对咱们的怨恨也只会更深一层。”

  当初要是能早一些拦住他们就好了,此刻也不必在外患的情况下还要担心内忧不断。宋珏吐出一口气来,觉得颇有些自责:“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放任她在长沙几年,还不知道她会生出什么事来。趁现在大错上位铸成,她也还没成什么气候,一定要将她带回来。”

  宋程濡也就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不赞同的摇了摇头:“你不能去。”

  宋楚宁既然能对宋琰宋玠他们两个下手,当然也能对宋珏下手。她毕竟也是拥有两世智慧的人,几乎等同于活了两世,这样的人,就如同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火药,要他把宋家未来的继承人送过去,绝对不可能。

  “她的事也不急于一时。”宋老太太也出声附和:“何况你二叔毕竟是你的长辈,他若是执意不愿意你带走小八,就算你去了也没用。”

  她跟宋程濡的想法大致上也差不多,宋珏是宋家着力培养的接班人,实在不能去冒这个险。宋楚宁聪明不下宋楚宜,比起心肠硬来还胜一筹,为了达到目的什么都能做的出来。

  宋珏还想再说什么,被宋程濡挥挥手打断了。

  “咱们说这会儿话的功夫,想必外边局势就已经变了。”宋程濡叹了一声,叫宋珏出去:“你出去瞧瞧,他们两方都不肯让步,又闹的动静这么大,恐怕你们羽林卫也有事做,你出来的久了也不好交差。”

  虽然宋珏依然有些不甘心,可也知道事有轻重缓急,闻言就应了是转身出门。

  等宋珏转身一走,宋老太太就万分头疼的揉着太阳穴:“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阵子咱们伯府真是疲于奔命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这京城里的勋贵大臣这样多,可是为什么端王兴福偏偏盯上他们家?为什么偏偏是他们家养出了这样叫人不省心的孙女?

  宋程濡拍了拍她的手背,柔声安慰她:“等这次兴福的事情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到时候你也可以好好休息一阵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