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七十六·风云
  秋风吹的人浑身舒畅,相比起前阵子的酷热难当,这样的夜晚总是叫人心旷神怡。大夫人脸色好不容易好看许多,却在听完宋大老爷的话之后忍不住脸色煞白的站起身,失声道:“什么?!”

  宋大老爷想起临来之际母亲的嘱咐,也就耐下性子跟她解释:“陈襄这个时候来求亲,打的是什么主意你不知道?你就算再蠢,也该猜得到苏大太太跟他前后脚冲着陈姑娘来不是巧合吧?最近时局多变,贵妃娘娘那里你先不要再去了,这回进宫母亲会亲自去,你就呆在家里守好后宅,别再闹出其他事来。”

  以宋大夫人的眼界见识,其实还是不能听的十分明白,可是陈襄是个什么人她却是知道的。听说陈襄竟然上门来求娶陈姑娘,并且之后还匆匆带队离开,她已经惊得面无人色。也就没空再去管什么进宫不进宫之事-----贵妃娘娘已经把宋楚宜推给了太后,并且因为这事儿她跟贵妃娘娘都遭了大老爷跟宋老太太的不满跟讨厌,自己更是已经被大老爷冷待了好几日她能替女儿做的都已经做了,若是再做出什么叫丈夫跟婆婆不满的事,很可能地位不保。她不能让事情弄到更糟的地步,绝对不能。

  “是。”她整理了纷乱的思绪,又恢复了平常雍容的模样,仰头看着丈夫:“上回的事情的确是我做的不对,不该一时糊涂把小宜给害了”

  宋大老爷余光瞥她一眼,叹了口气坐在椅子上接了金铃递来的茶:“作为宗妇,你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太出格了。母亲她这么多年来,从未这样大动肝火,一次是李氏,一次就是你了。”

  大夫人听见宋大老爷居然拿她跟李氏相比,眉心就猛地一跳,越发的垂了头。

  “小宜虽然失了母亲,可你别忘了她身后站着的崔氏一族。”宋大老爷见她不说话,也并不以为意,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更别忘记你是宋家的宗妇,她的大伯母。不要欺负一个失了母亲的孩子,这样既显得你狠毒,也叫你让人害怕。你嫁来宋家这么多年,只做错过这样一件事情,可就是这一个错,险些就让宋家的孩子丢了性命。你现在还教养着五弟的三个孩子,你叫他们怎么看待你?又让珏儿他们夫妻怎么看你?”

  宋大夫人没料到宋大老爷这样明晃晃的说出这样诛心的话来,一时竟真的有些站不住,踉跄着站稳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宋大老爷,几次欲张口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这话我说过许多遍了,今天我再说一遍。”宋大老爷盯着大夫人的眼睛,一字一句将话说的字正腔圆:“你是黎氏的嫡长女,代表着黎氏的门风,你也是宋家的宗妇,代表着宋家的脸面。你已经儿女双全地位超然,我希望你珍惜这一切,不要有一日自己将它打碎了,有些东西要是碎了,可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宋大夫人怔怔的听了半日,忍不住终于泪水盈满眼眶,几乎控制不住的快要哭出声来,眼睁睁的看着宋大老爷出了门,也没想起要去拦。

  “夫人”金铃小心翼翼的唤了她一声,大着胆子劝她:“早些歇下吧,老爷他已经出去了。”

  “不。”宋大夫人将已经溢出眼眶的眼泪一把抹去,声音嘶哑:“去六小姐那里一趟。”

  金铃跟金环对视了一眼,几乎吓得魂飞魄散,终于顾不上明哲保身,纷纷上前一前一后的拉住宋大夫人,七嘴八舌的劝:“夫人,天儿已经这么晚了,六小姐又是住在宁德院您这一去不免要惊动老太太,若是惊动了老太太,那可了不得。”

  金铃有些着急,一连串的话就不受控制的冒了出来:“况且夫人您已经错过一次了,上次去了找了六小姐一趟,现在老太爷老太太都还生着您的气呢,老爷跟大少爷也对您冷淡了许多您别”

  宋大夫人看着发慌的金铃跟金环,不由苦笑了一声-----她不过是想去跟小六道个歉罢了,倒是把这两个丫头吓成了这样。看来刚才大老爷的那番话,不仅仅吓到了自己,也震慑了自己身边的人。

  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被宋大老爷这么对待,可是在自己做错的前提下她就算是想要怨也有些心虚,大老爷说得对,宋楚宜远比自己想象的要重要,也远比自己想象中的受宋老太爷跟宋老太太的宠爱。

  “罢了!”她叹了一声,看着桌上被风吹动的花朵,觉得眼睛涩的慌,许是这阵子真是挣扎的太久了,几乎都快忘记自己已经几夜未睡了。

  金铃跟金环见她不再说要出去找宋楚宜,心里不约而同都松了一口气,开始忙活着替她整理床铺,准备服侍她睡下。

  宋大夫人却喊住了转身要出去的金铃:“六小姐那里现在不便去,四少爷却同三少爷住在一起。你过去一趟”

  金铃转头有些诧异的看着大夫人,心里有些忐忑,生怕大夫人叫她去做金嬷嬷劝宋楚宜一样的事情。

  好在大夫人并没那个意思,她指了指桌上的几方宫里赐下来的文采鸳鸯墨,冲金铃道:“把这个给三少爷四少爷送去,另外再叫针线房给他们做几身新衣裳。”

  她之前真是急的都有些糊涂了,居然想直接去找宋楚宜-----宋楚宜这个小丫头面上不管是恨还是喜欢,总不会露出丝毫端倪来,她恐怕就是说破了嘴皮子,也不能看出她究竟是个什么态度来。

  还不如踏踏实实的做给她看-----她这样在乎宋琰这个弟弟,自己投其所好、将功赎罪,对宋琰好,她相信总有一天,宋楚宜总会慢慢忘记这件事情的。

  当然,若是这个小姑娘能避开这次太后若是避不开,宋大夫人心里咯噔一声,闭了闭眼睛,酸涩得险些落下泪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