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七十五·先见
  周唯昭冷眼看着叶景川跟猫儿戏弄老鼠似地折腾史同舟,半响才开口喊住了他:“景川,别闹了!”

  史同舟被叶景川颠地七荤八素的险些当场呕出来,闻言就不由朝周唯昭看过去,只是这么一看,他就不由愣住了。

  没听说过镇南王府还有这么一号人物啊-----叶景宽他也见过,年纪远比眼前这个少年要小,可是叶景川也并没什么嫡出的兄长,怎么眼前这个人竟好似才是这整件事情的操纵人一样?

  叶景川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坏心眼的看着他从马背上高高的摔落在地,才回头去跟着周唯昭:“现在人已经到手了,什么时候把他送到圣上跟前去?”

  好歹跟袁虹是袍泽,可是竟然却能做出这么恶心的事,跟兴福里应外合勾结在一起卖国,要不是为了替舅舅洗刷冤屈,叶景川真是杀了他的心都有,哪里还会花那么多心思去救他?

  不过想起救他的事情来,他就忍不住又弯了弯嘴角,心情似乎也跟着变好了许多:“对了,你怎么跟那个小丫头想的一模一样?你们的脑子究竟是怎么长的,居然想的这么弯弯绕绕的,果然把陈襄给甩了......”

  周唯昭的脚步慢了下来,嘴角也噙着一抹笑。

  说起来从通州回来到现在,也两三个月了,他还没再见到这个小丫头呢,也不知她怎么样了。宫里有个那样不省心的贵妃姐姐,恐怕她心里也烦得紧吧。

  她可不是个无缘无故的就卖好的人,这回透露给自己史同舟的消息而且还附赠了抓获他以及叫他开口的办法,不知又有多少麻烦事等着他去帮忙解决。

  这个就算是掉在了鸡窝里也随时知道清理干净血迹装作没事儿人似地小狐狸,真是难缠得紧。

  叶景川见周唯昭不说话,皱了皱眉有些不满:“人家毕竟帮了你这么大忙,怎么你毫无反应似地?”

  周唯昭不理他,转头去吩咐跟着自己的小道士:“青卓,你去把史同舟安顿好。今晚你亲自守着他,务必一点差错也没有。”

  被称作青卓的小道士立即点头,毫不拖泥带水的转身就走。

  周唯昭这才转头去看已经快要炸毛了的叶二少爷,好整以暇的替他顺毛:“你跟她又不是没打过交道,什么时候见过她做亏本的买卖?若不是有事求我,你以为这个小丫头有那么好的心肠?”

  叶景川心里就好像有七八条虫子在钻,跟着他亦步亦趋的追问:“什么事啊她要求你?!快跟我说说,我看看我能不能帮得上忙。”

  好像有些怪怪的,自己上次跟母亲一起去伯府做客,那个小丫头都没跟自己说什么要帮忙的事,怎么找上了周唯昭?

  分明周唯昭知道的消息都是宋楚宜告诉了自己,自己再告诉他的啊,根本就没提到什么帮忙的事嘛......

  “这个忙你又帮不上,她告诉了你也没用。”周唯昭停下来看着他:“你要是这么有空,还不如去跟着含锋守着史同舟的妹妹妹夫,当心陈襄的锦衣卫趁虚而入。”

  叶景川哼了一声-----早就安排了跟自己舅舅关系好的安贞门守将陆羽去当烟雾弹了,此刻那些锦衣卫恐怕全部都乌烟瘴气的奔那里去了,哪里可能追得到这里-----再说纵然陆羽那边的烟雾弹不起作用,还有搀和得不亦乐乎的陈阁老呢,也足可让他们锦衣卫忙活的东奔西跑了。

  “哼什么?现在事情还没完呢,你别以为就高枕无忧了。”周唯昭看他一眼,沉声道:“得明天顺利把人交给了岑必梁,此事才算是有了个结果。”

  人他们自然不好亲自上交给圣上,否则圣上定然要对他们起疑心,自古太子就难当-----表现得好了,惹皇帝猜忌,表现得不好了,又被人说没用,如何掌握中间这个度,真是千古难题。

  向来铁面无私秉公办事,此次又遭受了连累的兵部尚书岑必梁,无疑才是捅破这层窗户纸的最佳人选。

  叶景川闹归闹,这个道理还是知道的,想了想就压低了声音:“明早肯定所有城门都要戒严,每处关卡只怕都有锦衣卫的人守着,怎么进城还是个大问题。加上史同舟这个人我知道,滑不溜丢的活脱脱像是个泥鳅,肯定会趁乱闹起来以图逃跑......”

  “所以我们才去抓了他的妹妹跟妹夫。他所顾虑的无非就是这家人,待会儿你去,让他们见个面。记住,只让他们见见,旁的什么也别叫他们说,然后让史同舟签了供词,他会知道怎么做的。”

  周唯昭并没有过多的犹豫,就下了决定:“至于进城,到时候还怕没有办法?只要说服了史同舟,兵部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只是还是要你自己麻烦一趟,解决了史同舟的事,你得深夜进城去拜访岑公,如实对他说明情况。”

  岑必梁今次所受牵连不小,天上掉馅饼的事他不可能会拒绝,一定会跟锦衣卫死扛,到时候只要人进了城落在他手里,事情自然就会顺利起来的。

  而岑必梁这个人毕竟是个软硬不吃左右不靠的人,他作为太子嫡子自然是不好跟他交涉,更不能漏了丝毫的痕迹,以免如后沦为别人的把柄,说他结党营私,勾结朝中重臣。

  这个时候,跟岑必梁有一样遭遇、被紫荆关一事连累的镇南王府家的嫡次子出面,反而更能取得他的信任,也更有说服力。

  “待会儿我就去审问史同舟。”叶景川下定了决心:“然后我就深夜进城去找岑公,放心,明天一早我一定跟岑公一同在德胜门等你们。”

  周唯昭含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澳门赌博网站:点头道:“等解决了这件事,你父亲自然会高看你一眼,你想要投笔从戎,也就容易的很了。只是我的人只能送到城门口十里坡,毕竟青卓含锋他们都是道士,跟着我多有进出,恐怕会被人认出来。其他的事,你记得多同你父王大哥商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