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七十四·阴损
  等他折回那所民居的时候,现场已经被打扫的不知多干净,杨毅神情凝重的哭丧着脸告诉他:“大哥,全部都仔仔细细搜过了,什么也没发现!”

  之前还好歹有些线索,现在这么一闹,线索就全部都断了。到底幕后之人是谁?竟会有这样曲折的心肠,短短时间内就甩掉他们锦衣卫的跟踪?

  这个人似乎很清楚自己的行事作风......陈襄正沉吟间,就听见杨毅又道:“兴总管那边再三交代过一定不能失手,现在人丢了,咱们怎么跟他交差?”

  陈襄手按在绣春刀上没有动作,许久之后才冷笑了一声。

  怎么交差?他可不是兴福的狗,兴福能对他怎么样?若是他现在撂挑子不干了,兴福也只有瞪眼摇尾巴的份儿。可这事儿确实也关乎他自己,他不能丢下不管......

  “回去再说。”他利落的跨上马,调转头往德胜门的方向急驰而去。杨先刘勇二人带的人都已经聚在了之前寄居的民宅里,见了他来忙都蜂拥上来。

  “有没有发现什么痕迹?”他一边扔了马鞭,一边有些烦躁的一屁股坐在了椅上,冲二人分别扬了扬下巴。

  “大哥,我跟的那批人去了通州方向。”刘勇上前拱了拱手,仔细回想了当时情景,似是有些不确定的又补充道:“按照我跟他交手的经验来看,他的身手倒是似乎很熟悉。”、

  陈襄来了些精神,好整以暇的哦了一声:“你仔细想想,究竟是何时跟他交过手。”

  “送端王殿下出城的时候,在安贞门跟他因为不肯让端王殿下出门而交过手......”刘勇不由又有些怀疑起了自己的判断:“可是他是个守将,为什么......”

  袁虹也是紫荆关的守将啊!陈襄猛地站了起来,朝刘勇道:“追!他们既然人数众多,总会露出蛛丝马迹来,等查到他们究竟在哪里落脚,再回来报我。”

  一面又吩咐杨毅:“明天天一亮你就进城,看看安贞门守将是否有人告假。若是有,先把他妻儿全都给我抓了!”

  陈襄在屋里来回踱步,忽而似乎想到了什么,看了看剩下的锦衣卫,蹙眉道:“跟我走!”

  之前为了引这个御史史同舟出马,他们一直都把史同舟的妹妹妹夫一家人严密看管了起来,最后还真是用他们把史同舟给从鞑靼引了回来。

  现在史同舟被不明势力救走了,那就只能从他妹妹妹夫身上下手,先把人都抓了。史同舟这个人油滑的很,为了保命肯定不会对那帮人多说什么,那帮人肯定也需要他妹妹妹夫来打开他的嘴巴。

  “他毕竟是顺天府的捕快,若是惊动了顺天府......”杨先看着陈襄有些犹豫的劝了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如咱们还是把......”

  陈襄扬手制住了他还想再说下去的话,回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我说的话你没听见?动手,杀了他们!”

  那帮人既然有能力劫走史同舟,未必就会对他的妹妹妹夫视若无睹,等他们反应过来了,又是一桩麻烦。不如杀了了事。

  反正史同舟迟早也是要死的。

  杨先不敢再劝,立即躬身应是,挥手招呼了几个人,转身奔进了夜色里。

  史同舟此刻却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几乎没有当场被吓死,目光一触及前后左右的人的目光之时就忍不住号啕大叫。

  “各位小道长,我生平虽然不做什么好事,可是却实实在在的是天师的信徒哇,逢年过节的也都会去观里打醮布施,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小道长们......”

  可是任凭他喊破了嗓子,这些看上去年纪小小的小道士们也不曾正眼看他一眼,无动于衷的继续赶路。

  真是奇了怪了,这年头道士都不在道观里修仙,跑到这凡间管什么俗事来了?他眼珠子滴溜溜的转,飞快的思索这帮来路不明的道士究竟是哪儿来的,却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人家好歹救了自己倒是不争的事实,自己那个干爹有多心狠手辣他是知道的,若是等进了城,他保管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只是这京城什么时候消息这么灵通了,怎么不过是寄宿一晚的事,竟然前前后后来了三拨人要劫走自己?

  其中有一拨他是绝对不会认错的-----不就是袁虹的死党王大同嘛?肯定是想把他抓住了交给大理寺,好洗脱袁虹的嫌疑的。

  想到这里他不由又有些埋怨起自己来,也太贪了,怎么就稀里糊涂的被鞑靼那些人几句话就鬼迷了心窍,画了通州的城防图给他们呢?

  这下既得罪了兴福,给兴福添了极大的麻烦不说,还给自己惹上了滔天的大祸。晦气,他在心里骂了一声,却又有些担忧起自己的妹妹妹夫来-----话说回来,要不是因为妹妹妹夫遭了连累,他才不会傻的从鞑靼跑回来送死呢。

  也不知道她们究竟怎么样了,干爹他们既然能找到自己,肯定也能把主意打到妹妹妹夫身上,妹妹身体又不好,年初才刚生下了小外甥......

  他想象着锦衣卫将他们一堆宰杀的惨景,竟忍不住浑身颤了几颤。

  不能开口,不能开口!

  他要是真的说了什么,他的妹妹就完了!那可是他几乎亲手养大了的妹妹啊!

  “史御史,好久不见啊。”他正胡思乱想没个停顿处,就听见熟悉的声音钻进了马车,紧跟着马车就停了。帘子一掀,叶景川被放大了的脸就猛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叶景川!叶家竟然派出了两拨人来截他!

  史同舟往角落里不懂痕迹的挪了挪,皮笑肉不笑的跟叶景川打起了招呼:“小少爷,您也好久不见啊,最近可好?怎么好端端的想起我来,见就见吧,还这么大动干戈的,多不合适啊。”

  “我觉着倒是没哪儿不合适的啊。”叶景川抱臂看着他,脸上带着少年人独有的激昂慷慨,明亮的眼睛盯着他不放:“之前好歹在紫荆关一同呆了那么多年,想跟你叙叙旧,不也是理所应当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