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七十三·气急
  四十度的高温,我家居然停电到晚上十点半!!!我已经差不多是条咸鱼了......看在我冒着这么大的太阳来姑姑家更文的份上,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

  陈襄向来不喜欢跟草包打交道,以往他家里的那个后母生的弟弟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草包,整天纨绔得吊儿郎当的,除了好事什么都做。

  可是后来,这个烦得他不胜其烦的草包就尸首不全的死在了他的手上。那些嗡嗡嗡的什么都不会只会张着一张嘴让你怎么做怎么做的人,就是该通通去死。

  可是偏偏眼前的这个烦得他无时无刻不想拔刀,却偏偏只能硬忍着的草包,他却真的是拿他毫无办法。

  兴安口水喷的到处都是,几乎是像个浇花的喷壶一般说个不停,可是眼前的锦衣卫指挥使却好似什么也没听见,竟然一本正经的在发呆,他不由气的急了,狠狠地在桌上拍了拍,把陈襄惊得回了神,才叉着腰怒气冲冲的道:“你到底有没有听人说话?!人跑了人跑了!你倒是快去追啊!知不知道这个人是谁,知不知道他有什么用?!他要是跑了,老子叫你们通通......”

  他很快就说不下去了,眼前的人冷冰冰的盯着他,那目光阴沉的叫他害怕-----比在叔父跟前还要更加害怕些,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回想起了此人身份,反应过来这个人并不是他府里的家丁打手,可以打可以骂,不由咽了咽口水。

  等他终于不说了,陈襄才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去看着自己身边一个千户妆扮的人,沉声问道:“刘勇,为什么失手?”

  他派出去的都是锦衣卫里的好手,都是跟着他从战场里下来的,身上都沾了不少的血,打起架来更是不要命,就这样,居然还能让一个御史被人给截了?

  刘千户立即就跪了下来禀报:“属下无能。本来打算歇息一晚明日早上再等您来交接,澳门赌博网站:谁知寄居的民居却陡生变故......起先还只有一伙黑衣人,我们应付的还很轻松,可是后来不知怎的竟又来了一拨人......前前后后加起来少说也有三拨人,瞧着他们竟然也不是一伙的......人也不知究竟是被哪一伙人给抢走了。”

  这么多人惦记着这个御史啊,陈襄没有说话,手指敲在桌面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兴安却忍不住又跳起来了:“本来就是你们无能!还锦衣卫呢,居然连人家都打不过!”

  刘勇双手拳头握的咯咯的响,恨不得一拳把这个家伙砸的稀巴烂-----之前要不是这个家伙一直上窜下跳的抱着锦衣卫不肯撒手,他们也不至于施展不开手脚,眼睁睁的看着人被抢走。

  陈襄目光阴沉的看了兴安一眼,转身大踏步进了房间。

  屋子里确实很乱,凳子椅子都东倒西歪的,窗户也都大开着,此时还吹进许多凉风来。

  他纵身一跃,就从窗子里飞快的跃出了房间,落在地面上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儿痕迹。

  京郊的土质松软,若没有下雨天或者有心人故意损坏,脚印往往能留上几天。那帮人走的急,自己的人他也清楚,绝不是那等没用的蠢材,不至于叫人还有机会打扫现场......

  他蹲下身丈量了一会儿脚印,目光就顺着那排最深最明显的脚印追了过去:“刘勇,带上十个人从西边追,杨先,带十个人往北边去。其余的人通通跟我走!”

  众人都已经鱼贯而至,闻言立即排山倒海的应是。

  “若有抵抗,格杀勿论!”陈襄将他们全都扫视了一遍,冷冷的下了命令:“尤其是那个我们要的家伙,若是抓不了活的,就让他再也不能开口!”

  还想要指点他们,正准备张嘴的兴安一肚子的话顿时都憋了回去,看着陈襄都要走了才急急忙忙的招呼他:“喂喂喂!那我干什么呀?!”

  “回去找兴总管,让他跟兵部打好招呼,全部城门戒严,明日进城的通通严查!”陈襄总算是停下来看了他一眼,见兴安似乎有不服就冷声道:“别叫我说第二遍!这个人若是出了什么岔子,不仅你叔父要出事,连你也别想活了!”

  兴安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反驳的话居然就没有再说出口。等陈襄他们一行人走的都瞧不见了,才没好气的一个个的敲自己随从的脑袋:“没听见吗?!快送老子回城!老子要是出了事,你们这帮龟孙子也别想再活了!”

  陈襄一行人身形如鬼魅,半个时辰间已经追出去了六七里,他的亲信杨毅有些犹疑的问他:“大哥,这附近全部都是民宅,他们不会把人藏在哪里了吧?”

  反正进城他们是都不要想了,每个城门口都有他们的亲信,一旦有人进城他们立即就会收到消息,怕就怕那些人把人隐匿在民居里,那样才真的是跟大海捞针似地难找。

  脚印到了这里就断了,陈襄扬手止住了众人,回身看着自己前方的一所还亮着灯的民宅。

  “搜!”他下令叫杨毅带人进去,自己却绕至后门,果然见几匹载着人的马飞驰而去。

  就是这里了!他飞快的靠着轻功掠至树上,转眼间就掠出一大段路,在后头紧追不舍。

  不一时他就已经接近在最后的那匹马,双脚蹬在树上借力就朝着那匹马飞跃过去,立在了马背上。

  马上的人倒也不惊,双手一拍马鞍便也纵身跃起,二人在空中瞬间就过了好几招。

  好强的功夫!陈襄心里暗自震惊,更加用了全力,跃起双脚连踢了那人十几下,一掌拍在那人背上。

  可是纵然是这样,那人也不过就是动作慢了些,重新又落回到马背上坐稳,扬手抛出一瓶什么东西来。

  陈襄本能的伸手去捏,那瓶子瞬间爆炸,竟喷出许多东西来,辣的他眼睛一时都睁不开。

  等他气急败坏的清理好了眼睛能看得见东西时,只能远远的瞧见那些人瞬间分散在了树林里,竟是每个人去的方向都不同了。

  调虎离山之计!他猛然反应过来,狠狠地一掌拍在树干上,回身往那所民居飞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