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七十二·秘闻
  宋大老爷亲自送了陈襄出了角门,就见果真有几个穿着飞鱼服的锦衣卫配着绣春刀满脸杀气的侯在门外,一时不由吃了一惊。

  锦衣卫他平时也不是没有见过,可是看这个阵势,这几个锦衣卫今天竟然是见了血了......京城里到底有什么事值得锦衣卫的绣春刀深夜沾血的?

  只是他心里暗流涌动,面上却丝毫不露,冲陈襄拱了拱手让他出了门:“今日招待不周,还没跟你喝上两杯,下次可记得常来。”

  陈襄眼里已经阴鸷毕现,一双眼睛阴沉的有些吓人,面上却尤为显得平静,也朝宋仁拱手道歉:“今日冒昧深夜登门已经是打扰了婶子跟世兄了,现在又......下次我来请,定然跟世兄好好赔罪。”

  宋仁笑着应了,看着门房上的人牵过了陈襄的马来,目送一行人奔驰而去,转头就严厉叮嘱门房:“打起万分小心,守好门户!”

  他一路疾走到了花厅,见宋老太太跟宋楚宜还在,也顾不上说其他的,先就蹙眉道:“母亲,我瞧着事情有些不对头,那些来找陈襄的锦衣卫竟然似乎都跟人打斗过,看他们衣裳上甚至还沾着血......”

  宋老太太本能的握了握宋楚宜柔软的手,目光灼灼的盯着灯龛看了半响,冷笑道:“终于要变天了。”

  打了这么久的雷闪了这么久的电,总不能总是雷声大雨点小,也该见到点实在的了。

  宋大老爷正要再说什么,就听见外头齐齐有人叫大少爷,紧跟着尤穿着羽林卫制服的宋珏就行色匆匆的奔进来,压低了声音道:“德胜门外有人厮杀,打斗激烈......会不会是就是因为那个御史?”

  他随手端起一杯茶一饮而尽,又补充道:“专门挑了祖父跟首辅值夜的日子,在这个时候想要进城,恐怕人是落在了兴福手里......只是后来有人劫道,鹿死谁手现在却犹未可知,我们羽林卫的人插不上手,锦衣卫的人已经赶去了。”

  陈阁老跟镇南王府都是对这个御史志在必得的,劫道的人也不知道是他们中间的哪一方,只是能从锦衣卫手里抢人居然还抢成功了,看来不管是陈阁老还是镇南王府,实力都远远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

  “恐怕很快就要戒严了!”宋楚宜紧跟着宋珏的话出声:“兴福跟陈襄现在绝不会再分出心思在密信身上,那个御史要么死要么在他们自己手里,他们不可能任由他投奔任何一方,一定会满城搜捕。咱们家绝对不能搀和进去。”

  太子身体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太孙殿下又毕竟是个她不知道未来的人,她可以暂时向他们靠拢,却绝不能把宝全部押在他们身上。

  陈阁老是已经被她推了一把没得选,镇南王府是因为荣成公主而天然的有了立场,可是宋家不同。

  他们宋家本可以安安稳稳的当个只忠于皇帝的臣子,没有必要投入到这些党争当中去。这回投靠太子,也只是权宜之计。

  不能把鸡蛋只放在一个篮子里,宋楚宜经过几十年国公府的浸淫,已经深刻的明白了这个道理。

  宋老太太去看宋大老爷,宋大老爷立即就吩咐儿子:“叫下人守好门户,严禁他们打着伯府的旗号再乱走亲戚胡乱打探消息!”

  宋珏立即应是,又低声冲大老爷道:“母亲那里......”他看了宋楚宜一眼,斩钉截铁的道:“绝对不能再出乱子了。”

  宋大老爷抿着唇点了点头,朝宋老太太行了礼告辞:“我亲自去跟她说,省的她又一糊涂做出什么蠢事来。”

  外面他们这些男人们都是知道轻重厉害的,轻易不可能行差踏错。可是困在内宅的女人们却不尽然,若是一不小心在别人的刻意套话下因为心中有怨恨泄露了什么,那真是防不胜防。

  宋老太太沉沉的点了点头,叮嘱道:“有什么话好好说,吵的急了,她根本就听不进去你的道理了,反而误事。”

  宋大老爷点头应是,又叮嘱起儿子:“好好回去当差,该你知道的事情你可以知道,不该问的事情千万别问。”

  “放心吧父亲,这些我都知道。羽林卫其余那些人今日通通都回过家,他们想不到我头上来。”宋珏恭敬的送了父亲出门,转回头来看着宋楚宜沉沉的叹了口气:“这次的事,是太太跟娘娘对不住你......”

  宋楚宜摆了摆手,推着他往外走:“放心吧,这些道理还需要你同我说吗?我心里都清楚呐。”

  宋珏心里也就松了一口气,摸了摸宋楚宜的脑袋,有心想要再说些什么,到底什么都没说出来,挠了挠头转身一头扎进了夜色里。

  “小宜。”宋老太太招手把她唤至身前,心中还是不由发怵:“陈襄那个人心狠手辣至极,当初亲手斩杀了后母亲弟,这回若是真的让那个御史到了他跟兴福手里,那个御史肯定是再也不能开口了......那咱们手里的密信就至关重要了。”

  这样的话,若是不给兴福跟陈襄,恐怕就会遭到疯狂的反扑,可若是给了太子,他们宋家就再也不要妄想可以保持中立不入泥潭了。

  “祖母别担心。”宋楚宜看着丫头们打起了灯笼,亲自扶着宋老太太起身,声音平和安静:“虽然陈襄跟兴福厉害,太子殿下却也经营多年并且深有根基,陈家跟叶家更是死活会咬住这个御史不松口,谁胜谁负还不知道。就算是事情真的到了最糟糕的地步,我也有办法让密信不通过咱们的手送出去。”

  至少明面上绝对不跟宋家扯上关系的送出去------只是这样的话,不可避免就又要欠叶景川或者是周唯昭的人情了,周唯昭那个人精心里也不知道会不会因此有疙瘩?

  风骤起,吹的旁边的花瓣扑簌簌的落下来,很快就连头发上都沾染上了,宋老太太紧了紧身上的衣裳,拉着宋楚宜走的更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