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六十二·怂恿
  宋大老爷立即跪倒在地,宋大太太脸色一白,澳门赌博网站:紧跟着也跪下了。

  只是她心里仍旧是有些不服气,又觉得有些委屈-----还是那句话,宋楚宜再重要,能越得过贵妃娘娘去?

  老太太糊涂也就罢了,怎么连老太爷也跟着偏心眼至此?!

  宋老太太心中一口气堵着难受,见大夫人虽然面色惶恐,却扔面带不服,更是觉得看的心烦,挥手叫他们都退下:“好了!说出去的话又收不回来,你既然已经叫贵妃娘娘去做了,未必我还能杀了你不成?你打的不也就是这个主意?”

  “母亲”宋大太太这才有些急了,带着哭腔不断申诉:“媳妇知错了下次再不敢擅作主张”

  下次不敢,这次却几乎要害死人命了,再有下次还得了?

  宋老太太烦闷的摆了摆手,捂着胸口觉得闷得慌:“好了好了,我说的还少么?只可惜你都听不进去。先出去吧,留我静一会儿。”

  这还是第一次大夫人遭到宋老太太这样对待,越发惶恐不安,出了宁德院之后就面色发白,额际也冒出冷汗。

  邹妈妈跟金嬷嬷都等在一旁,见了她出来忙迎上来,及看见了她这副模样就都有些吃惊,默契的交换了一个眼神。

  “让你去六小姐那里说说话,说的怎么样?”宋大夫人缓过神来,接过金环递来的帕子擦去额头上的汗,又问她:“可有生气?”

  金嬷嬷瞧了一眼大夫人的脸色,就猜到她定然是因为这事儿遭了老太太的呵斥了,忙表功笑道:“说起来咱们六小姐可是个极明事理的奴婢在她跟前透露了几句,再略微劝了两声,她就微笑着有应的意思了。”

  宋大太太就笑了一声,她知道宋楚宜是个聪明的姑娘-----宋老太爷跟宋老太太纵然宠她疼她,可是到底伯府日后还是自己做主,老太太跟老太爷又能靠得住多久?

  “你可别蒙骗她。”宋大夫人偏头去瞧她:“该说的话还是说清的好。”

  “说清了说清了。”金嬷嬷心内一凛,忙道:“奴婢把利害关系同她一分说,她就懂了。毕竟她小呢,又有弟弟哪儿有姐姐不为弟弟着想的呢?”

  宋大夫人脸上终于露出些笑意来:“既如此,那我也该过去看她一趟。”

  宋老太太无非是气自己擅作主张,会害了宋楚宜。可若是这件事是宋楚宜自愿的,那宋老太爷跟宋老太太也就都怨不着自己了。

  青桃跟紫云正围着宋楚宜有些着急,说起打探来的消息也是满脸忧色:“没料到宫中竟来了懿旨听说荣贤太后极少召见贵女们,自从王家姑娘之后更是再也不见小姑娘了。这回忽然要见咱们家的姑娘们,恐怕事情没这么简单。”

  紫云也忧心忡忡:“才刚我去老太太房里打听,奶奶忙的都没功夫见我说是老太太生了好大的气,若真是好事,老太太又何必生气?姑娘也该做些打算了。”

  宋楚宜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回答,许久才问她们:“四少爷呢?他没听见这个消息吧?”

  连宋琰都能看出来的事,她又怎么会看不出来事有不对?

  只是宋老太爷既然刚决定了要暂时投向太子,又怎么会自打脸面用自己去跟荣贤太后卖好呢?

  这件事肯定是大夫人瞒着宋老太太定下的,难怪之前还派了金嬷嬷过来当说客,原来还做了两方面的打算。

  紫云摇了摇头:“四少爷在三少爷那里,想必没那么快能知道。可是这事儿也瞒不住四姑娘五姑娘那里通通都已经动起来了,听说都已经开始去针线房那里要新衣裳了。”

  青桃还待再说两句,就听见外面禀报说大夫人来了。

  大夫人瞧见宋楚宜迎出来就忙抓了她的手,回了房里坐下,先看着她的脸色提起今天下午的懿旨来:“今日宫里来了懿旨,相信你也听见消息了吧?”

  “是。”宋楚宜含笑点头:“才刚还提起这事儿呢,听说四姐五姐她们已经开始商量着要做新衣裳了。”

  大夫人最喜欢宋楚宜的就是这一点,哪怕受了什么委屈,心里明明白白的,面上也不会流露出来叫别人难堪。

  只是宋楚宜到底明不明白她的意思,她却有些摸不准了,因此抓了她的手叹了口气:“你是个聪明孩子,下午我叫金嬷嬷来,不知她可把我的意思传达清楚了?”

  见宋楚宜低着头不说话,她就知道金嬷嬷肯定是把话带到了,宋楚宜又没什么过激的反应,她满意宋楚宜的知情识趣,脸上就带出些伤感来:“我晓得这有些难为了你,才刚在老太太那儿,老太太也因为这事儿怪上了我可是啊,可怜天下父母心,贵妃娘娘在宫里着实过的不易,我作为她的母亲,只能为她的事多想想你是个好孩子晓得大伯母的难处,大伯母领你的情”

  她仍旧说的云里雾里,就是不肯明说其实是要宋楚宜去送死。

  紫云跟青桃听得都忍不住有些生气-----大夫人纵然要人去死,都不肯说个明白话,还拿这些场面上的话来哄人,像是生怕担罪责似地

  宋楚宜却仍旧平静无波的样子,似是一点儿不生气,她只是略微一思索,就笑道:“大伯母说的哪里话,太后能叫我们进宫去,这是给宋家脸面。身为宋家的女儿,我自然也该为宋家着想。”

  “就是不知到时候崔夫人知道了可会担心?”宋大夫人越发的欣然:“她年少时曾跟你五婶起过争执,你也晓得这些曲折关系,到时候崔夫人怕是会不放心啊。”

  竟还要求她跟崔夫人求情,这就有些太过了-----既希望自己去承担太后的怒火,又害怕事后崔家追究,想要自己连首尾都帮着收拾干净。

  青桃跟紫云对视一眼,皆愁眉苦脸,恨不得上前抓着宋楚宜求她不要答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