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五十九·私心
  三伏过后,府里渐渐飘出桂花香来,无处不在的花香味随着风钻进人鼻间,似乎连空气都带上了甜意。

  早有小丫头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二房清逸园里摘桂花,或做桂花糕或留着制头油,欢声笑语不断。

  大夫人穿过桂花林急匆匆的领着人进了房间,破天荒的冲着丫头们生了气:“想必是我素来好性儿,才纵得你们这么没有规矩!今天擅离职守出去摘桂花的,通通罚半个月月钱!”

  她对待下人向来宽容和善,从未生这样大的气,屋子里的人一时面面相觑摸不着头脑,一个个垂着头连头也不敢抬。

  金铃悄悄的朝金嬷嬷看过去,就见金嬷嬷并邹妈妈都忙摆手摇头。

  等大夫人落了座,金环就忙端上茶来,小心的赔着笑脸:“太太一路辛苦,虽然说是已经入了秋,到底还有秋老虎,我叫小丫头端上冰碗来?”

  大夫人略带不耐烦的推了,支使金嬷嬷:“你去老太太那儿瞧瞧,问问玉书老太太气有没有消了些。”

  金嬷嬷应了一声儿,忙出去宁德院找玉书了。

  邹妈妈见大夫人肯说话了,心里就松了一口气,上前朝金环努努嘴儿,自己轻手轻脚的替大夫人揉了揉太阳穴:“这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老太太生这样大的气,这才从前也是从未有过的事。”

  宋老太太不是个势力的人,更不是个难以相处的婆婆。大夫人黎氏当年家世算不得好,配长宁伯府更是属于严重的高攀了,可嫁进来之后,宋老太太从未拿这个做过文章,更不曾因为这个而给大夫人下绊子。就算后来进了个家世煊赫的二夫人崔氏,宋老太太也从未厚此薄彼,在两个儿媳妇中分出上下等来。

  这么多年来,宋老太太恐怕还是第一次给大夫人脸色瞧。

  提起这件事大夫人心里就更加烦躁,她唉了一声觉得心里堵得慌,烦闷的闭着眼睛不知如何是好。

  今日宋老太太发了好大一通火,她只是劝了几句而已,竟被老太太呵斥了几句这是她嫁进宋家近三十年来的头一次,她真是觉得这半辈子的脸都丢光了。

  屋外有人找,金铃出去一趟就进来,声音低低的跟大夫人禀报:“大少奶奶那边派了人来,问咱们是不是摆饭了。”

  大夫人心里虽然烦躁,却也惦记着孙子,闻言就忙缓了脸色吩咐:“出去告诉她,今日就不必过来吃了,天气热,别随意走动,当心惹了暑气。”

  金铃见大夫人缓了神色,就如遭大赦的点了点头,脚步轻快的转头出去了。

  邹妈妈紧跟着劝:“您呀也别太着急上火,老太太恐怕也是一时急了。毕竟有些事小孩子不懂,咱们可得知道利害。若是真按照咱们大小姐的意思去做,那六小姐处境可就堪忧了啊老太太毕竟看重六小姐,看的跟眼珠子似地一时缓不过来也是有的。”

  “我也晓得小六儿可人疼,也知道小六儿最近能耐了。老太爷老太太都护着她喜欢她。”宋大夫人语气低落:“可是那又怎么样?毕竟只是一个小丫头啊娘娘在宫里举步维艰,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太后嫌我们家把王氏”

  说了这句话宋大夫人就住了嘴,停了一会儿才又叹气:“这事儿虽然是王氏先做的不对,可是闹出来的到底是小六,要不是小六闹出来,老太爷老太太也不至于对王氏下这么狠的手。现在娘娘在宫里都成什么样儿了,连对太后娘娘说句真话都不成吗?!”

  有句话大夫人憋着没说出来何况就算不是宋楚宜的错又怎么了?一个宫里的贵妃娘娘,一个才九岁的小丫头片子,换做谁也知道怎么选啊。

  以往还觉得宋楚宜心机深些、聪明些也阻碍不了他们大房的事,妨碍不了大房的利益,可是现在看来却并不是这样。

  宋老太爷跟宋老太太对宋楚宜的宠爱实在是太过了,居然能为了她冲贵妃娘娘发这样大的火,冲着自己发这样大的火。

  他们的私心让他们看不到如今的情势,看不到贵妃娘娘的为难,也看不到贵妃娘娘跟宋家的处境他们居然想让贵妃娘娘继续承担太后的怒火,想让贵妃娘娘自己咽下这个委屈。

  可是这不仅仅是一些小赏赐一些珠宝首饰,跟一些平时的纵容宠爱,这事关自己女儿的利益!宋大夫人不能看着这样的事发生。

  宋大夫人放下手里的冰碗,低声吩咐邹妈妈:“你去找相熟的夏太监,让他往宫里递个信儿,跟他说告诉贵妃娘娘,就按照贵妃娘娘说的去做。老太太这边,我会帮着劝的,让她不要担心。”

  邹妈妈不敢耽搁,应了是,又问她:“他胃口可大着呢,上次来打秋风就要了两千银子。这回咱们有事求他”

  “准备两千两银子,连同上回的那个条子一起给他。”宋大夫人冷笑了一声:“这种人不就是眼睛只看着钱吗?喂饱他就是了。”

  老太爷老太太有私心,她也有。

  宋楚宜再好,那也是二房的姑娘,跟他们大房扯得上什么关系?日后若是分家出去了,也就是叫自己一声大伯母的交情罢了。

  他们想要护着她,可是自己却不能因为这一点就让自己的女儿替她受过。

  金嬷嬷小心翼翼的进来,见大夫人正闭目养神,屋里没了邹妈妈,心里略一思索,就走到她跟前轻声道:“玉书说气的有些狠了,今日午饭都只用了几口就停了。还叫外院的小厮候着,等老太爷跟大老爷一回来就告诉他们去宁德院。”

  大夫人仍旧闭着眼睛没动,许久才抬了抬手表示知道了。

  是想跟老太爷老爷说这事儿吧,她虽然并没睁开眼睛,心里却并不平静。

  老太爷毕竟是一家之主,应该不会跟老太太似地感情用事吧?老爷就更不必说了,自己亲生女儿跟侄女儿,他总知道该怎么选。

  话虽这么说,她仍旧是下定了决心,待会儿不能当聋子瞎子,还是得过去一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