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五十八·贵妃
  琉璃瓦在阳光下越发的光彩夺目,院子里的大石缸里养着许多莲子,水面上密密麻麻的铺满了莲子大小的荷叶,偶尔还冒出一个个小水泡来,往下仔细一看,还能瞧见悠闲摆尾的金鱼来。

  女官小心翼翼的瞧着小公主踮起脚来往里投鱼食,一边叮嘱着打伞遮荫的小宫女离公主更近些。

  只是丢了许多鱼食下去,也不见有金鱼浮上水面来吃,小公主有些不耐烦了,抛了鱼蹬蹬的往主殿里面跑。

  宋贵妃正看完账簿,蹙着眉头将账簿交给了身边的女官,回头就见女儿跑进来,忙笑了:“十一,快过来。是不是又跑去瞧那缸鱼了?这大太阳晒的,人家鱼儿也得休息呀,哪儿能时时刻刻浮起来给你玩儿?”

  她今年也才二十三岁,进宫却已经足足有十五年,这十五年间唯独十一公主周绮这一个孩子,因此向来看的跟眼珠子似地。

  周绮飞快的扑进宋贵妃怀里,红着小脸儿嘟着嘴有些不高兴:“今天一条都没浮上来,真是扫兴。”

  “也该跟九公主亲近亲近,成天自己玩儿自然无聊。”宋贵妃有些心疼的帮女儿将汗湿的额发抹开:“别成天在凤藻宫憋着呀,再说皇祖母那里也可以多去”

  周绮两只手握着耳朵不肯听,半响才不甘不愿的哼了一声:“有什么好玩的?九姐总嫌弃我不肯带着我。皇祖母也不喜欢我。”

  “什么话!”宋贵妃瞧了一眼左右,忙呵斥她:“皇祖母是天下人的母亲,哪有喜欢谁不喜欢谁一说?她自然是都喜欢的。”

  周绮也就不再说了,只是仍旧有些不开心:“我又没有胡说。上回在皇祖母宫里,明明是她弄坏了祖母佛经,她非得说是我弄坏的我跟祖母说了的,祖母不信我”

  说着说着,周绮毕竟还委屈得眼泪都差点掉下来。

  宋贵妃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唤了竹意来带她去净面,自己却只顾望着面前插得极好的荷花发呆。

  竹影替她端上茶来,轻声安慰:“娘娘也不必因为这个置气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也是常有的。”

  这哪里是普通的孩子之间的玩闹?九公主周缦都已经十四岁了,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她不知道吗?分明就是仗着贤妃为所欲为。

  宫里哪有简单的人?之前分明已经多次示好的贤妃忽然转了风向,太后也多次指桑骂槐恐怕还是因为自家没有表态的缘故。

  她摇了摇头,单手撑着头有些疲惫。

  “太后之前透出口风来说要见见我们家的几个女孩儿”宋贵妃只觉得心越发的沉重,面上也有抹不去的忧愁担心:“恐怕她这是想借机敲打敲打我们,也想看看小六儿”

  竹影忙上前替她卸了两支重些的金钗,又轻轻在她肩上替她按肩:“家里不是再三传来消息说,六小姐聪慧得很吗?她知道怎么应对的您也不必太过担心,总会有办法的。”

  宋贵妃自嘲的笑了一声:“讨好得了太后,那皇后那边怎么办?本来就是两头不讨好的事儿,再聪明也应付不过来,何况她也只是一个小女孩儿,再聪明也是有限。”

  她说着,又觉得略有些烦躁起来。

  家里只叫她按捺着同贤妃良妃太过亲近,可是却一个章程也不拿出来。她夹在太后跟皇后之间两头受气。

  “叫个聪明些的少监出去,些微在祖母跟前露个意思。”宋贵妃凑近她耳朵轻轻说了一声,又额外叮嘱:“其他话就不必说了,祖母会明白的。”

  太后无非就是记着王氏的仇她毕竟养着王瑾思这么多年,也宠了王瑾思这么多年,更是只剩下了王瑾思一个亲人,现在王瑾思死在了宋家,她心里有怨气也是正常的。

  只要让她把怨气发泄出来,也就好了。只是这怨气自然不要发在宋家身上跟自己身上才是最好。

  这事既然是因为小六起的,那把事情推到小六头上自然也是最好。一来她是个小姑娘,太后娘娘不至于跟她计较,二来若是计较,那也是好的。

  宋家女儿都是为了宋家而生的,若是太后把怒火发在她的头上,那也算是她为了宋家奉献。

  竹影有些犹豫,她放在贵妃肩上的手停了下来,有些不确定的问她:“可是娘娘上回老夫人来刚提过叫您千万别在太后跟前透露这事儿跟六小姐有关,您现在说了,六小姐轻则被太后申饬,重则可能丢命丢前程的”

  “好了!”宋贵妃猛地站了起来,头上的步摇叮叮叮的响,精致的面容一时都有些扭曲:“本宫既然叫你做自然有叫你去做的道理!留在宫里受气的又不是他们,他们当然说的轻巧,太后对本宫跟十一的态度你不是没有看见,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这个时候了,推个人出来平息太后的怒火又怎么了?难道本宫在宋家还比不上一个黄毛丫头重要?!”

  竹影被呵斥得有些蒙,反应过来就忙跪在地上不断应是。

  宋贵妃冷眼瞧着她出去了,气得眼前一黑差点没站住,许久才稳住了身子重又坐回了椅子上。

  皇后有跟皇帝几十年的夫妻情义在,贤妃良妃都跟了皇帝几十年,唯独自己资历浅又没有儿子傍身,因此过的格外的小心翼翼。

  周绮已经重新梳洗过,此刻进殿来瞧见母妃这个表情脚步就有些迟疑,略微停顿了一会儿才重新朝宋贵妃走过去,声音也比之前放的低了:“母妃,谁惹您不开心了吗?”

  宋贵妃见了女儿,脸上的神情就放缓了许多,将她揽着坐下,微笑摇头:“就是个不懂事的小宫女,并没什么大事。”

  周绮却再不露出之前那副撒娇耍赖的样子来,懂事的点了点头。

  宫里再小的孩子,都已经将察言观色这门功课学的炉火纯青了。

  宋贵妃叫了竹意给她量量身形,准备叫尚衣局的人给她做几身新衣服,见她蔫蔫的提不起精神,就逗她:“别绷着张脸了,过阵子等你几个表姐进来了,也能陪你说说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