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四十九·幕后
  李大夫人倒是同其他的李家人不一样,当初崔氏的事罪证确凿摆在眼前,李家老太爷跟老太太并李氏都还在抵死抗争,可是这个李大夫人却不一样

  李夫人看着崔夫人跟大夫人,心里头七上八下的没个着落-----为了个尚未铸成的错,去家庙修行几年这样的惩罚不可谓不重,这两个丫头又都快出嫁了,她们现在去家庙,未来的夫家日后也会有诸多疑惑

  若是面对的是别家的勋贵,她或许还会想想别的办法扯皮,替女儿减轻罪责,可偏偏是宋家,偏偏是宋楚宜。

  宋家本来就因为李氏的事对他们李家心结颇深,又有端慧郡主在旁边,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和稀泥。

  此言一出,连沈晓海跟何氏也禁不住有些耸动了颜色,转头去看大夫人跟崔夫人。

  谁知崔夫人跟大夫人却都不约而同的低下头去看矮了一截的宋楚宜。

  何氏有些嗤之以鼻-----虽然刚才宋楚宜的措置的确是叫她有些吃惊,可是现在她反应过来就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顶多就是宋楚宜聪明些罢了。

  沈晓海却心中一动,不免对这个身份贵重的女孩儿有了些其他看法,能立即识破丫头的话是假那是聪明,能知道先压住事情不与周围贵女扩大是敏锐,能等到长辈来之后再拿出证据要交代是沉稳,这个小姑娘,果然有些不简单。

  宋楚宜思索一瞬就忽的笑了,她看着李大夫人摇了摇头:“不,未必就要这样对二位姐姐。我记得跟二位姐姐无冤无仇,实在不相信若是没有其他缘故,她们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不知道夫人方不方便,让我见她们一面?”

  才刚宋楚宜摇头的时候,李大夫人真是觉得心都不自觉的凉了半截,现在听宋楚宜这么说,就忙点了点头。

  “世伯也别再打七哥哥了。”宋楚宜转过头去看沈晓海:“他已经受不住了。”

  崔夫人跟大夫人竟也都没有异议,沈晓海再次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脸上挂着极温和慈爱的笑点了点头:“既是世侄女这么说,那自然是没什么好说的。只是也不能就这么饶过他,等过几****养好了身体,我再带着他上门给你赔罪。”

  何氏又惊又喜的看了宋楚宜一眼,心疼不已的忙着叫人去抬藤椅,将已经满头大汗开始说胡话的沈清让送回房里去。

  这回沈晓海动了大怒,那些家丁都不敢手下留情,沈清让不将养个十天半个月怕是都不能起床,宋楚宜垂下眼睫,遮盖住眼里的嘲讽跟深刻的恨意。沈清让,我不来跟你讨上一世的欠债,你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招惹我。既然你非得给自己挖坑,那我就干脆把你埋了好了!

  李家两个小姐已经吓傻了,两个人被母亲呵斥过后就如同是惊弓之鸟,乍一听见开门声都不由惊得跳了起来。

  等看见进来的除了母亲还有宋楚宜之外,就更是瞪大了眼睛惊得不知如何是好。

  “悦娇、悦凤,你们俩给我听着,问什么答什么!”李大夫人一手拉了一个朝她们使了个眼色,手上使劲握了握女儿的手:“否则,连娘也救不了你们!”

  宋楚宜不用听也知道李大夫人跟她们交代了什么,她看了看已经高出自己小半截的李家姐妹,缓缓的露出了个笑。

  那个笑看起来很是甜美,颊边还带着两个酒窝叫她看起来越发的可亲可爱,可是李家姐妹却都不由打了个寒颤。

  当初李氏是怎么死的,回家之后李大夫人曾经对着她们耳提面命过,期间还特意提过宋六小姐跟以往截然不同了,变得聪明又机智。

  “你们想把我骗去仙乐园想怎么样,我也就不问了。”宋楚宜盯着她们面如土色的神情看了一眼,就转开了头,目光平视着前方的高梅瓶:“我只是想问问,谁教的你们这个法子?”

  李家姐妹她上一世有接触,她们根本没这个能耐把沈清让调唆的这么听话。

  李家姐妹瑟缩了一下,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自己的母亲想要求救。

  李大夫人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又气又急的在大女儿身上捏了一把,急的差点要当场骂起来:“你倒是快说呀!你们这两个丫头加起来恐怕都出不了这个主意,到底是谁教你们的?!给我好好说,不然回去就送你们去家庙思过!”

  去家庙代表着什么李家姐妹还是清楚的,闻言终于泪光闪烁的开了口:“是是陈家姐姐给我们出的主意”

  陈家姐姐?今天到场的除了陈阁老家的女孩儿这么被李家姐妹称呼一句陈家姐姐,还有谁?

  宋楚宜几乎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愤怒-----通州那一次陈姑娘差点害的她死掉,第二次见面她又给自己送了这么一份大礼。

  她目光平淡的看了李大夫人一眼,似是自嘲又似是不屑:“李夫人您看,多亏我多嘴问了这么一声,不然二位小姐这一辈子的名声可不就毁了么?”

  李大夫人咬了咬牙,伸手给了两个女儿一人一个巴掌,气的几乎呼吸不过来:“她让你们去你们就去,你们到底蠢不蠢啊!”

  可是她更没想到陈明玉竟然这么阴损,自己在暗地里指挥,拿自己女儿跟沈家公子当挡箭牌来害人。

  这事情若是真的传出去,李家两个姑娘勾结英国公府世孙陷害伯府小姐,她们的名声真的就跟宋楚宜说的,毁了!

  宋楚宜见火候差不多了,也就懒得再跟她们多说,站起身冲李大夫人道:“既是如此,大夫人跟两位小姐就同我去做个见证吧。我这冤屈不能白受,二位小姐的黑锅也不能白背呀,是不是?”

  李大夫人根本就没得选,她若是不去,那这件事就还是得栽在自己女儿头上,若是去了,就肯定得得罪陈阁老

  两害相权取其轻,李大夫人咬了咬牙,看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一眼,咬牙道:“是,我们自然该给宋六小姐做个见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