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四十八·心计
  沈清让从小到大最害怕的,澳门赌博网站:不是曾经威风凛凛的英国公,也不是比他厉害的那些玩伴兄长,而是眼前这个从来都端着一副严父派头的父亲。

  他咬着牙齿只觉得上下牙都磕碰在了一起,疼的牙齿发酸又疼,听了母亲明显意有所指的话一时有些犹豫。

  如果今天这事他不给出个理由来,以沈晓海的性格,真的是有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的他半死来给这些人泄愤的

  可是他犹豫着下不了决心。

  恰好此时,何氏身边的大丫头春梅小心翼翼的进来轻声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何氏顿时双眼发光,才刚衰败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

  “老爷!”她看了崔夫人跟大夫人一眼,只觉得心里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脸上重新又有了笑意:“我才说让儿他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原来,这傻小子竟是在为别人顶缸。”

  沈晓海怀疑她又要出什么幺蛾子,更怕她会把这个黑锅推给沈清运背,警告的瞪了她一眼。

  何氏却并不在意,如今心里大石头放下,她脑子又运转的飞快起来,拉着崔夫人跟大夫人推心置腹的道:“二位姐姐,真不是我替我这不成器的儿子开脱,实在是这事确实另有隐情。恐怕咱们还得再叫上一位夫人才能追查出个究竟了。”

  “母亲!”沈清让这个时候忽然开口了,又气又急的看了何氏身边的春梅一眼,随即就把目光移向了宋楚宜,那目光满怀嫌恶,他咬了咬牙看着何氏:“这件事就是我做的!这个丫头成天跟屁虫似地跟在我后头,我嫌烦,想给她一个教训而已!”

  这哪里是个教训而已?谁知道仙乐园那里到底有些什么,那里是沈清运的住处,如果沈清运有什么癖好或者是被宋楚宜撞见了什么事,那宋楚宜日后还要前程不要?!

  “住嘴!”何氏这回比沈晓海还更加焦躁,伸手就往向来舍不得碰一指头的宝贝儿子脸上打了一巴掌:“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

  沈清让想要做这个英雄,英雄救美,可是她这个当母亲的可坚决不会同意!

  何氏深吸了一口气,指着他骂道:“你以为这件事能瞒过谁去?!刚才李家丫头身边的下人还来跟你的小厮打探消息呢!”

  李家?!

  原先就忍不住想开口的大夫人终于惊异的失声道:“难道这件事竟与李家又有关系?!”

  怎么什么坏事都能跟李家扯上关系!大夫人暗自骂了一声晦气,脸色越发难看。

  宋楚宜却有些惊讶的看了沈清让一眼,她也知道沈清让不可能一个人想出这样详细周到的计策,可是李家那两个姑娘

  李家那两个姑娘她上一世来往也甚是频繁,由于李家大夫人对李氏跟宋楚宁不待见,连带着她们俩也跟宋楚宁关系冷淡,平常关系连她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表妹都不如,她们为什么会在这么重要的场合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

  何况就凭着她们俩,根本没能耐在英国公府设计这样的计策,更不可能让沈清让言听计从。

  可又绝对不可能是宋楚宁的手脚,她此刻正在逃亡的路上,纵然有天大的本事现在手也伸不了这么长

  沈清让已经急的叫嚷起来:“跟李家妹妹们没关系!是我主使的!”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我们一定会给贵府一个交代。”沈晓海瞪了沈清让一眼,沈清让就偃旗息鼓,愤愤的不敢再开口了。

  “这件事就算不是这个顽劣的东西主使,也跟他脱不了关系。”沈晓海伸手阻止了焦急的想插话的何氏,沉声道:“取家法来狠狠的给我打!打的他知道明辨是非,知道错了为止!要是他一直冥顽不灵,干脆打死了事!”

  崔夫人只是冷眼旁观,只是见果然有四个家丁进来把沈清让按在地上痛打时,脸上才有了一丝动容-----沈晓海倒真的是个下的去手的。

  “夫人!”又有仆妇急匆匆的进来,惊恐的看了沈清让一眼,就回头冲着何氏道:“李大夫人求见。”

  “让她进来!”何氏再也起不了替她遮掩的心思,飞快的喊了一声,又哀求的看着沈晓海:“老爷不能再打了,再打下去”

  果然跟李家有关系!

  崔夫人似笑非笑的看了刚进门的李大夫人一眼,把宋楚宜的手拽的紧紧地。

  李大夫人却根本不敢跟崔夫人对视,有些尴尬又有些难堪的看了被打的连叫也叫不出声来的沈清让一眼,上前跟众人见礼。

  何氏重重的哼了一声,伸手抹去眼角的眼泪,偏过头避过了她的礼,冷笑道:“可受不起!李夫人还是说说这趟为什么来的吧。”

  李大夫人更加不好意思,可是事情已经发生,她再难堪也只能硬着头皮道:“都是我家那两个丫头胡闹居然想出了什么引君入瓮的主意,说是想捉弄捉弄宋六小姐这都是我治家不严的缘故”

  “当年定远侯家的女孩儿胡闹,推了族姐入湖。她们也说是姐妹间的玩闹而已”崔夫人忽然出声:“后来的事情,不用我说,大家也该知道结果吧?咱们世家大户的人家,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家族脸面,从来没有什么玩笑不玩笑一说。”

  后来有御史参奏定远侯家治家不严,内宅不稳,又牵连出定远侯夫人敛财无道,定远侯被贬了爵位

  李大夫人脸都白了,她们李家原本就有李氏跟李老太太的旧账未了,此刻崔夫人要是旧事重提,或者到皇后跟前告一状

  “郡主您说的是。”李大夫人狠了狠心,咬着唇血都快要被咬出来,道:“她们两个不知分寸,无知莽撞。差点铸成大错,该去家庙好好静思己过。这件事,我回了家就禀明父母去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