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四十六·闹剧
  周围的贵女越聚越多,澳门赌博网站:杨氏已经觉得万分招架不住,心中又气又急,只觉得脑子糊成了一团浆糊。

  她是庶长子的媳妇,在府里地位尴尬,英国公对这个庶出的孙子虽然看重,她们却也不敢太过放肆,在府里向来缩着尾巴做人,自己更是对何氏这个正经婆婆做足了礼数跟姿态,向来对何氏言听计从。

  可是现在何氏的客人出了差错,要命的是还牵扯上了他们的仙乐园她几乎要晕过去了,手忙脚乱的没个章法。

  她知道此时最好不要惊动大人,静静的将此事按下去才是正经,可是眼前这个宋六小姐明摆着不肯善罢甘休,宋四小姐更是已经去找长宁伯府的世子夫人了

  沈徽心不明所以,看看嫂子再看看宋六小姐,一句话也插不上。

  宋楚蜜来的时候,大夫人正同崔夫人相谈甚欢-----崔氏在府里五六年,崔夫人那时候年年上京来都是她出面招待,因此其实很有几分私交,现在李氏又死了,她有诚意,崔夫人也没拒绝,因此很容易就说上了话。

  乍一听闻宋楚宜那边出了事,饶是大夫人素来性子好,也不由对着同样大惊失色的何氏生了气:“好好的这是怎么说?!”

  崔夫人早已起身,通州的事她虽然未经历过最凶险的时候,却也见过宋楚宜面对危险时的镇定自若,听说宋楚宜这回竟是抓住个丫头生了气,她就晓得事情恐怕并没那么简单。看了惊诧的何氏一眼,她淡淡的道:“小六不是个没有分寸的孩子,咱们还是过去看看究竟吧。那边女孩儿多,聚在一起也不是个事。”

  一言惊醒了何氏,她看了一眼英国公夫人,忙忙的引着大夫人跟崔夫人往锦绣阁去。

  今日天气凉爽,前几日照的人心头发慌的太阳已经隐匿进云层里,四起的微风吹的人心头舒畅,可是何氏却快要端不住脸上的笑了。

  及至到锦绣阁前瞧见阳台上她们那剑拔弩张的架势,她已经连笑也笑不出来,转头吩咐了旁边的嬷嬷引着姑娘们去碧水居划船游园,这才跟着崔夫人并大夫人往二楼走。

  沈徽心见了母亲忙迎上前,手足无措的拽着她的手焦急的说了事情经过,可她知道的也是一知半解,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何氏拍了拍她的手以示安抚,心头却不免叹了口气-----她把女儿养的太单纯了,日后到了婆家,还不知道

  可是现在不是感叹这个的时候,她轻声叮嘱女儿:“没事,你领着你那些姐妹们去碧水居玩吧。”

  崔夫人已经上前拉了宋楚宜的手,目光沉沉的往那已经脸色惨白得似乎下一刻就要晕过去的小丫头身上看了一眼,转头问宋楚宜:“怎么回事?”

  大夫人也心急如焚的先把宋楚宜检视了一遍,见她并未受什么损伤,才缓缓吐出了一口气-----今日之行是她一力促成,她与何氏又向来关系匪浅,在宋老太太千叮咛万嘱咐的前提下,若是她还叫宋楚宜出了什么事,那真是没法儿交差了。

  二楼的人瞬间走了个干净,何氏提着的心放下一半,对着宋楚宜嘘寒问暖了两句,目光不善的看了那丫头一眼,才问道:“怎么回事?”

  宋楚宜摊开手,将那张叠的四四方方的纸条递过去给何氏,语气平稳没有波澜:“这是这个姐姐给我的,她还给我递了口信,说是太孙殿下要见我就在仙乐园,还说只要把这个给仙乐园的婆子,她们就会放我进去。”

  在场诸人都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何氏尤甚,她强尽全力才忍住了没有一巴掌把那丫头给扇倒,颤着手接过了宋楚宜手里的纸条。

  “这个纸条我还没看,但是我想我不能看也不该看。”宋楚宜讥诮的看着那小丫头笑了一声:“就像有些话不能说也不该说。就像这位姐姐说太孙殿下约我去仙乐园,我虽然小,也知道这不合规矩,更不是太孙殿下会做出来的事,只会怀疑这是不是府上有人恶作剧”

  何氏禁不住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不可置信的看了宋楚宜一眼,忽然觉得从未认识过这位宋六小姐。

  她颤颤巍巍的打开那纸条看了一眼,就立即大惊失色生怕别人看见似地一把将那纸条团成了一团。

  可是不容她再想怎么应对,崔夫人跟大夫人都已经在旁边虎视眈眈,她强压住了心中惊悸,强笑着点了点头:“想必是府里哪个孩子不知事恶作剧”

  崔夫人不冷不热的嘲讽了一声:“这恶作剧若是叫太孙殿下听见了,也不晓得是不是笑的出来。”

  大夫人脸色也阴沉到了极点,莫名被扯进这样的漩涡,她哪里看不出这中间恐怕还有其他事,当下就卷起手咳嗽了一声:“沈夫人”

  何氏被这两句话惊得差点站立不住,立即转头指着那个丫头气势汹汹的怒道:“到底怎么回事?!是谁让你来递的口信?!这东西又是谁给的?!”

  小丫头已经腿软的顺着栏杆瘫坐在了地上,闻言急的直哭,咬着手背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何氏气的头疼,失去了耐心窝心脚将她踹了个底朝天,指着她疾言厉色的问:“快说!你是哪一房的,老子娘又是哪个?!今日这事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就立时把你全家都发卖了!”

  小丫头被这一番劈头盖脸的责骂威胁吓得呆住了,她知道何氏的性子,更知道她这番话说的出做得到,再不敢隐瞒,磕着头哭的厉害:“是是世孙跟”

  何氏瞪大了眼睛,生恐旁人听见似地回头看了一眼,却见崔夫人跟大夫人都已经露出了震惊的神情,宋楚宜更是一抹讥笑已经挂在唇角

  她怎么千算万算,偏偏算漏了这个向来我行我素的儿子!何氏只觉得腿一软,扳着旁边嬷嬷的肩膀才勉强没有滑落到地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