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四十·有恃
  伯府的兵荒马乱早已经不在宋楚宁的眼睛里,她看着旁边不断倒退的景色,端坐车内双手交握,嘴角露出一抹庆幸的笑意。

  如果不是红玉那个蠢丫头,她恐怕到现在还不知道,宋楚宜不仅不是梦里的脓包,甚至成长到了叫人害怕的地步。

  镇定自若的布置好了一切,借着出谋划策获得镇南王府嫡次子信任,让他接回崔氏身边伺候的旧人涟漪收服青桃父母,让青桃父亲远赴晋中去送信,甚至还跟太孙也关系匪浅

  她就说怎么宋程濡跟宋老太太这两个老狐狸会对宋楚宜那么好,原来宋楚宜竟露出了这等眼界见识。

  她看了看在角落里正替她倒茶的翠果,无声的笑了一声:“怎么,是舍不得你那绿衫跟翠巧?”

  绿衫已经去了老太太那里自首,翠巧今天早上就又没了踪影,她不难猜到翠巧是去了哪里,因此当机立断的怂恿了宋毅提前离开-----若是宋楚宜听完了翠巧的话,肯定不可能任由自己跟着宋毅走。

  一等大丫头没了两个,现在她身边只跟着翠果跟绿玉,此刻两个人都安静得有些过分。

  翠果抿了抿唇,倒好茶放在矮桌上,就在原地给宋楚宁磕了三个头:“八小姐我老子娘都还在府里呢”

  宋楚宁走的这么匆忙,她连收拾行礼的时间都只是勉强,根本没时间知会父母一声,到时候也不知道父母会不会受罚,又会担心成什么样子。

  翠果这么一带头,连绿玉也红了眼睛,哽咽着磕起头来。

  她们都知道宋楚宁是没有感情的,因此向来不敢在她跟前哭,可是这回因为没有丝毫准备就要去千里之外的长沙,又要跟家人分离,前途未卜又不知道会不会连累家中父母,终于忍不住有些崩溃了。

  宋楚宁却难得没有生气,她盯着两个人半响,忽的笑了一声。

  “你们急什么?”她看着两个人抬起哭花了的脸,曼声说道:“你们只不过是奴婢,本来就身不由己的,二老爷叫你们跟着去长沙,你们敢不跟着?老太爷跟老太太再犯不着为了这事儿去难为你们父母家人,你们尽管放心好了。”

  此去长沙还不知要多久,她身边不能没有两个得用的人-----哪怕是到了长沙买了人,也不能立即就用着顺手,何况毕竟是知根知底的,她使唤起来也放心些。因此她破天荒的安慰了她们两句。

  知道这已经是宋楚宁的极限,翠果跟绿玉相视苦笑,不敢再多说什么,垂着头仍旧老老实实的整理起宋楚宁的细软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马车终于停了,宋毅驾着马过来,吩咐人去卸马车上的行李,自己却掀了帘子接了宋楚宁下车,和颜悦色的笑:“既然你说没坐过船想走水路,咱们干脆就乘船去。”

  宋楚宁带着帷帽,脸上却也露出笑意来。

  她哪里是真的没坐过船想走水路,是怕宋程濡会派人来拦追堵截。可现在她们只要上了船,那就是鱼儿入海,任他们折腾也没处寻了。

  宋楚宜虽然变得聪明了,可是到底她还是抢先了一步不是?她隔着帷帽转过身最后望了一眼模糊不清的景色,露出个胜利者的笑意来。

  宋珏领着人出了城搜寻一通,可是半点踪迹都没寻着,折腾了一番将近傍晚,才听说人在码头,又马不停蹄的带着一帮人赶过去。

  谁知等他过去,人早已经登了舟走了一两个时辰了。

  他唯有摇头苦笑,回府如实的跟宋程濡交了底。

  阖府都有些慌乱,下人们走路都唯恐带出什么响动来,二老爷莫名其妙的回来了,又莫名其妙悄无声息的就走了,一丝消息也无,还闹得老太太病了。

  她们摸不着头脑之于却更加提起了十二万分的小心,生怕在此时惹了老太太或者是哪位主子的眼。

  宋程濡坐在圈椅里,眼前烛台上飘摇的烛火将他的脸色掩映住,瞧不出他此刻表情。

  宋珏却知道祖父此刻必定是震怒已极,禀报完了就一言不发的站着没动。

  “去看看你祖母。”沉默良久,宋程濡终于开口,皱了眉又道:“叫小六过来见我。”

  宋珏舒了一口气,沉声应了是,先去宁德院见了母亲,听说老太太如今还在睡着,便没进去惊动,只是差了玉书去请宋楚宜。

  大夫人很有些不安,抓着儿子东问西问,最后得知宋毅竟是走了水路,不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这个小叔子年纪不小,行事却也太过没有章法了,都多大的人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竟然连知会一声都不曾,要不是门房上有人来报,她压根都不知道人已经出了门。

  而出门对于男子来说毕竟是寻常事,她也不曾往深里去想,及至后头听说老太太气急攻心晕倒,她才察觉出不对来,一问才知宋毅这竟不是寻常出门,而是回任上去了。

  回来的时候悄无声息的就回来了,走的时候更是连父母都不曾拜别,还把女儿给带走了大夫人目光沉沉的叹了一口气,不免感叹这阵子二房的事情都赶在了一起,叫人应接不暇难以应付。

  玉兰端了药跟蜜饯上来,大夫人也就不再问,亲自接过了汤药服侍宋老太太喝了,才转过头去让宋珏先回房去。

  黎清姿如今也正怀着身孕呢,虽说三月已过,可是她身子孱弱,因此太医交代过定要好生保养着才行。大夫人不放心,也怕她那里听见什么风言风语,赶儿子回去陪着。

  宋珏虽然担心老太太,但是确实也挂念着妻子,闻言便顺从的退了出去。

  只是他比大夫人想的又更深一层-----二叔能熬得住寒窗苦读走了举业出身,更是在知县一位上老老实实做了六年才熬到如今知府的位子,怎么会是这么没有轻重的人?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不成?

  多谢gvghhbn的两万起点币,受宠若惊。也多谢9小姐、宇文静宁、惜时惜书、秋风知了、还有weipeng0578跟风度翩翩薄、ccfang的或平安符或香囊或礼物,最近更新还是没跟上一直觉得有愧大家,都没敢怎么吱声,我的错。下个保证,尽量月末十天都三更。过了这个月身体好点了争取隔天三更,欠更的都记在心里了也会一起补上。最后还是要说一句,真的真的非常爱你们,么么哒大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