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三十九·远走
  素知提着一口气再给宋楚宜重重的磕了个头,泪眼迷蒙的跟她求情:“六小姐,说句托大的话,您也是我们看着长大,虽说聪明,但是到底心性正,不像八小姐”她顿了一顿,澳门赌博网站:似乎怀着无限的恐惧跟怨忿继续说了下去:“她是没有人性的”

  怕宋楚宜不信,她将宋楚宁摔猫的事说了,又深吸了一口气才接着苦笑道:“后来我去看了那只可怜的小猫,虽半死不活的,可却还是能活的。只是后来后来八小姐叫人把那只猫又给捉回去了,听说八小姐亲自拿了放画卷的大缸把那只猫砸的血肉模糊”

  这件事私底下传遍了整个二房,二房的人自此之后看见了宋楚宁都恨不得绕路走,怕她比怕李氏更甚。

  素问也忙不迭的点头,见宋楚宜跟青桃都露出吃惊的表情,忙补充道:“还有呢。八小姐平日里私底下叫老太太都是直呼老不死的还戏弄过三少爷,大冷的天差点没把三少爷困在天井里冻死我们急的去找二夫人直哭,连二夫人也唬的心惊肉跳,可偏偏八小姐跟没事人似地她是不怕夫人的,一点儿也不怕”

  算算日子,那阵子正是闹出五夫人王氏的事来的时候,宋玠的日子正难过,宋楚宁竟然连他也不放过,想必是恨他同自己交好的缘故。宋楚宜微微一哂,心里却因为宋楚宁对自己的仇视而越发的警惕起来。

  青桃惊得几乎没有失态叫出声来,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好半响才摸了摸自己快惊掉的下巴,心里对宋楚宁产生了极深的畏惧感。

  这样冰冷没有感情,连对着亲生母亲都没有丝毫情感的毒蛇,真的叫人不害怕被咬一口。

  紫云已经愣住,呆呆的想起那只小猫来-----那只小猫她见过的,奶奶带她去老太太院里的时候她就听说过波斯猫生了一窝小猫,她后来还去抱过乍一听说宋楚宁这么恐怖,她竟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宋楚宜仔仔细细的将她们两人说的话都听了,点了点头看着旁边的翠巧:“刚才二位姐姐说的,你都听到了?”

  翠巧听得浑身都在打颤,其他的事情她不知道,但是小猫的事情却是她亲眼看见过的,此时回想起仍旧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战战兢兢的点了点头。

  “你既然听见了,就该知道你们小姐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是指望不上的,你说呢?”宋楚宜循循善诱,将声音尽量放的和缓:“就算是不信我,你紫云姐姐你总信得过吧?只要你待会儿告诉我实话,我就许你个前程,你觉得怎么样?”

  翠巧胆子向来就小,之前听说宋楚宁居然买凶杀人就已经腿在打颤了,此刻听宋楚宜这么说,再一看紫云的眼色,心里自然是千肯万肯,连说了几声是。

  宋楚宜满意的点点头,问了她今日红玉与宋楚宁究竟谈了什么。

  翠巧听见问这件事,不由松了一口气,红玉昨晚也是她去接来的,今日在房里之时她也随侍在旁,因此问起来,她也有话可答。斟酌了一会儿,她看着宋楚宜的脸色一一的把红玉跟宋楚宁说的话都复述了一遍,力求没有出错。

  宋楚宜听到最后却忍不住悚然而惊-----红玉把涟漪等人的事情全部说了不说,竟然连她给叶景川出主意、陈姑娘设计她而叶景川跟太孙相救的事情也都跟宋楚宁说了!

  青桃也禁不住恨恨的骂了一声:“吃里爬外!”

  不能再等,宋楚宜当机立断立即起身:“青桃陪我去宁德院,紫云留在这里安置她们!”

  紫云屈膝应了是,宋楚宜就带着青桃直往抱厦,现在这个时候,宋程濡应该也在宁德院

  玉书正守在院子里看婆子们拿了钩子去捕蝉,见了宋楚宜忙笑着迎上来:“哟,来的可巧。才刚庄子上送了一车的西瓜来,老太太正要叫我过去找您呢。”

  宋楚宜心不在焉的应了几句,看着青桃打起了帘子就往里走,宁德院里四角都放置了冰盆,几扇大窗也都敞开着,穿堂风一吹,瞬间将她们满身的暑气都给吹的没了。

  她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见宋程濡果然也在,忙上前先请了安,就将宋楚宁的事情说了,末了终于还是忍不住露出些焦急之色来:“之前在通州庄子上,虽说我并未做什么被人拿住把柄的事,可是被人知道咱们跟镇南王府跟太孙殿下有牵连终究不好。八妹真是叫我觉得害怕,若她真的如我猜测的那般也是机缘巧合做了跟我一样的梦”

  宋程濡跟宋老太太听的面色铁青,等到听到宋楚宁不仅跟宋琰房里失火一事有关,竟然还染指了通州买凶杀人一事之后,更是不由得耸动了颜色。

  一个才六岁的小女孩,焉能有如此能耐心计?!

  宋楚宜顾虑得对,她极有可能也做了跟宋楚宜一样的梦。

  而这个孙女做了跟宋楚宜同样的梦,做出来的事却桩桩件件都是害人之事

  宋程濡立即站起身来吩咐黄嬷嬷:“速去二房正院,叫二老爷同八小姐来见我!”

  可是黄嬷嬷等却结结实实的扑了个空,她们到了二房正院的时候,二房哪里还有什么二老爷跟八小姐?小猫小狗倒是剩下了两三只,其余的什么也没见着。

  事态紧急,黄嬷嬷不敢耽搁,立即就转了回来禀报。

  宋老太太紧攥着椅子把手,失声惊道:“人不见了?!好端端的怎么就不见了?去哪儿了?!”

  黄嬷嬷垂着手恭敬侍立,答的小心:“听说是午膳之前,二老爷要了两辆马车,一车装了东西,一车坐了八小姐”

  竟然就这么走了!

  宋老太太齿冷不已,一时激愤之下竟剧烈咳嗽了几声身子一软就倒在了椅子里。

  宋程濡亦是震怒,立即让人去找了大夫人,又派人拿了名帖去请太医,自己却去了前头书房见宋仁宋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