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三十七·人心
  廊下的雀儿上窜下跳的表示着欢喜,本来总是在穿廊处坐着的绿衣等人却只觉得一颗心直直的往下沉。

  宋楚宜才刚闷不作声的回了房,这才以往还真是从未有过的事对于红玉跟自己,绿衣是知道的,宋楚宜向来宽容得叫她们心里不安。

  甚至于红玉犯下了那样的大错,宋楚宜也不过是说了她两句了事,她不知道红玉这回是怎么撞在了宋楚宜的枪口上,又是迷茫又是担忧。

  青桃关了门轻手轻脚的出来,见她这副模样就知道她已经等了自己许久,当下也不敢再卖关子,一五一十的把事情都跟她说了。

  末了青桃还是没忍住给宋楚宜打了个不平:“八小姐虽然年纪心眼子可一点也不比那些太太夫人们少一星半点,之前咱们少爷那住的地方起火跟她脱不了干系,更何况红玉是亲自经历过八小姐叫人送衣裳于妈妈就自尽了的事咱们大家防着八小姐还来不及的时候,她偏偏还要凑到八小姐那里去。小姐也只是说了她两句而已,她这回真是太叫小姐伤心了。”

  绿衣想起昨晚红玉畏畏缩缩欲言又止,心里已然凉了半截,等听完了青桃的话,就腾的一声站了起来。

  自小母亲对就她耳提面命,要她一定要照顾好宋楚宜,因此只是一瞬间,她就有种被背叛的愤怒跟失望感从心里喷涌而出。

  自己尚且如此难受,何况是向来把她们当作姐妹的宋楚宜?

  “小姐什么时候发现的?”绿衣声音有一点发颤,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愤怒:“是昨晚就发现了吗?”

  “今天早上才发现的。红玉给小姐梳头的时候心不在焉摔了梳子,小姐一问才知道她竟然去了八小姐那里,而且她竟然还给八小姐求情”青桃看了绿衣一眼,心里有些没底:“让咱们小姐别太赶尽杀绝”

  糊涂!绿衣恨不得对着红玉破口大骂,把她骂醒才好。

  青桃看她整个人紧绷得像是一张拉满了的弓,语气渐渐缓和下来:“小姐并没说她什么,只是让她回房休息,叫我到时候让许嬷嬷把她送到你娘那里住一阵子谁知才刚我们从老太太房里回来的路上,就听见二老爷说红玉又在八小姐那里”

  她们正说着,就见院门口有抹湖绿色的衣摆一闪,红玉急匆匆的随后就迈进了门槛。

  绿衣心里又是气又是恨,气红玉脑子不清醒恨她是非不分,一跺脚就冲着她不阴不阳的冷笑了一声:“哟,你还知道回来?我还以为你就打算在八小姐那里常住了。恐怕是我们这里庙容不下你这尊大佛的缘故。”

  绿衣从未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过话,红玉脚步一滞,看见她身边的青桃更是不禁有些慌乱的退了一步,垂着头一言不发。

  绿衣却更是心头火起,疾走几步手指都几乎戳到了她的头上,忍不住破口大骂:“你是不是傻了?!你知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就敢往她房里去?!你是不是非得害死小姐你才甘心啊?!”

  红玉被戳得往后再退了一截,咬了咬唇有些不服气,两只眼睛看着绿衣,半响才忍不住反驳了一声:“小姐不害她就”

  绿衣几乎不可置信,瞪圆了眼睛真想一巴掌摔在她脸上让她清醒清醒。

  可青桃却真是彻底寒了心,拉住绿衣看也不看红玉,冷淡的冲着屋里一指:“小姐说你若是回来就进去,她有话同你说。”说完就拉着绿衣退到一边,只当红玉不存在。

  这可怎么说呢,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向来以为忠心的红玉,不过短短几天竟然就变了想法,竟然还觉得是宋楚宜咄咄逼人不饶人了。

  绿衣被气的眼睛发红,咬牙切齿的咒了一声:“红玉,你背主忘恩,你不是人!”

  红玉缩着头不理她,埋头进了宋楚宜房里。

  她如今虽说还有些心慌,心里更多的却是替人仗义执言的正义感占了上风,因此居然不是很怕,进了门瞧见了宋楚宜跟她身边的紫云,也面色未变。

  宋楚宜语气还很平静,人也没有暴跳如雷,她甚至还指了指下首的椅子叫红玉坐:“你去了八小姐那里?”

  到如今,她也对红玉怀着一丝微弱的希望她上一世过的太惨,对不起的人太多,心中对这些因她而遭殃的丫头们始终怀着一分歉疚。或许也因为这样,红玉才被她惯的太没有分寸了。

  红玉梗着脖子一副死不认错的样子点了点头,说出来的话叫紫云也恨不得上前去掰开她的头看看到底有没有长脑子。

  “是,八小姐她怕我因为昨晚的事情受罚,特意叫我过去问一问。”红玉抿着唇并不觉得自己有错,反而还觉得宋楚宜心肠真是太硬:“小姐您不是要打发我走吗?”

  她好似还满腹的委屈。

  宋楚宜原本准备好的一腔说辞全都瞬间化作了乌有,当她信错了人,当她瞎了眼睛,才把眼前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养在身边这么久。

  “她同你说了什么?”宋楚宜闭了闭眼睛平息心中怒火,再睁眼时又是刚才平静如水的样子了:“你如实告诉我。”

  红玉在她身边这么久,连通州也跟了去,知道的事情实在太多。而这些事情只要宋楚宁知道的哪怕不多,也是不小的祸患。

  红玉垂着头没有说话,一副誓死不说的样子。

  宋楚宁年纪这么在府里现在又不受宠,如果她把跟宋楚宁说的事情告诉了小姐,小姐一定不会放过八小姐的。

  宋楚宜终于冷笑了一声,只觉得心里都冰冰凉凉的一片。

  “我原先打算送你去通州徐妈妈那里的庄子上。”宋楚宜看着红玉,眼里再没半点波澜:“可是现在看来你不适合那里了,你收拾收拾东西,仍旧回崔家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