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三十六·背叛
  宋老太太是一片好心,澳门赌博网站:她总害怕宋楚宜宋琰两姐弟会因为崔氏的事情心生怨恨。当年她们也确实都是有错的,如今宋毅又是这个样子,由不得人不寒心,依着她的意思,是干脆把二房正院收拾出来,宋楚宜宋琰两姐弟分住两个跨院。

  宋楚宜略微想了想就拒绝了-----宋毅才不到四十,迟早还是要娶妻的,到时候正院仍旧要让出来,何况伯府规矩,男孩子到了九岁也得另辟院子住着,迟不如早。

  “祖母,我们住着也不合规矩的,毕竟没有大人还是在花园里打扫出两座院子也就罢了。”宋楚宜摇摇头:“何况父亲若是听见了,恐怕也要不高兴的。”

  现在宋毅正是愤怒失落交织的时候,要是听说自己跟宋琰要搬去二房正院,以他这种耳根软的性子,只怕又会以为李氏的死有什么阴谋。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在心里哂笑了一声,同样是他的女儿,可是宋楚宁如今在他心里,才是真正的需要他保护照顾的那一个。

  提起宋毅,宋老太太的右眼皮就猛地跳了一下,她拿了旁边的手绢按住了眼皮,也按住心里的那股子心惊肉跳,无声的叹了口气。

  “那也罢。”她想了想,就捡出了两处地方:“我看桃花坞里有一座楚洲馆幽静,那里就给阿琰住着,桃花坞拱桥对面又有座关雎院也不错,只是四处花木多,到了夏天蚊虫也多,先得让人彻底清洁一遍才好。”

  都在花园里,又是两对面,隔一座桥也就到了,宋楚宜很满意,笑着应是。

  宋老太太就叫玉书去拿黄历,打算替她们看个日子好搬进去。

  一时她又想起伺候的人来,问宋楚宜有没有合心意的人给宋琰使唤-----宋琰原本从崔家带回来的人大多都被李氏寻了各种由头打发了,剩下的都是些李氏给的歪瓜裂枣,别说出了这等事,就算是没出事,宋老太太也看不得这样伺候的人。

  宋楚宜点了点头,把自己的打算跟宋老太太说了:“我身边有几个紫云她们带了几个月的三等丫头,瞧着都不错,年纪也都合适,就想先让她们跟在阿琰身边伺候着。至于小厮跟书童,就在庄子上先挑着”

  宋老太太知道宋楚宜肯定都是深思熟虑过的,也没什么好挑剔,就应了,又从自己的管事嬷嬷里指了一个江嬷嬷过去替宋琰管着小丫头们。

  说了一早上的话,宋老太太精神很快就有些跟不上了,宋楚宜就趁机告退出来,才转过了穿廊转角,正面就碰上了宋毅。

  宋毅见了她倒是比见了鬼还更加可怖些似地,竟然瞪大了眼睛后退了几步。

  宋楚宜一时也有些反应不及,等看清楚了宋毅的神态,不免觉得又好笑又好气,心思飞转间就收敛了外露的情绪,恭恭敬敬的给宋毅行礼请安。

  眼前的女孩儿分明同以往自己所认识所宠爱的女儿并无二致,可是不知道为何,此刻看她那仿似会说话的眼睛,宋毅却无端觉得她眉眼可怖起来。

  他卷起手放在嘴边咳嗽了几声,不甚自然的叫了她起来,其余竟然无话可说。

  隔了许久,他看了一眼仍旧泰然自若的垂着头恭敬站着的宋楚宜,才憋出了一句:“最近身体还好?听说你年纪小小的竟呕血”

  他说着,觉得说这个不免又要扯起李氏的事情来,心里不由得更加不自在,也就停住了不说了,转而问了一声宋琰:“怎的阿琰没同你一起过来?”

  宋楚宜太过了解宋毅此刻的想法,奇异的是她竟然也不觉得难过了,只觉得心里平静得如同院子里那口老井里的井水,一丝波澜都兴不起。

  “阿琰早前用完了早饭,跟三哥一同去学堂了。”宋楚宜越发的从容:“父亲这是要往祖母那里去请安吗?”

  宋毅又卷起手咳嗽了几声,敷衍着应了一声:“是啊。”

  他匆匆的错过宋楚宜往前走,走了一段路后又似是觉得这样做痕迹太过明显了似地,停住脚回头看着宋楚宜,没话找话的断断续续的道:“对了,事到如今你还晓得关心你妹妹为父很是欣慰,你终究同你舅母是不同的”

  关心宋楚宁?!宋楚宜立即敏感的嗅出了其中不对,暂时顾不上跟宋毅纠缠崔夫人究竟有什么不好的问题,定了定神笑着跟宋毅套话:“毕竟我跟她一样都是父亲的女儿只是祖母这里事情多,不能亲自过去”

  “这倒是没什么。”宋毅心头大石卸去,笑着摸了摸自己蓄的极好的胡子:“你既然能使你大丫头来,这份心意已经是难得了。”

  绿衣恨宋楚宁入骨,青桃紫云一直跟在身边服侍,去过宋楚宁那里的唯有红玉。而昨晚红玉偷偷过宋楚宁那里的时候已经夜深,不可能还能碰见宋毅,唯一的可能就是她今日竟然又去了。

  宋楚宜说不出心里是失望多一些还是愤怒多一些,她始终看在上一世的面子上想要容忍红玉,甚至还想过如果红玉能改一改她那随便心软的毛病

  可是现如今全部成了笑话。

  她强自忍耐住心里所有的情绪,恭敬的等宋毅转过转角不见了,才猛地转身往抱厦走。

  青桃是知道宋楚宜的打算的,闻言很有些替宋楚宜觉得不值-----就算是她这个后来的,也能看出来宋楚宜的处境不容易,红玉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倒跑去同情别人?

  闷头回了抱厦,就见绿衣正拿着喷壶给墙角的几盆花浇水,宋楚宜扬声叫了她一声,她就扔了喷壶过来。

  “红玉呢?”宋楚宜四处看了一眼,都不见红玉踪影,心里终于有些发沉。

  绿衣也察觉出了不对,瞪大眼睛看了青桃紫云一眼,见她们都别开了头,一时只觉得莫名其妙。

  “出去了一会儿了,还没回来。”她看着宋楚宜觉得心里有些发怵,挠挠头有些不解:“小姐找她吗?我去找她回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