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三十四·离间
  次日清早,玉书就笑盈盈的捧着一个首饰匣子进门来,笑着交给了宋楚宜身边的紫云,又冲宋楚宜笑:“这是老太太让给您的,说是三日之后是英国公府大小姐的好日子,让您将这个送去添妆。”

  英国公世子夫人何氏上次跟镇南王妃一同来伯府,拿的就是他们家大小姐的婚事由头,说是宋楚宜属相合适,恰好应了风水先生说的坐床小童。

  之前宋老太太一口回绝了,只是这几天英国公世子夫人又频频使了家里的婆子下人过来,老太太身边又有大夫人帮着转圜,因此才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当然,这只是名面上的说法。

  宋楚宜低着头有些纳闷-----三娘的事情昨晚她本来就想告诉宋老太太,可是因为宋毅忽然回来的而耽搁了。那既然没有三娘的事,宋老太太怎么会应下何氏的邀请?

  她垂着头一言不发,心思玲珑剔透的玉书却免不得想到了别处去,忍不住低声劝道:“六小姐也别伤心,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哪里有父亲真的偏心的呢?都是二老爷身上掉下来肉,他都是疼的”

  玉书向来在宋老太太跟前得练,想必是听见了什么,此刻才会有这样的话来劝自己。宋楚宜嫣然一笑,轻声说了声知道了,就见玉书站起来告辞。

  “老太太说叫您待会儿梳洗完了就过去,那边今日煮了几样粥,有您喜欢的辣味儿的,也有八宝的,还有薏仁红米的,小菜也都是您爱吃的样式。”玉书说完这话,就福了福身子,照旧沿着来路出去。

  看着玉书走了,红玉才悄无声息的溜进来替宋楚宜梳头,她心思细又肯下功夫学,向来梳头这活儿她做的最好。

  玻璃镜里倒映出她红肿的眼睛跟眼底下的一圈乌青,宋楚宜看着她给自己带上坎肩,似乎有些心神不宁的样子,就蹙眉唤了她一声:“红玉?”

  谁知不过轻轻呼唤了一声而已,红玉手里的檀木雕花梳子就啪嗒一声摔落在了地上。

  这在向来沉稳的红玉身上,实在是有些稀奇。

  宋楚宜看着她弯腰急匆匆的捡起梳子,转过身子瞧了她一眼:“你昨晚是去哪儿了?怎么好似一夜没睡似地?”

  经过了汪嬷嬷跟黄姚的事之后,抱厦里的下人们各司其职都安分得很,红玉也不知怎的,忽然心虚的觉得或许自家小姐派了人跟在自己身后如今是不是要来兴师问罪了?

  她一急,就忙不迭的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想起黄姚的下场难免觉得有些唇亡齿寒,战战兢兢的告诉她:“小姐,我昨晚昨晚去见八小姐了”

  宋楚宜瞪大眼睛,心中竟一时说不清到底是何心情,面色复杂的看了跪着的红玉一眼,叹气道:“然后呢?她跟你说了些什么?”

  她有些想不起红玉上一世究竟是犯了什么错才被李氏从自己身边撵走的,可是既然李氏会把她撵走,就说明她是忠心的

  可是事到如今宋楚宜却也不敢完全的确认她的忠心了,她如今就像是在走钢丝,一着不慎就可能摔入崖底不得翻身,实在容不得任何变故。

  红玉又结结实实的给宋楚宜磕了几个头,带着些哭腔试探的看了宋楚宜一眼,缩着头有些害怕:“并没什么就是八小姐哭的厉害,说不知道为什么她母亲忽然就死了,也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了老太爷老太太跟您”

  扮可怜装无辜,在这两点上宋楚宁可谓是得到了李氏的真传,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演技好得怕是比那些红角们都好上几分。

  宋楚宜面无表情,丝毫不为所动,抬了抬下巴叫红玉继续说。

  “其余其余也就没了。”红玉最怕宋楚宜面色沉沉的不说话,忍不住越说越紧张:“就是八小姐托我跟您求个情她现在一个人在府里,也没什么说话的人,想常来跟您说说话”

  宋楚宁这种人,还需要别人跟她说话?还需要跟谁求情?

  紫云跟青桃对视一眼,皆又是担忧又是犹豫的别开了眼睛。

  宋楚宜只觉得听见了天大的笑话,她看着红玉,忽而淡淡的问了一声:“那你是怎样想的?”

  像是青桃这等聪明的,早就管中窥豹猜到了于妈妈的事同宋楚宁脱不了干系,紫云也是个人精,凭着蛛丝马迹就猜到了大概,而绿衣纵然猜不到,也对李氏跟宋楚宁怀着天然的敌意跟防备。

  而红玉,以前或许也是

  红玉摇摇头,跪在地上有些发抖,屋子里的静谧终于叫她忍不下去,她哽咽了一会儿,才试探着说出自己的想法:“小姐,李氏虽然可恶,可到底现在也死了八小姐毕竟只是个孩子,她比四少爷还小上十个月呢我我觉得小姐也别太”

  宋楚宜眼睛里涌上失望,她再也不看地上的红玉一眼,转回头去淡淡的说了一声知道了,就让紫云领她出去:“既然昨晚没睡好,你今日就好好休息吧。青桃来替我梳头。”

  红玉咬了咬唇有些不安,可是到底不敢再多说什么怕惹宋楚宜生气,跟在紫云后头出去了。

  “姑娘”青桃伸手拿起玫瑰头油往檀木梳子上倒了一滴,先将宋楚宜的头发梳顺,才开始替她编起头发来。

  “叫许嬷嬷把她送去通州庄子上吧。”宋楚宜闭了闭眼睛,觉得疲累非常:“那里有徐嬷嬷护着,她会过的不错的。”

  红玉不是没长眼睛,那天于妈妈在陶然居撞死,就是因为她收了宋楚宁身边的大丫头的衣裳。就算她没猜出这两者之间的关联,绿衣应该也跟她说过。只是她慈悲的心肠由不得她相信一个六岁的小女孩会这么丧心病狂。

  宋楚宜不怪她心软,只是心寒她明知道宋琰那次几乎丢了性命,却还有能原谅幕后黑手的善心。

  她不能容忍自己身边有这么一个被人三言两语就说动的大丫头,更不敢用自己跟宋琰赌这个万一不是。

  看在以往她任劳任怨,也尚未铸成什么错的份上,她让她去通州庄子上,徐嬷嬷会好好照顾她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