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三十一·祸害
  屋外风声阵阵,夏日的酷暑被这深夜的凉风一扫而光,可是屋里的三个人仿佛都没丝毫察觉,仍旧沉着脸僵持不动。

  沉吟良久,宋程濡终于又一巴掌狠狠拍在宋毅的后脑勺,怒斥道:“夜深了,你不睡你母亲也不需睡觉的?!你学的孝悌恐怕也真的都喂了狗,你可知她到如今都还没用饭?!”

  老母亲被气的狠了,此刻胸膛还起伏得厉害,单手撑着头疲惫不已。宋毅心里涌上愧疚与自责,朝地上磕了三个头,这才退出去了。

  宋老太太有些不解的看向丈夫:“小八房里的绿衫过来说于妈妈出去放火的当晚,小八让人给去送过水蜜桃。后来于妈妈撞死那日,小八又叫人去送了衣裳。你当时也说这事情恐怕不是凑巧,怎的现在又想放小八跟着老二走了?”

  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啊。

  如果宋楚宁真的城府这么深,甚至年纪这么小就敢杀人放火而且懂的毁尸灭迹,那要是让她跟着宋毅出去,还不知道到时候会惹出什么祸来。

  更可怕的是,二房有这样水火不容又都聪明得让人害怕的两个女孩儿,以后恐怕是没有宁日了。

  按着她的意思,宋楚宁自然不能跟着宋毅去长沙,最好找个庄子好好的养起来送去家庙也是好的

  两个孙女比起来,孰轻孰重誰亲谁疏不言而喻宋楚宜不仅聪明机灵,而且与自己也亲近,更重要的是她的弟弟还是宋毅如今唯一的儿子。可是宋楚宁宋老太太心里有些发怵,天知道李氏这个女人言传身教到底把她教成了什么样子。

  “你看他这副样子,现在要是跟他说他这宝贝女儿恐怕也是随了娘,恐怕就要疯了。”宋程濡有些恨铁不成钢,又有些心烦:“还是等明日再说吧。”

  宋老太太折腾了这许久也还没用上饭,不由有些饥肠辘辘,忙吩咐黄嬷嬷让人摆饭,幸好厨房一直把饭菜温着,现在也不用再多费时间。

  “原先还说同小宜跟琰哥儿一同用晚饭的,澳门赌博网站:琰哥儿房里的丫头跟嬷嬷都要换,住在哪里也还没定下。”宋老太太有些吃不下,放了碗叹气:“谁知小宜去一趟听云轩的功夫,老二竟然回来了,真是把我吓得不轻。”

  宋程濡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其他都不要紧,宋毅要是叫宋楚宜跟宋琰寒了心,这才是麻烦事

  宋毅满脸胡茬的负手站在窗前,听见响动猛地回头,就见小小的宋楚宁含着眼泪可怜兮兮的站在门口。

  “怎么不进来?”他忍下心里的酸涩跟悲痛,尽量把声音放的和缓,生怕吓着了这个刚刚失去了生母的可怜女孩儿:“到了爹爹这里还怕什么?”

  宋楚宁瑟缩着身子,一滴豆大的眼泪啪嗒就砸在地上,软软糯糯的声音带着哭腔:“爹爹”

  李氏忽然就死了,连于妈妈这些向来忠心的仆妇们也都要么死了要么现在就被关押了起来,也不知道宋楚宁这个她们眼里的罪人的女儿,这么多天来是怎么过的。

  宋毅想起李氏素日的温柔体贴,也想起当初宋楚宜高烧,李氏不吃不喝整整照顾了几天,后来还去清凉寺替她求平安符,去忽略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他心头蓦然就是一软,疾走几步过去将她抱起来,柔声哄到:“怎么,不认识爹爹了?怎么见了爹爹都不过来?”

  宋楚宁双手缠在宋毅脖子上,猛地把头埋在他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爹爹娘死了她们都说我是祸害我以为爹爹你也不要我了”

  小女儿的眼泪顺着衣领流进他的脖子里,把他哭的心都碎了。

  此时此刻,他没办法再去为了崔氏的死恨李氏什么,哪怕是真的呢,哪怕李氏真的处心积虑害死了崔氏呢,可是李氏毕竟当了他七八年的枕边人,毕竟给他生了女儿,毕竟一切都是为了他啊!

  他把女儿紧紧搂在怀里,也不想再去想宋琰跟宋楚宜,只要想到崔氏留下来的儿女,他的心头就又是酸又是涩,还有难以言喻的心虚和害怕,本能的就觉得抵触。

  “别怕。”他拍拍女儿的头,柔声再重复了一遍:“别怕,爹爹带你去长沙那里风景优美,爹爹住的院子还有一颗大柿子树,你一定会喜欢那里的。”

  从要于妈妈去烧死宋琰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京城绝对是呆不下去了。成功了之后宋楚宜一定会疯狂反扑,崔家也会施加压力,失败了老太太跟老太爷也会对她心生厌恶

  现在宋毅果然如她所愿的要带她去长沙,她心里涌起小小的得意虽然很多事情都跟梦里的不一样,虽然宋楚宜这阵子确实是占了很大的便宜,可是以后一定能有不同,也一定会有不同。

  她小心翼翼的露出半个头,又是害怕又是委屈:“那六姐姐跟四哥哥也去吗?爹爹,为什么娘死了?为什么六姐跟四哥哥都不再理我了我的嬷嬷也都不见了,晚上只有我一个人呆在院子里我好害怕”

  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李氏才死不过多久,她留下的女儿竟就不被人待见至此

  宋楚宜跟宋琰对待无辜的弱妹心肠尚且冷硬如刀,那对待这个本来就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牵扯的父亲呢?只怕是也恨上了吧?

  他摇了摇头,不敢再细想下去,只是心里却更加的抵触跟宋琰宋楚宜亲近,恨不得天亮了就带着宋楚宁离开伯府去长沙任上。

  “别怕”他勉强提起精神来安慰受惊过度的女儿:“爹爹到时候给你找个新的嬷嬷,让她好好服侍你。至于你四哥跟六姐,她们既不喜欢你,你以后也不必跟她们亲近远远的避着吧。”

  宋楚宁的生母害死了宋琰宋楚宜的生母,她们就算是想亲近也不可能了,还不如都远远的避着对方,尽量少见也就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