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一十七·失火
  夏日的长宁伯府沐浴在梧桐树叶的绿荫里,澳门赌博网站:有浓郁的栀子花香穿在风里送至人鼻间,满腹芬芳叫人心旷神怡。

  宋楚宁沐浴完毕,身上犹带着玫瑰花香,一头湿漉漉的头发披散在肩上,被风一吹就迎风飘起来,落下几滴水珠在手背上。

  她将双手都撑在窗台上,迎着风缓缓绽开笑意。

  今日宋老太太被苏大太太气着了身体不适,宋大夫人在宋老太太房里侍疾脱不开身,而此时风又这么大,若是宋琰的院子天干物燥的打翻了烛台

  她想起死的无声无息的李氏,想起她的母亲死也不能入宋家祖坟受宋家后人祭拜,眼底里浮起尖锐的恨意。

  宋楚宜现在一定很得意吧?以为弄死了李氏就天下太平了?以为抬出崔家来就能一劳永逸?她的手狠狠攥紧,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线。

  既然在梦里她能把宋楚宜玩转在鼓掌中,在现实里她一样可以。

  宋楚宜害死她母亲,就用宋琰的命来偿还!她让自己痛,自己就让她更痛。

  月光顺着大开的窗户洒落在她脸上,将她本就面无表情的脸映射得更加惨白几分,远远瞧着很有几分吓人。

  翠果踌躇半日才敢走上前去,声音放的极低的劝她:“姑娘,该休息了。”她说完这句话,见宋楚宁没有反应,就大着胆子上前拿了毛巾替她将头发该擦干,心中浮起一层忧虑来。现如今这个情况,宋楚宁在府里的地位陡然尴尬了起来,虽说老太爷老太太都不至于因为李氏的事就迁怒在一个孩子身上,可到底心里会有些疙瘩。

  她不知道原先费尽心机攀上的这根高枝日后是不是能长长久久的长在树上,而偏偏她全家都赖以生存在这根高枝上。

  宋楚宁察觉出她的心不在焉,漆黑如点墨的眼睛盯着她不着痕迹的看了一会儿,就将头给扭开了,声音冷淡的道:“把绿衫叫来。”

  翠果手足无措的将毛巾放在一旁的桌上,却知道自己这位小姐极有主意,并不是她能随意揣测的,半响定了神,行了礼出去找绿衫。

  绿衫比翠果机灵几分,饶是如此,在这位主子面前也端着十分的小心翼翼,恭敬的垂首站在一旁听候这位主子的差遣。

  宋楚宁却并不与她多说,只吩咐她去于妈妈房里一趟,说是叫她把大少奶奶送来的新鲜水蜜桃给于妈妈送几个过去。

  毕竟于妈妈是李氏跟前的老人儿了,也与宋楚宁有不浅的感情。绿衫心里不着痕迹的松了一口气,心中对宋楚宁有些改观-----自李氏出事以来,宋楚宁除了开始在大夫人跟前哭了一场,之后反应一直有些冷淡,冷淡得有些吓人。

  现在看来,她既是对李氏留下的人都这般体贴,想必也不是全然无情的,恐怕只是一时难过得不知如何表达罢了。

  她墩身行了礼,在院里的水井里捞出几只已经湃得冰凉的水蜜桃来,拿了一个琉璃盏装了给正房旁边厢房住着的于妈妈送去。

  可能是因为李氏的故去,于妈妈比平日里少了几分厉害,默默地接过了琉璃盏就推门进去了,连声谢也没道,绿衫在屋外呆了半响,只觉得心突突的跳的厉害。

  她揣着一颗跳的像只兔子的心回了跨院,谁知翠巧却悄悄朝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说是宋楚宁已经睡下了。

  她怔怔的点了点头,摸黑回了自己房里,也不点灯,在床上坐着沉沉的叹了口气。

  没到半个时辰的功夫,她忽的就听见外头响起阵阵骚动,她竖着耳朵听了一听,隐约听见什么走水了,拉开了门一瞧,果然瞧见东北方向升腾起阵阵火焰浓烟。

  这是四少爷的住处!她的心仿佛就要跳出胸腔,不知怎的忽然就想起于妈妈,不由拔腿就往正房跑。

  她刚跑过穿廊,就见一袭青衣的于妈妈匆匆的从偏门进来,脚步不停的疾步进了房间。

  她停在穿廊的圆柱旁边,一时脑海里乱哄哄得叫她几乎站不住。随即她就下定了决心朝宁德院跑。

  宁德院早已灯火通明,宋老太太上了年纪了,最听不得这等事,当下人都有些打颤,扶着大夫人的手惊疑不定。

  须臾去抱厦的玉兰回来,却并没把宋楚宜一同带进来,她脸色有些难看的进来看着宋老太太并大夫人,深吸了一口气才敢回禀:“六小姐已经去四少爷院子里了”

  宋老太太吓得双眼发直,几乎没有立即倒仰过去,幸亏有大夫人扶着才没摔倒。她顾不得再说其他,飞速的叫人快去救火。

  只是这时候,府里的小厮管事都已经各自回家了,纵然上宿的小厮们也有二十来个,却也顶不了什么事。

  大夫人忙叫人拿了对牌去让角门上的婆子们开门,吩咐人出去叫管事们带人救火。

  宋老太太不放心,披了件外裳带着大夫人亲自赶去。

  紫云下了死力拉住了宋楚宜,才没叫宋楚宜一头撞进火海里,她不敢抬手擦脑门上已经不知道是被熏的还是吓出来的冷汗,带着哭腔声嘶力竭的劝:“小姐,才刚秦总管跟来福几个人已经冲进去了,四少爷一定没事的!您这样子冲进去了,他们也不知道究竟先救谁啊!”

  青桃也挡在宋楚宜前面死命拦着,她知道此时说什么宋楚宜也听不进去,干脆什么也不说,连同红玉绿衣一起将宋楚宜死死拖着。

  宋楚宜眼睛都气红了,只觉得心里愤怒绝望并恐惧铺天盖地的将她整个人笼罩,她几乎听不见周围人都在说些什么,只能看见她们不停蠕动的嘴唇。

  只是看着看着,这些景物并人都模糊了,她眼里只剩下宋琰血红的眼睛并冰凉的、孤独的躺在地上的尸体。

  她喉咙像是被火炙烤了一样,又疼又痒,情急之下竟然猛地呕出一口血来。

  许嬷嬷恰好过来,被吐了一衣襟的血,登时懵了。

  紫云跟几个丫头哪里见过这场面,不由都惊慌的哭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