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一十四·闹事
  屋外渐渐有讨人厌的蝉鸣声传来,大夫人有些心烦的挥了挥扇子,叫那些仆妇们着手做竿子去套走这些恼人的蝉。

  邹妈妈见她神思不属大异往常,心中略一思忖便猜到了原因,不由出声劝道:“这事儿咱们只依着老太太的意思办就是了,夫人何必为这事儿伤神?”

  老太太的要求颇有些难办啊,大夫人沉沉的叹了口气。

  “既要使人去各处报丧,又要说风水先生说了暴毙之人不详,不入祖坟不许停灵,到底叫别人怀疑。”大夫人有些心有戚戚:“且不仅不设路祭,咱们自己府里也不设灵堂叫人来祭拜,这显然不合规矩啊。”

  邹妈妈走上前去替她揉着肩膀,带着十足的忠诚与实诚:“合不合规矩的,也就是老太爷老太太一句话。您怎么自己走进死胡同了?李氏她自己作恶多端,若不是她死的快,休书恐怕都来了,她也再算不得咱们伯府的夫人。也正因为这一点,现下不仅崔家恶心着,连咱们老太爷老太太也跟吃了苍蝇一般。何况又碍着崔家,怎的可能大张旗鼓的给她办丧事?她死的蹊跷,若是大办,不是逼着人家察觉不对吗?”

  大夫人闭着眼睛点了点头,问她:“送去外头清凉寺了?说是停灵一天就葬在清凉山的山腰处唉,到底是妯娌一场,我瞧着有些不落忍。”

  邹妈妈心内就是一惊,忙坐在了边上的锦杌上欠着身子劝她:“可别再说这种话!现如今府里上上下下知道些事儿的,可都知道老太爷老太太这回是恶了李氏了,您在这个时候不落忍,一来老太爷老太太不高兴,二来六小姐四少爷那里”

  她剩下的话没说出口,现在宋楚宜并非吴下阿蒙了,连李氏也叫她给彻彻底底的扯了下来,李家也给咬下了一块肉,得罪了她,可不是什么好事。

  大夫人睁开眼睛往宁德院的方向瞧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又闭上了眼睛。

  归根结底,其实还是她自己有些心慌,当时李氏在大堂上指着自己的鼻子骂,说自己明明心里门儿清却坐视宋楚宜受苦

  她才闭上眼睛,外头就有人来报说,苏家来人了。

  苏家?大夫人一下子有些想不起来哪个苏家,直到邹妈妈提醒她:“应该是最近就要出京了的原忠义将军府的苏家。”

  苏家的男子们都要流放,女眷们也都要回太原老家去,这个时节她们上门来,无非是想借着旧日交情打秋风。

  大夫人本想直接摇头拒绝,邹妈妈提醒她,苏老太太与老太太毕竟有些交情。何况现如今府里还有位陈姑娘在家里住着

  大夫人叹了口气,带着人去请示老太太。

  老太太自然不能不见这位昔日的老姐妹,想了想让把人带到旁边的自省堂。

  来人却并不见苏老太太,宋老太太看着苏大太太形容憔悴的跪倒在地,就皱了眉问:“你家老太太怎的不见?”

  苏大太太一听这话眼泪就断了线似地流个不停,抽抽噎噎了半日才哭了出来:“我们老太太她她前儿就去了!”

  这阵子家里的事情纷至沓来,宋老太太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事,就是人情往来本来也是大夫人在管,因此这事竟是从未听闻,不由怔在了原地。

  见宋老太太不再说话,苏大太太哭的越发的伤心:“过几日我们就扶灵回太原了只是想着陈丫头还在您这里,特地过来接她。”

  宋老太太不由又是一怔,当初苏老太太将陈锦心托给自己时说的明明白白,叫日后给她一碗饭吃,实在不济,送回陈家去,却绝不能交给苏大太太。

  “叨扰了这么久,原本就是厚着脸皮”苏大太太抹着眼泪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当初也确实是我猪油蒙了心了,待她不是很好。现在老太太过世之前特地叫我把她接回去,好歹她毕竟是我未来儿媳妇”

  至此,宋老太太总算明白了苏大太太来的目的。

  她哪里是为了陈锦心?是为了陈锦心那些价值不菲的嫁妆!

  现在苏家没落抄家,男丁全部流放,苏大太太就打起了之前嫌弃的外甥女的主意。

  宋老太太目光沉沉的看了她半响:“论理你是她舅母,你来接人,我不能不应。”她看着苏大太太面露喜色,猛地将话拐了个弯:“可是你家老太太之前有明话,说是除非陈家来人,不然谁来要人也不能放”

  这世上一样米养百样人,既有崔夫人那等将外甥外甥女当眼珠子一般看的,也有不把除了自己儿女之外当人看的苏大太太。

  苏大太太哭声一滞,随即就猛地站了起来,哭的更加大声:“老太太!您就给个方便吧!我知道您家现在势大,可也没有生吞别人家家财的道理啊!陈丫头自幼就与我儿子有亲现如今我将儿媳妇带回去又有什么错”

  显见得是来闹事的。

  大夫人被闹得有些头晕脑胀,不由出声道:“苏大太太慎言!当初你家老太太是跪在我们家老太太跟前求着我们收留这位陈姑娘的几十双眼睛可都看着呢。”

  苏大太太冷笑一声,眼泪将妆面哭得有些花,红胭脂混合着粗劣的粉糊得整张脸都有些失真,她将已经在牢里磨得粗糙不已的手伸出来指着宋老太太并大夫人:“那又怎么样?!我们家确实是被抄了家没落了,焉知你们长宁伯府没有这一日?何必把事情做的这么绝!这回通州的事,多少人遭了牵连,陈襄下死力查呢,你们以为你们就能脱离这滩浑水?”

  苏大太太应该是从哪里听见了当时宋家也有人在通州的消息,可见是窥视伯府许久了,不知道她到底知道了多少,宋老太太不由更加恼怒,冷冷的笑了一声。

  当初苏义就欲行不轨,想要把伯府拖入泥潭拉入端王一党,她看在苏家已经家破人亡的份上忍了,现在苏大太太又不知深浅的来闹事,更是叫人难以忍受。

  第二更来啦,多谢9小姐、浅幽、妖卉、guiyue08、陌上璃人、雪xx漫的平安符还有礼物,么么哒爱你们。还有给我投月票的宝宝们,真的灰常感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