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一十三·打算
  可不管人家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来,澳门赌博网站:人都已经到了门口,主人家又在家里,拒之不见显然是不现实的。

  宋老太太放下手里茶杯,亲自到门口迎接。

  镇南王妃满面春风,见了宋老太太就忙迎上来搀扶了她,笑得让人不由心中一轻:“这可是我的罪过了,没写张帖子就冒冒失失的撞了进来,老太太可别怪我。”

  宋老太太笑着摇头,到底有些精神不济,府里出了这样大的事,纵然是平日里宁德院最机灵的几个大丫头也都收敛了几分,气氛大不如往前。

  镇南王妃立即就察觉出不对,想着今日叶景川催她上门来的目的,不由在心中觉得好气又好笑。

  看来这件事是已经事发了,她忖度一番,就明白事情定然得到了妥善处置。便转而说起别的话来:“今日冒失过来,倒也不为了别的。就是为了过来替我那不成器的儿子赔个不是。在通州真是多亏了六姑娘帮我照看这个不省心的兔崽子。”

  叶景川回家之后特地缠着她过伯府来探听探听宋楚宜的消息,生怕她在继母手底下吃了亏。还特地再三叮嘱她要给宋楚宜作证。

  她原本嗤之以鼻,可连向来稳重的长子也说这番在通州多亏了这位宋六小姐绸缪,否则自己亲弟弟袁虹并宝贝儿子叶景川恐怕都不能轻易脱身,便决意来伯府走一趟。

  宋老太太听见她是为了通州之事来的,面上更添了几分不自在-----宋楚宜提过叶景川跟周唯昭都知道李氏买凶的事,恐怕镇南王妃心中也是清楚的。

  家中的丑事被别人知道了,总是叫人尴尬。她扯出几分笑意来摇头:“哪能这么说?该我们替小宜谢谢令公子的周全才是。若不是令公子手上有人,心地又宽厚,还不知能不能过得了第一晚。”

  镇南王妃就笑笑,似是不经意的问:“六小姐今日不在?”

  “二夫人早前在她去通州之时就吓病了,到如今太医瞧过之后说是很不好。”宋老太太看着丫头奉上了热茶,就道:“那丫头心地最好,一直在旁边照看。”

  既是在侍疾,确实不好见人,镇南王妃虽心知这是托词,却也不好过于追问。叫身边的嬷嬷奉上了礼单,就笑着起身告辞。

  崔夫人眼看着牛妈妈将宋楚宜收拾妥当,就笑着舒了一口气,揽过她来左右看了一会儿,轻笑道:“虽说有些不足,到底可给你母亲一些告慰了我们也算对得起她。”

  她说着,眼里已经有了泪意。

  虽然李氏死了,可是宋楚宜宋琰却要为这个名义上的母亲实际上的仇人守孝三年,在崔夫人看来这简直是天大的侮辱。

  “你别急。”崔夫人摩挲着她的脸:“我会同你祖母知会一声,就说找了风水先生瞧了,李氏暴毙之人不详,不能进祖坟。没得叫她下去了还恶心你母亲!”

  宋楚宜也觉得心中一块大石落地,倚着崔夫人点头。

  李氏敢死,无非是打定了主意死活要沾着宋二夫人的位置,好让她们姐弟永远恶心,也给宋楚宁正了名分。

  可是事情哪里有这么简单?

  崔夫人一边叫牛妈妈递上一个小匣子来交给许嬷嬷接了,一边就看着许嬷嬷道:“这里头是通州两座别庄的地契,上头分别落着你姑娘跟你们少爷的名字。里头出产每季一报,你们好好收着。”

  崔家出手竟就是两座别庄!许嬷嬷心中惊异,面上却并不表露,恭恭敬敬的应了是。

  宋楚宜有些吃惊,抬头看着崔夫人急道:“舅母,这怎么使得?”

  “可别跟我们客气。”崔夫人截住她的话,瞧着她脖子上一道掐痕眼神猛地一厉,随即才若无其事的在她伤口上抚了抚:“这件事虽然了了,可谁知你父亲又是什么想头?你祖母祖父只怕心里也存着芥蒂,觉得你与我们亲近,远了本家。这也是人之常情,我晓得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可是手里头有钱总是更有底气。你母亲的那些田庄店铺土地都还在你祖母那里管着,你不能动。手里有这些积蓄总是更方便。”

  宋楚宜沉思了一会儿,才缓缓点了点头。

  崔夫人就跟她说起离开的事来:“最起码也要半月之后,这回来跟母亲她商量好了,不得出个结果誓不罢休。你舅父他也要见一些故交你外祖父去了四年了,他丁忧之期早过,是时候起复了”

  上一世崔应书到最后也没肯重新起复,这一世他却主动要起复,宋楚宜吃惊之余就想明白了其中关节-----虽然崔家现在嫡支不少也在朝中做官,可担任的大多不是要职。就算是掌着福建一府兵权的福建总督崔绍庭,也多有被御史跟朝中高官掣肘之处。

  这种情况下,作为成化四十一年的状元、历经翰林院编修、江西巡按的崔应书自然要为了崔家毫不犹豫的重新起复。

  崔夫人见宋楚宜若有所思,就笑着道:“这些你不必知道,现如今你舅父的恩师正居内阁首辅,他又本身就是个有才学的,看样子这回应是要留京了。若是留京许多事倒也便宜许多。”

  虽然翠云庵里头规矩森严,可是李老太太若是打点的好了,未必要吃多少苦头。崔夫人脸上显出个诡异的笑意来:“我总不会叫她安生的。”

  宋楚宜知道崔夫人有仇必报的性子,此时也不揪着李老太太不放:“那这半月,您跟舅父住哪儿?”

  崔氏在京中似乎并无产业

  “当年皇叔赐我的那栋宅子已经打扫收拾的差不多了,这回就住到那里去。”崔夫人想了想又笑:“只是就在皇城边上,太惹眼了。少不得之后得进宫一趟,再补个帖子发出去,也算是提前走动走动。告诉人家我回来了的意思。”

  她说的是当年未出嫁之时皇帝赐她的郡主府,就坐落在荣成公主的公主府旁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