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零九·伏诛(上)
  崔应书不知道李老太爷对这件事到底知道多少,却也不妨碍此时他对李家众人的厌恶。

  他腾身站起来挡在宋楚宜身前冲着李老太爷冷笑:“只听说过男人们说话女人家别插嘴的,没听说过审案之时不叫受害人插嘴的。你们李家好重的规矩,我们崔家自愧不如!”

  论规矩,谁能规矩得过历经几百年的四大家族?李老太爷紫涨了面皮,一甩袖子呵斥李老太太:“你给我闭嘴!”

  李老太太却不善罢甘休,甚至扔了李氏直走了几步揪住了宋楚宜的袖子,将她狠狠地揪在了自己身边,上去就是一通乱抓乱挠。

  崔应书反应不及,等反应过来之后已是怒极,可是教养却不容他对女子出手,不由气的浑身乱颤。

  “你母亲为了你受了多少苦吃了多少难?!你这个小没良心的,也不知道听了谁几句撺掇话,就联合起外人来陷害你母亲我现在就替宋家打你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不孝女!”李老太太一手指戳在宋楚宜的脑门上,将宋楚宜戳得不断后仰。

  宋老太太已经惊得站起身来,愤怒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大夫人扶着宋老太太,也面露不满跟鄙夷。

  电光火石之间只有崔夫人立即做出了反应,像是一只老鹰一般朝李老太太扑过去,狠狠地揪住了李老太太的头发往后扯。

  李老太太被扯得头皮发紧发麻,不得已扔了宋楚宜。

  崔夫人立即就抓住机会朝她膝窝处狠狠一踹,然后重重的将她推在了地上。

  一屋子的人瞠目结舌,唯有宋老太太连声的叫玉兰将宋楚宜带过去,亲自上上下下查捡了一番,然后怒不可遏的看着李老太太:“刚刚才说规矩,现在我倒真亲眼见识了一番李家所谓的大规矩!亲家老太太莫非是忘了,这不是在你们李家客厅,是在我们伯府!在我们伯府打我们家的女孩儿,哪里来的道理?!”

  李老太太早已不怕宋老太太,闻言就冷笑着扶着已经赶过来搀扶的李大夫人站起来,几乎是疯了一般的反问道:“老太太说的好听!现在我女儿都快被人冤死了,我还能顾什么规矩?!她嫁过来这么几年,做的怎么样大家都看在眼里,对崔氏留下的儿女她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这世上还有几人能做到如此?!可饶是如此,老太太您的心也是偏的,人家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崔家冒出几个人来说静姝害了崔氏,您就真的信了我真的是替我女儿心寒,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竟然白白养出个白眼狼!”

  宋老太太气的心肝儿颤,颤着手指着李老太太,气的不住咬牙:“亲家太太不必讽刺我偏心,我若是偏心,这么多年来挑你宝贝女儿的错处就够休了她!”

  宋楚宜耐心到了极点,忽而越过宋老太太走到宋老太爷身边,冷眼盯着李老太爷:“老太爷,你要证据,我这里有证据。只是,您家老太太这么闹,有再多的证据,也被她胡搅蛮缠没了。您也不必指着她胡搅蛮缠就能把事儿揭过去”

  崔夫人飞快的看了李老太太一眼,心中暗骂了一声老狐狸,随即就扬起下巴接过宋楚宜的话头:“否则,我就只得进宫告告御状了!”

  李老太太想闹着闹着就把事情闹过去,也要看看崔家到底接不接她的招。

  李老太爷不由再次盯着这个以往从未放进过眼里的小女孩儿,眼神阴沉沉的瞧了半响,也不见这个小女儿露出害怕神情,心中暗暗吃惊,面上却只得咳嗽了几声,强自镇定道:“既然有证据,就通通呈上来吧。”

  宋楚宜将散落的碎发拂到耳后,镇定的朝黄嬷嬷摆摆手。

  黄嬷嬷已经将李贵等人签字画押的证词呈上,另外还有涟漪的证词、那群地痞流氓指认李贵的证词。

  甚至连当年清凉寺替宋毅同李氏望风的几个尼姑,也通通都有签字画押的证词。

  李老太爷越看心里越凉,最后忍不住震怒的将手一挥,重重的扇了女儿一个巴掌。

  “你怎么敢做出这种玷辱我李家门楣的事情!”

  李氏被打的偏过头去,莹白如玉的脸上瞬间出现清晰的巴掌印,很快就肿的老高。她面如死灰的去看李老太太,期冀母亲能救自己出这样的绝境。

  李大夫人冷冷看着眼前场景,不由露出个意料之中的鄙夷表情,示威一样的看了一眼旁边的丈夫。

  李老太太扑上去挡住女儿,声泪俱下的扒住了丈夫的手:“够了!证词也可是严刑逼供之下的屈打成招凭崔家的权势,什么做不出来?!他们就是欺负咱们女儿”

  “没人要欺负你的女儿!”宋老太太终于找回神智,冲着李老太太不屑的笑了一声:“反而是她一直在欺负小宜。这么多证据摆在你面前你不信,难道真的要去圣上面前分解清楚?!”

  现在事情尚可收拾,崔家也没一定要闹大,最好就是私下里拿出个方案来,也不至于叫事情沸沸扬扬的成为京都的笑柄。

  不然到时候传扬开来,说是李氏婚前就跟宋毅勾搭上了,甚至为了正妻之位还胆大妄为的害死了宋毅的原配发妻,李家纵然是声名狼藉丢尽脸面,宋毅乃至宋府也要脸上无光了。

  李老太太心中不服,还想要再争辩,李老太爷却清楚的知道崔家不甘罢休,今日要是不做出个态度来,崔家是真的敢去告御状的。

  而要是告了御状他冷汗不断流下,只觉得腋下衣裳都湿了一片。

  宋楚宜知道李家真正做主的还是李老太爷,便转过脸去看着他:“若是您跟老太太觉得证据不够,我这里还有两个人证,不晓得二位要不要一并见见?”

  李老太太冷哼了一声,泪眼模糊的怒极反笑:“见,当然要见!是谁?”

  “太孙殿下和镇南王次子叶景川。”宋楚宜嘴角弧度加深:“老太太既是要见,那我就着人去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