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零四·恶行
  “我曾经真的把您当成我的母亲。”宋楚宜的声音像是冬天的井水,冷的叫人一碰就指尖刺疼:“可您从未把我真正当成女儿。”

  见惯了这个继女撒娇卖乖的样子,见过她被宠的飞扬跋扈的样子,却从未见过她如此冷硬如刀的眉眼,仿佛像是要杀人一样的狠厉,看着就让人心颤。

  到了这个时候,李氏居然忽然发现自己似乎从来不曾了解过这个继女,就好像她从未曾真的了解过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她一直以为这两个一个是温顺愚蠢的小绵羊,一个是贴心亲近的小棉袄,可这两个人其实都完全没有像她期望的一样,一个成了会咬人的兔子,一个是没有感情的毒蛇。

  心头猛地一颤,她接触到宋老太太含着冷笑的眼神,再看看大夫人似乎是带了嘲笑的嘴角,忽的哭了,眼泪如同决堤的河水奔流而下。

  “你怎么能这么说?!”她站起身来颤颤巍巍的指着宋楚宜,似乎从未认识过她一样,满怀悲愤和失望:“我不把你当女儿?我怎么会不把你当女儿?!这么多年来你扪心自问我对你究竟怎么样?”

  李氏忽的哽咽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这么多年小心翼翼的对待宋楚宜的委屈全部涌上心头,她颤着手指戳了一下宋楚宜的额头:“你这么想你的母亲,你还有没有良心?”

  李氏想装的时候,向来是比台上的戏子还能入戏的。

  “你生病的那几天,我没日没夜的守着你,连阿宁都抛在了脑后”她真的到了伤心处,连鼻涕也一齐流出来:“我不过是不过是做错了黄姚跟汪嬷嬷的事情而已,你就这么惩罚我?带着这些人在老太太跟大嫂面前污蔑我”

  她不能承认,承认了就一切就都完了-----这么多年苦心经营的名声、费力讨好的婆婆跟大嫂、甚至到时候的宋毅,都会离她而去。

  宋毅是她这半生的梦想,她不能失去,绝对不能失去。

  “是,从前我也这样以为。”宋楚宜噙着笑看着她,说话间眼里却已经蓄满了眼泪:“我以为母亲对我跟对阿宁的好是一样的,我以为母亲是真的喜欢我”

  “母亲对我好,我对母亲差吗?”她苦笑着看着李氏,上一世的绝望不甘终于在这一世得到发泄:“我全心全意的信任你敬重你,您说我外祖家不喜欢我,我就听话得不见晋中来的人。您让我疏离祖母,我就不敢在祖母面前侍奉过去的整整六年里,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宋楚宜的眼泪大颗大颗的砸在地上:“您说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做错了什么我这样敬重您信任您,可是您一次次的推我下火坑四姐姐的事,您让黄姚去三婶那里说我是装病,您让黄姚撺掇我得罪祖母,让汪嬷嬷引着我看话本、赶走外祖家的人您让人来通州给我送衣裳,结果却让那人里应外合告知这些人我的住处,想要杀死我母亲,我到现在最后叫您一声母亲,您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宋楚宜的喉咙里像是堵了一团棉花,又沉又酸得让她眼眶通红。

  “我说了我没有!”李氏尖叫起来:“你怎么就是不信?我哪里来的这么大本事去找这些人杀你?!我不要命了吗?”

  宋老太太咳嗽了一声,目光阴沉的盯了李氏一眼,沉声道:“够了!”

  她知道宋楚宜不可能无的放矢,这个小孙女行事从来不曾故弄玄虚,既然她敢来指证李氏,那就证明有了绝对的证据,李氏却还妄想能用感情打动自己跟这些人,真是愚蠢。

  “除了这些证词,还有什么证据?”她觉得脑仁隐隐作疼,脑海里嗡嗡炸响:“她说的对,她没有机会出门,这些地痞流氓可能都没见过她,怎么能指正她?”

  “他们或许不认识她,却认得那个出钱的人。”宋楚宜侧头看了李氏一眼,目光冰冷:“带他们去李府转上一圈,就什么都知道了。”

  这件事居然连李家都有参与!这是把宋家当成了什么?把自己跟宋程濡还有宋毅置于何地?!宋老太太震怒不已,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

  可是李如橚是国子监祭酒,桃李满天下,门生众多,怎么会允许人带着人上门去查这些内宅的龌龊事?!

  难道这件事就要这么不了了之?宋老太太心里不忿,却又忽然觉得无计可施。

  直到宋楚宜再凉凉的抛下了另一颗炸弹:“而且,那个跟这些人联系的、通知我的住处的婆子,恰好被叶景川抓到了,也恰好,她就是夫人旁边的陪房。”

  宋老太太曾经听宋珏提过,宋楚宜的住处有一晚遭到了鞑靼暴兵的袭击,若不是叶景川跟太孙殿下搭救,情况就不好了。

  可是现在看来,那一晚原来不是什么鞑靼暴兵,根本就是李氏派去的这些地痞流氓!

  是啊,怎么忘记了这一遭!

  李氏如遭雷击,重重的跌坐在地上。当初她曾想过,宋楚宜必死无疑,等她死了,自然死无对证,因此竟然百密一疏,忘记了这个婆子现在这个婆子反倒成了捅向自己的一把刀!

  黄嬷嬷已经出去将那个婆子领了进来,那个婆子面无人色,双腿抖得筛糠一般软成一团,一进来就不断的哭着喊着求李氏救她。

  事情究竟如何已经不言自明。

  大夫人震惊的睁大双眼,终于忍不住叹了一声气。

  她知道这个贤良淑德的二弟妹可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温良恭俭让,却也没想到她怀揣着这么恶毒的心思,且真的敢付之行动。

  宋楚宜在这样心狠手辣的继母手底下讨生活,也不知道究竟有多么不容易,若是一个不小心,恐怕小命就没了,简直如履薄冰。

  宋老太太终于怒极,一脚踹在了李氏的身上:“你竟如此丧德败行!”

  多谢妖卉、9小姐、紫璃大家的打赏--有的亲你们的一串数字名字真的太长啦我没法背,爱你们么么哒。另外重要的话说三遍,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