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章·深仇
  周唯昭坐在上首,神情平静的看了一眼外边的满地狼藉,随即就将目光放在刚进来的宋楚宜身上。

  下午的时候他曾听宋楚宜说过,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她家里有个继母。

  可是没料到这个继母竟然危险到如此地步,难怪她谨慎的有些过分,碰上这样的继母,谁也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因着陈姑娘的那一推,宋楚宜还未来得及收拾形容,因此颇有些狼狈,可她面容平静目光冷淡,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殿下,不知道您跟我说的那个交易,还做不做数?”她沉默的望着周唯昭半响,忽然开口。

  周唯昭是可以不认的,毕竟她自己相比较起来没权没势,而她的办法早就为了取信他告诉过他了。

  若是这个时候周唯昭反悔,她什么办法都没有。至少,明面上谁都会这样认为-----一个京城多的是的伯府的小姐,掀得起什么风浪?

  叶景川皱着眉头盯着周唯昭跟宋楚宜看了一遍,觉得有些不满。

  “你什么时候又跟他做了交易?”他瞧着宋楚宜,觉得很是生气:“这是只狐狸你知不知道?!”

  不过说完他就觉得有些发愣,虽然周唯昭不好对付,可是宋楚宜不也是只狐狸嘛?

  周唯昭卷起手咳嗽了一声,见叶景川适时的闭了嘴,才转过头去看着宋楚宜:“自然算数。你现在是想好了要我帮什么忙了?”

  “那些人,能随我处置么?”宋楚宜头一偏看向粮仓方向,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声。

  叶景川摆了摆手,颇有些不以为然的看着她:“你再怎么能干那也是个女孩子,那些人都是老油条,不要命的地痞流氓你知不知道?!要是他们说几句难听话,你以后还要不要做人了?”

  虽然看上去很纨绔,总是一副任性自我吊儿郎当的样子,可是叶景川到底是个好人,是个存着善意待人的好人。

  许妈妈也觉得叶景川说的有道理,有些犹疑的凑在宋楚宜耳边劝她:“小姐,叶公子说的有道理那些人嘴巴脏的很,要是说了什么脏了您的耳朵”

  宋楚宜还是看着上首的周唯昭。

  周唯昭于是微翘着嘴角点了点头。

  叶景川有些着急,又有些恨铁不成钢:“你知不知道她是个女孩子?!你是不是在道观呆久了。哦,我怎么忘了,你就是在道观呆久了,根本连男女是什么都分不清楚!”

  宋楚宜已经动作迅捷的起身,走到一半又回头看周唯昭:“能把你旁边的几个小道士借给我一用么?”

  粮仓四周都挂上了灯笼,亮堂堂的如同外面漆黑的夜色是两个世界。

  宋楚宜才叫人把那些人嘴里的布条拿出来,那些人嘴巴里就开始冒些不干不净的话。

  其中一个圆头圆脑,长得颇有些肥硕的胖男人更是不怀好意的盯着宋楚宜看,连连吐了好几口口水。

  “原来费了这么半天劲,要我们弄死的就是这么个黄毛丫头。”他无赖猥琐的啧啧了几声,就带着一脸的得意跟不屑扬了扬头:“恐怕毛都还没长齐呢吧,居然还用得上我们这么多人。”

  青桃跟红玉脸都涨的通红,半响才慌忙的去捂宋楚宜的耳朵。

  宋楚宜轻巧的拂开,对那些咒骂嘲笑充耳不闻,忽的伸出手指着那个圆头男人,回头冲着跟在她身边的小道士平静吩咐:“去,把他的手脚都给我打断。”

  小道士有些讶异的看她,见她说完这句话就闭上了嘴,犹豫了一会儿才上前一脚踹在那男人的膝盖处,随即就猛地将他的腿折到了一起。

  整个过程迅速得叫人只来得及眨了眨眼。

  圆头男人的惨叫声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他这才有些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仍旧面无表情的小女孩,拖着已经断掉的腿连连想往后退。

  “手!”宋楚宜向小道士看了一眼,冷静得全然不像人:“打断!”

  真的说好了手脚一起打断就是一起打断,丝毫不拖泥带水心慈手软。

  屋子里霎那间只剩下了那男人的惨叫声。

  等小道士毫不留情的把人给打残了,宋楚宜才冷着脸猛地往前走了两步,冷冷的盯着一群已经惊得做不出反应的人。

  “谁是领头的?”她眼神阴冷的看着他们,提高了音量又问了一遍:“谁是领头的?”

  已经有胆小的指着刚才那个骂的最厉害的精瘦男人。

  宋楚宜冷哼了一声,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你是要命,还是不要命?”

  她虽然仍旧没什么过多表情,但是此刻看在这群人眼里,却无疑是夺命的罗刹,那人紧盯着她,谨慎的往后缩了缩,迟疑着问道:“要命怎么样,不要命又怎么样?”

  “你们是谁派来的我早已经心知肚明,只是要你们一份证词而已。你们若是要命,就好好配合我。若是不要命我也不介意把你们当成鞑靼暴兵全部打死!”宋楚宜重生以来第一次用这样穷凶极恶的语气说话,一时间将整个屋子的人都震得一惊。

  虽然他们的确是冲着她的命来的,可是到底没能成功啊,怎么这个小姑娘看上去就跟他们有血海深仇似地?

  领头的吞了吞口水,已经觉得自己的手有些发抖。

  他们毕竟只是为了求财而已,要是为了那些银子丢了命就不值了

  宋楚宜冲青桃红玉扬了扬下巴,青桃红玉就立即会意,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纸笔。

  “我暂时不会放你们走。”宋楚宜看着那个男人奋笔疾书,再次将他们所有人都看了一遍:“等到时候你们指证了指使你们的人,再放你们。”

  众人都纷纷摇头:“我们怎么知道到时候你到底会不会说话算话”

  宋楚宜猛地朝他们扔了个杯子,清晰的碎裂声瞬间叫所有人都住了嘴。

  “若是不信,现在就死!”宋楚宜对这帮差点害死自己的人没有半点耐心,冷笑道:“不想写,就跟刚才那个人一样去死!”

  多谢琉璃微月的桃花扇、9小姐、紫璃还有妖卉跟大家的礼物,么么哒。(未完待续。)